七笔Dash

Foxy他是世界的小狐狸小宝贝小笨蛋小傻瓜他是世界的宝藏

汉语的博大精深

针对Toy Chica半夜起床偷吃夜宵的问题
【Chica:理无可恕,情有可原】
针对Bonnie半夜起床偷吃夜宵的问题
【Chica:情有可原,理无可恕】

嘘……这段话不能打tag。
最近fnaf圈因为EP被吸引来了很多人诶,但是因而我想起了天国的双PG,还记得伐x
如果刚刚那段话你看得不明所以,那么就或者说,如果你再早两年入坑,大约2015到16年左右你就会发现fnaf圈有一对叫做双PG的cp和如今的EP如此相似
我甚至可以预言,不出意外的话,如果EP的人气越来越高,会有很多雷他们的新兴分子冒出来,就像几百年前的双PG和几千年前的熊兔再包括年前的熊狐之类的,一大群人或许又会撕起来,比如这对到底哪里好吃啦吧啦吧啦吧啦……
但目前并没有这样的人冒出来,所以,拭目以待
因此我不打tag的理由就非常明显了

【王婆卖瓜系列】自己填自己出的问卷是什么心态

我要假装我不认识出卷人。嗯。好。请好好见识戏精的示范表演。
.
Q:如果Marionette(即你Puppet)就像Freddy等玩偶带有兽耳,你觉得是什么样的
A:可能是耗子耳朵,或者再直接点,我家pup可能是鼹鼠属性,算是勤恳但是很宅就是了,再直接就只剩蜗牛或者蚂蚁了
.
Q:同上,Ballora带有兽耳是什么样的
A:可以远离尘俗,但也能接地气,愿意陪同班一起闹却又不食人间烟火。爱憎分明,非常忠实的朋友,可能是金毛或者马,但是毁形象,于是人耳朵就不错了
.
Q:同上,Baby的兽耳是什么呢
A:你对她好,她就愿意可爱给你看,对她不好她就折腾死你,可能是条可爱的小狗狗,因为她不可能像猫一样敏感又不好动,也许是幼狼
.
Q:同上,把名字换成Balloon Boy
A:蚊子有耳朵吗?
.
Q:请把fnaf的故事倒过来讲一遍
A:在信息时代有一座破败的鬼屋,里面有一具人形玩偶。经过岁月的流逝,文明都已经退化,触屏手机不复存在,啊,诺基亚的辉金岁月再次降临。废墟般的鬼屋在退化的文明中燃起战火,浴火重生的房屋俨然是餐厅的一副模样。玩偶中走出的人儿,胸怀社会主义的理想,对面前的超自然灵魂们,跳起了他的鬼步舞!
.
Q:你愿意那个角色当你的老师?如果有,TA是教什么的?
A:如果Foxy当我的数学老师,我就有底气说我的数学真的是体育老师教的了
.
Q你雷的cp是哪对?如果逆了,你愿意吃吗?
A:还行,都还行,看情况。拒绝all鸡,我鸡最帅,她是我男人(bu
.
Q:你认为哪个角色起床气最大?
A:起床气不一定,Foxy属于喜欢赖床而已,但假如是Golden他不睡够是会吼人的吧
.
Q:那个角色最像你呢?
A:按照道理每个都是,尤其是一代的五个玩具,都是我的亲儿子女儿
.
Q:请选择一个角色,TA的缺点是什么?
A:我选Goldy,我现实生活中有一个和他很像的人,我想趁机骂他,首先,他对别人要求很高,但自己总是也做不到,还有,他每次作出任何承诺,总是会忘记,别人不提醒绝对不会想起来,以及他太单纯地以为别人都会以他为中心,借着自己的一点点可怜的资历去教训他人,期间不允许别人说半个不字
.
Q:如果有且只有一个角色可以来到现实和你生活,TA会是谁?
A:虽然希望他们所有人都过来,但对于我而言他们早就在某种意义上活在现实里了
.
Q:用食物形容你的私设们
A:Chica——老干妈拌生抽,Goldy——隔了三夜的茶,Freddy——半瓶橙汁兑了醋,Bonnie——油条蘸番茄酱,Foxy——凉白开加一勺糖,Mangle——生嚼咖啡豆,Toy Freddy——两千米的臭豆腐
