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笔Dash

甜饼文手。不善发刀,不想发刀,不愿发刀,就算是发刀也是为后面的甜饼做铺垫。做表情包,写沙雕梗,发家致富。cp滤镜厚度1000米,角色滤镜厚度10000米。

下面是七笔抠字眼环节。

-艾米丽一本正经地说话时好认真好可爱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莱利先生?”这一瞬间的霸气呀,没准是以为艾玛被颠茄派吓着了所以一瞬间保护欲上头【可爱。】

律师说艾米丽的日记里没什么有用的东西,还提到了会说话的稻草人,我们起码可以获取以下信息:

-艾米丽的日记里也许大部分都是艾玛的观察记录,所以日记内容很单一,甚至三句不离艾玛,所以对于律师来说没啥价值
-艾米丽没有在日记里写有关堕胎的事情,弗雷迪直到翻到照片才发现了什么不对的地方
-艾米丽真tm在研究稻草人会不会说话,太可爱了吧。

【另外,听很多人都说律师的声音像侦探,韬韬老师(律师声优)和北辰老师(侦探声优)要杀你们了x】

某刘姓沙雕文手实名:
WO RI NI GE.

【空盲】LEFT BEHINDS(六)

【LOF更新后!PE版变得好麻烦啊!!变得好麻烦啊!!!!bug好多啊!!!!!我tm也想摸摸PC版啊!!!!!!PE体验极差!!!!!!!】
【空机成分有,但这章不多】
【这章有点比较清淡的肉汤。】
【想看艾米丽的求你们再等等】
【负荆请罪求特特厨不要杀我(上一章就该这么说了)。】
-
“您好。您就是列兹尼克小姐吗?”面前这个人高马大的女子向特蕾西伸出了右手以示意友好。这是特蕾西在父亲死后第一次学着他的样子前往交易现场,还需要好好学着摸索一下流程。所以接下来做什么呢…“您,您好!请问……猎人小姐…尊姓大名?”11岁的小女孩尝试着融入成年人的对话模式,父母亲的过早离世使她孤僻而早熟。
“玛尔塔,姓贝坦菲尔。”她回答得很干脆。
“好的玛萨小姐。”特蕾西为猎人的爽快而感到轻松,不由得精神飞出而飘飘然了起来,连刚才漏听了一个音都没发现。
“呃………随你怎么叫吧。”
直到两个月后特蕾西才在班恩先生的口中搞清楚玛尔塔的大名,不禁暗自懊恼着自己的耳朵竟然在社交场合突然如此不灵光,更懊恼自己为什么不敢在没听清楚的情况下再问问,哪怕确认一遍也好。不过和玛尔塔聊天让她感到很自在,玛尔塔并没有因为她是个小孩而用异样眼光看她,但言语间无形之中处处照顾体谅着她。
这是新手军火商特蕾西和见习血猎玛尔塔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在那开始她就想象着和玛尔塔成为朋友的那天,不久后那天就到来了,这令不善与人打交道的特蕾西挺意外的。
-
她知道玛尔塔通常不会用姓氏叫她,如果用了,那玛尔塔就是开始把她当外人了,也就是跟她急了。也许是出于对玛尔塔的失望,也许只是想给自己找个台阶下不至于太过仓皇,又或许是她对面前那人不顾多年情分的威胁而震惊,特蕾西跨上前一步,揪住玛尔塔的衣领,忘了平时的胆怯:“不管怎么样,我劝你守住自己的底线!”
没准特蕾西是世界上唯一一个可以揪着玛尔塔的衣领冲她吼,又可以活过当天的人。
“你一路跟踪我回家还偷听!哪个守住底线的人会像你这么干?你的分寸又在哪里!”玛尔塔抓住特蕾西窄小的肩膀往前一推,特蕾西一个踉跄差点摔倒,她后退了好几步才站稳,“特蕾西,这次你太过分了!”
“你才……太过分了!!”特蕾西一嗓子喊得破了音,她冲上来揪住她的辫子把她拽得弯下脖子来,又用实际上软绵绵的拳头捶着她的头顶,最后整个人骑到了她的腰上。玛尔塔头重脚轻都要摔倒了,特蕾西一整个人的重量正挂在她的上半身,甩都甩不掉。
“你是不是一开始就知道…包括那个怀表,是不是就是她的东西!”
“疼疼疼疼疼疼……工作需要,不用你这个小屁孩儿管!”
“你养着一个害虫,这也算是你的工作需要?”
“我向班恩请示过了而且他答应了,用不着你操心!特蕾西!你给我下来!!”
这个柔弱的小女孩让玛尔塔无从下手,她刚才推特蕾西时都没怎么用力,她还险些跌一跤,要是这时她再使用暴力镇压,只怕把她弄伤了。
看起来这两个人都算不上冷静,尤其是特蕾西,从各种角度看,她都完全没有理解,玛尔塔为什么脑子搭错到在家里养了个吸血鬼。于是乎百口莫辩之下玛尔塔只能把她从身上往下使劲一拽,之后对着摔在地上的她,说出了她们之间有关“吸血鬼”这个话题的最后一句话:
“你要是非得认为我这么做是错的那我也没办法。但你要是敢把这件事情说出去…我就……”玛尔塔顿了顿,“我就再也不会认你这个朋友!”
就算彻底败露也要不惜一切保护海伦娜。被心虚支配大脑的玛尔塔只剩下这一点意识。
也许她是认真的不想特蕾西干预这件事,又或者只是干了亏心事又被发现后的慌不择言,然而她条件反射地说完这句话后,脑子里就“嗡”地一下。
这句话的威力太大了,特蕾西听了这句话后,脑子里同样“嗡”了一下。
在玛尔塔回过神来时,她只看见了特蕾西渐行渐远的背影,在月光下显得如此形单影只。
“…那个,我送你回镇子里?”她喊道。
对方没有说话,甚至没有转身看她,只是突然停在原地,默默地低着头,之后把双手抱在胸前,肩膀也耸了起来,摇了摇头又向前走去。直到她单薄的小影子在野林子中间的小路上消失了,玛尔塔一瞬间都没有回想起来她刚才到底头脑发昏说了什么。
她刚才干什么了?和特蕾西吵了一架?打了一架?把她弄疼了?
玛尔塔往地上重重啐了一口,用力拍了拍脑门,在原地烦躁地转着圈。
通向屋内的门被里面的人推了开来,从门缝中透出了海伦娜的两只大眼睛:“玛尔塔,刚才…是谁?出什么事了?”
“一个朋友,她不同意我收留你,然后我吼她了,再然后她就走了,就是这样。”玛尔塔漫不经心地回答着,突然看见了海伦娜手里攥着的盲杖。特蕾西发现自己辛辛苦苦做的东西原来是被一个吸血鬼拿去用了,她是因为这个生气吗?
“那…那……我是不是该走了……”海伦娜又开始因为负罪感开始不安。
“你不用走。”玛尔塔把海伦娜的小脑袋靠近自己的怀里,带着她回到了客厅里。
海伦娜才不能就这么离开她。
至少,不能为了其他任何一个人的意见而离开她,哪怕是特蕾西。
玛尔塔在关上门之前,侧身看了看远处,特蕾西走过的那条小径的尽头,已经再也不见那个女孩的影子。
-
“好了小鬼,过来吧。”玛尔塔招呼着披着浴巾在一边站了好几分钟的海伦娜,扶着她走进浴缸。海伦娜没有急着进去,她先用脚尖点了点水面,又抓着玛尔塔的衣服,这才敢慢的不能再慢地把双腿浸入水里。“不错,把浴巾给我吧。”玛尔塔这就要抽掉她身上的毛巾。不知道是因为水有点烫还是别的原因,海伦娜浑身的皮肤透出了粉红色,把身上的毛巾抓得紧紧的,抿着嘴唇不愿配合。