.
Q:重头戏来了,让人类组玩偶化,让玩偶组人类化
A:出题人自己脑洞太小,这个问题交给你们了。
.
Q:你的本命玩偶拟人真的存在于现实,TA是做什么职业的?TA的生活快乐吗?年纪呢?
A:Foxy他14岁,学生,傻子的生活都挺快乐的
.
Q:为你的本命cp自拟一个【你所希望的】结局
A:白头到老,可喜可贺,可喜可贺【划掉】熊狐的话比较倾向于Freddy五十多岁时过世了,Foxy又去孤儿院收养了四五个孩子,并且终身未婚
.
Q:如果你喜欢一对cp(格式为攻受),你是否喜欢all受?
A:非常想看Foxy被凌辱,但是又舍不得,中立考虑
.
Q:抛弃你脑中所有人格分裂精神患疾的想法,你的私设中是否有精神病人?如果有,你的立场是什么?为什么这么设定?
A:Freddy抑郁症治疗阶段,Michael不用说肯定有病,具体什么病我还指望等官方电影呢,Goldy可能有躁狂症,Foxy可能失忆症。我多少了解过,尤其是Freddy,和我感同身受
.
Q:接上一个问题,如果有,你为你的私设做设定时,是否了解过精神分裂症说话到底带不带省略号?
A:不带,这纯粹是个人习惯的关系
.
Q:你喜欢fnaf吗?喜欢角色还是喜欢故事?还是说你只是把这个圈子当做拟人天堂?
A:都有,都有
.
Q:为某一个或几个角色拟定一个你觉得TA(或TA们)可能患有或害怕患上的疾病(精神疾病除外),为什么这么拟定?这种疾病对这个角色有什么决定性影响吗?
A:Freddy咽喉炎,Bonnie手指抽筋,Chica肠胃炎,Foxy畏光症,Goldy失眠,类似的,断生计或者重要爱好的病x
.
Q:请描述或画出一个角色被门缝夹到时的表情
A:Chica并不知道为什么走在自己前面的那个傻叉一声不响,就直接那么自然地把门给带上了。而此刻她无暇顾及这些,这几乎是一刹那的,随着面部表情的突然凝固和戛然而止的半句话,接着手腕一凉。杀父之仇不过如此了。
.
Q:踢到桌脚的表情?
A:一切似乎都只能怪他自己,这位叫Golden Freddy的男性朋友,因为他热爱踱步的行为付出了惨痛的代价。而事实上那杀千刀的兔子,在他转身前,推了一下桌子。接着是小脚趾和桌子腿隔着皮革和棉布的阻挡下,深沉的一吻。如此猝不及防,可喜可贺,可歌可泣。而Goldy本人的脸上,只有他不同意这场婚事的表情。
.
Q:楼梯最后一级踩空的一瞬间?
A:“嗯Bonnie你下来一下。”“怎么了?”“一级楼梯坏了,你去给维修工打个电话。”“哪级?”“你马上就要踩到的那级。”“啥?——”
……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
Q:你认为你私设故事或情节中最虐的一个是什么?
A:其实没有啥可比性x
.
Q:你觉得全世界都喜欢双金吗?
A:并不,我现在甚至觉得双熊比双金好吃x
.
Q:给你十年,你会忘记fnaf圈吗?
A:就算退圈,应该会记住的
.
Q:如果你可以成为一个角色,你希望是哪个?不希望是哪个?绝对不想的是哪个?
A:顺次回答——Chica,Freddy,Goldy【我希望我像Chica一样酷,但是我不喜欢Freddy的刻薄,Goldy是个各种意义上的处女座,难搞,难相处】
.
Q:你的一个私设角色的性格天生就这样吗?有周围环境潜移默化的影响吗?还是什么特殊事件造就的?
A:Foxy的本性是善良的,潜移默化可能使他的观念成熟了起来,但本质是不变的,在87爆发后也顺理成章清零重来了,我还挺心疼x

I think that Chinglish is a valuable treasure.
In all the ways.

lof的图片怎么都炸了x

【fnaf文字问卷】仅供参考,如有雷同不胜荣幸

–如果Marionette(即你Puppet)就像Freddy等玩偶带有兽耳,你觉得是什么样的
–同上,Ballora带有兽耳是什么样的
–同上,Baby的兽耳是什么呢
–同上,把名字换成Balloon Boy
–请把fnaf的故事倒过来讲一遍,即鬼屋中的弹簧体内如何三十年后的大火中祭出一个活人,驱散了四周的小孩灵魂,并把玩具残骸又拼了起来……
–你愿意那个角色当你的老师?如果有,TA是教什么的?
–你雷的cp是哪对?如果逆了,你愿意吃吗?
–你认为哪个角色起床气最大?
–那个角色最像你呢?
–请选择一个角色,TA的缺点是什么?
–如果有且只有一个角色可以来到现实和你生活,TA会是谁?
–用食物形容你的私设们
–重头戏来了,让人类组玩偶化,让玩偶组人类化
–你的本命玩偶拟人真的存在于现实,TA是做什么职业的?TA的生活快乐吗?年纪呢?
–为你的本命cp自拟一个【你所希望的】结局
–如果你喜欢一对cp(格式为攻受),你是否喜欢all受?【很多人说熊狐厨大多数喜欢all狐】
–抛弃你脑中所有人格分裂精神患疾的想法,你的私设中是否有精神病人?如果有,你的立场是什么?为什么这么设定?
–接上一个问题,如果有,你为你的私设做设定时,是否了解过精神分裂症说话到底带不带省略号?【我是说……说话这么……这么拖拉…你为啥……为啥……不去看看结巴呢……呢……?】
–你喜欢fnaf吗?喜欢角色还是喜欢故事?还是说你只是把这个圈子当做拟人天堂?
–为某一个或几个角色拟定一个你觉得TA(或TA们)可能患有或害怕患上的疾病(精神疾病除外),为什么这么拟定?这种疾病对这个角色有什么决定性影响吗?
–请描述或画出一个角色被门缝夹到时的表情
–踢到桌脚的表情?
–楼梯最后一级踩空的一瞬间?
–你认为你私设故事或情节中最虐的一个是什么?
–你觉得全世界都喜欢双金吗?
–给你十年,你会忘记fnaf圈吗?
–如果你可以成为一个角色,你希望是哪个?不希望是哪个?绝对不想的是哪个?
–你的一个私设角色的性格天生就这样吗?有周围环境潜移默化的影响吗?还是什么特殊事件造就的?【不……接受……结巴患者……】

网上搜了一下好像美国法定18成年但是21了才能碰烟酒?
Foxy19这个年纪不是很尴尬吗xx
【关于一圈的啤酒杯中突然冒出的橙汁】

【大概也许可能应该貌似是熊狐向】船长

文手挑战,以『那场雨持续了一整晚,彻夜未停』为结尾写一篇甜文
是山寨谢志强的《陆地上的船长》x
感兴趣可以去读读原文x
没错这又是一条我瞎掰的时间线x
我喜欢年龄差和体型差。
液。
有【熊狐】于是打了tag,并且打了着重号预警
.
“水手们各就各位!扬帆起航!”
他瘦小的身躯每天都会在屋顶的空调机上出现,在这实在空旷的区域中,他喊再大声,也只有同样在阳台上保证他安全的我们,靠近点才能清楚。
我弟弟叹一口气:“小笨蛋又开始疯了。”
披萨店是平顶房,所以天台上有一片很平坦的空地,正中央偏后是全店的空调机,再靠边是晒衣的架子。这个孩子就天天爬上整家店的最至高点,他的船天天就从这里起航。
我弟弟Freddy告诉我,这个男孩Foxy来自一个航海世家,他家的祖上有海盗,也有很大一部分是海军,还有些渔民。而他的父亲是个商人,更是个伟大的船长。他们家的世世代代的男孩,都注定成为船长。
曾该被Foxy继承的一条大船,有这个屋顶的三倍大。
便是三家披萨店的并排长度了,我常常站在屋顶边沿放眼望去,如此一比,这片大空地竟显得狭小起来。
我对这个小小年纪的孩子却有些敬佩之心,他十九岁了却长了一张极为稚气的脸,再看身高也让他像是才上初中的年纪,可他是个见过世面的人,比我见过的世面更广的人。我无法想象,这么个孩子是如何在三岁开始,就登上了他父亲的船,当了小水手。
他向我们这里挥舞着双臂,让我们赶紧登上船来,他说的一字一句如此自然,如此真实,在这钢筋水泥丛林密布的大城市,我竟真看见了一片无垠无际的海洋,一艘那么大的船,而这个孩子,便是上面的船长。他仍旧是挥舞手臂,时而低头,像在看罗盘,还把双手平举胸前,那是在掌舵,带着两根晾衣绳绕圈子跑,那是挂帆了。
就在这时变天了,这几乎是从未有过的状况,可能是怕我们淋雨的Chica带了把伞,和Bonnie也走上屋顶来,她料到这会儿一定会下雨,今天都没把新洗的衣服晒出来。而Bonnie他纯粹来看热闹。但共同点是我们几个人都是一声不响,只是默默注视这一切,不想打扰,也不愿打扰。
大风如期而至,天极冷,梧桐叶从街边的树上被刮下来,卷得胡乱飞,像是风暴里忽地拦腰一断为二的脱离整体的船骸,失去了定所。
“风暴来了!快采取措施啊!”他突然像发了疯一样向周围大吼着,趴在地上跪着四处移动,像是在湿滑的甲板上极力保持平衡,也许这时船的船帆放下来了,他的手指在半空中挥着,像在抓什么东西。又四下看着,慌慌张张地指挥周围的人,赶紧拿桶,把涌进船舱的水舀出去。“你们都死了吗!快帮忙啊!”
那是他在对我们说话,如果不是我弟弟拦着,我是多么想去帮帮这个可怜孩子。他看上去一副胸有成竹的模样,只是默默地看着,并让我也不要出声。
大雨下来了,砸碎在屋顶的水泥板上,滚珠般乱跳。黑压压的云层压倒下来,只怕周围的楼房要被压塌了。千万缕气流汇聚的强风是这样刮着,Foxy形影单只地抱着双臂在四面八方看着,面如死灰,跑了百千个水手,毁了百千支船队,炮弹打完了,船桨全断了,发电机进水了,柴油机停了,船要沉了。灰蒙蒙一片中,Foxy渺小的背影只是黑夜中苟延残喘的一颗火星,转瞬即逝似的,快要熄灭了。
这场大雨来得快去得快,像是专门为这场所谓的出航仪式砸场子的,当最后一条雨丝落尽了,Foxy瑟缩在原地,颤抖着慢慢蹲了下来,衣衫和头发湿透了,包裹着他的身体,面孔上早已没了任何表情,他该愤怒吗,他该悲伤吗。我真的不知道,只看见他喃喃地说着什么。
“Goldy你那个,给我。”Freddy朝我扬了扬手,示意我把手中的毛毯给他。
“船沉了……船沉了……”他碎碎念的话语声音越发清楚,我听见了这些令人心碎的话,描述着这场刚刚过去的,并不存在的大型海难。“爸爸…妈妈……?”他的声音携上了尖锐的抽泣,然后哽咽着咳喘起来。
“爸爸……”他抬头张望着,眼神朦胧不清,“爸爸呢…”
这么无助地低声啜泣,好像他和刚才的船难半点关系都没有,就像是他只是一个被船长推进救生艇的船员,再没有了刚才那副威风凛凛的样子。
Freddy告诉我说,Foxy的全家人在那次海难中丧生,整条船只有Foxy和几个水手逃了出来。而那些水手都是些临时工人,联系上了Foxy父亲的旧友之一,也就是Freddy,把那时才十岁左右的Foxy草草托付给了他,从此人间蒸发了。
Freddy这时走过去帮瑟瑟发抖的男孩披上毛毯,把他抱了起来从我和Chica,Bonnie身边经过。Foxy窝在Freddy怀里,他的面部表情还是没有任何变化,可眼神愈发空洞了。嘴里还在惦念着,船沉了。
是啊。它刚刚还好好地停在我们店的屋顶上,却被一场再普通不过的大雨给击沉了。
据说Foxy那天被送来时,也是这幅样子,他才在几天前遭遇过这种灾难性的事件,目睹了双亲的死亡。而所有人,都只是指着他,说他脑子出了问题。在那天之后Foxy每天早晨都要展现类似于今天的起航仪式,只不过今天还是史无前例的意外罢了。
Freddy帮他擦着头发,捧着他沾满泪水的脸轻啄一下。
“爸爸我想你……”我看见Foxy傻乎乎地用指尖触着Freddy的脸颊,但我知道Freddy连女朋友都没找到呢。
“爸爸的小心肝,我也想你呀——”他竟然没有任何别的反应,而是把这段对话如此圆了过去,一对完全没有血缘关系的父子难道就是这样的吗。我们三个都不说话,仍静静地默默地看着这一切,因为此时此刻,Foxy和他死去了将近十年的父亲团聚了,只是令人难以置信,可能Freddy自己心里也不敢相信。
我知道Freddy年轻时是个比较温顺但从不流露真情的人,而今天某种意义上他早已身为人父了。
出航仪式每天在上演,而Freddy则永远在后台扮演着这早已不存在的父亲。可能他才是这艘船的船长,这些我不得而知。可是我冥冥中感觉到了这个发色如火的孩子,他心里有多么强烈的感情,也许是对大海的向往,也许是对家人的极度思念,又或许他是清醒的,只是对着Freddy喃喃自语自欺欺人罢了。
“Freddy——”“闭嘴。”他又一次打断了Bonnie的插话。
大雨又开始下了,Foxy的泪水也如大雨倾盆落了下来:“我想家了,Freddy。”
有那么多人说Foxy已经永远活在妄想中了,只有我们几个相信他还正常。
“我也希望你永远不会一个人。”
在我眼皮子底下,两片嘴唇紧贴起来。
“呵,男人。”偏过头去的Chica开始抱怨。
“呵,女人。”这是Bonnie的反击。
“呵,年轻人。”这是我说的。
那场雨持续了一整晚,彻夜未停。

我是年幼的小笔笔,没有熊狐粮是会死掉的。

活着不好吗。
这些弹幕xswl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