“反正我早就全都看过了,还在乎这么多干嘛,你不揭掉浴巾怎么洗澡啊?”反抗都是徒劳,怎么看怎么觉得玛尔塔完全就是理所当然的样子,她的立场雷打不动,现在天还没有凉下来,允许海伦娜隔一天洗一次澡已经非常友好了。
“你出去,出去…反正你早就全都看过了,这次就别看了…”海伦娜羞得满脸通红。
“你认识这些瓶瓶罐罐哪个是洗头发的哪个是洗身体的吗?既然你看不见就该我来帮你。”
“洗,洗身体…啊…”不管从哪个方面来说海伦娜都该有点危机感,但从玛尔塔的语气听起来,她反倒很严肃似的,起码不会有什么非分之想。
除去玛尔塔上次的那波毫无诚意的洗锅流,海伦娜从前都是她的妈妈帮她洗澡,毕竟一个眼盲的女孩独自一人在浴室里洗澡听上去就挺危险的。
这个小鬼犹豫了半天把身上的毛巾摘了下来,递给了玛尔塔后立马坐进水里,之后手忙脚乱地捂着自己的身上,看着有点让人想笑。
“别这样呀,我可是女的啊。你闭上眼睛。”玛尔塔蹲在浴缸前给她涂上洗发香波。
“女女女女…女的也不行……”海伦娜把脸埋进膝盖之间。
“那就让我给你洗一次头,好吗——”玛尔塔开始帮海伦娜把头上的泡泡冲掉。
“嗯洗好了你出去吧。”
“…再让我给你洗洗后背吧。”玛尔塔并不是有意反悔的,只不过让她一件事只做一半她会浑身难受。
海伦娜显然是感到不快了一两秒,但她还是把身体转过来背对着玛尔塔。
不同于上次的粗暴,这次玛尔塔着实进步不小,粗糙的手捧着温热的水滑过小吸血鬼白皙的背心,手法温柔得令海伦娜的心头一阵瘙痒。一直说吸血鬼的肤质很好,但是那么近距离那么细致地抚摸还是第一次,触感真是太美妙温润了,玛尔塔甚至有了爱不释手的感觉。
她的指尖掠过了海伦娜的后背,向上摸到了肩头,后颈,又滑下了她稚嫩的身体还没有发育完全的曲线,碰到了腰部,从后腰一直滑到前面的腹部……
“玛尔塔,停下!”海伦娜的羞耻感让她义无反顾地抓住了玛尔塔得寸进尺的双手,尖尖的耳朵已然变得接近血红。
听到了小鬼的抗议,玛尔塔马上抽回手来。其实玛尔塔的动机很单纯,只不过是觉得她摸上去真的很舒服,像甜品店里卖的布丁一样又滑又软,仅此而已。但对于海伦娜来说,什么都看不见的她对触觉是最敏感的,刚才玛尔塔越来越出格的手法让她感到百爪挠心,就算玛尔塔停下了她刚才的行为,她还是把身体又一次蜷缩起来,轻喘着气。
“啊,不舒服吗?”
“没有……求你让我自己洗吧……”
-
盲杖轻轻敲地,房间的布局就一清二楚,海伦娜已经熟门熟路了,得到玛尔塔的允许后,她把盲杖靠墙放在床头,自然而然地躺到了大床上。
只不过今天玛尔塔没有立刻转身去楼下睡沙发,她停在门口静静地欣赏这个仰躺在床上的小吸血鬼,她真的很漂亮。海伦娜柔顺的头发末梢自然卷起,脸型没有瘦削到瘦骨嶙峋的地步,整体看上去圆圆的,有些婴儿肥,上面的鼻子小巧玲珑,薄薄的嘴唇虽没有血色却线条优美,幼婴般的肤质也为她添色几分,半睁的双眼颜色深邃,这种色彩是澄澈的蓝还是静谧的紫有些说不清楚,好像里面装着一条银河,正流光溢彩着,只可惜它们颜色再怎么好看也实在无神,让她一个小美人胚子看上去像是在发呆一样。
但是……啊,真可爱。
这位单身未婚无恋爱经验奔三女青年突然之间就被激发了满腔的母性光辉,有了一个大胆的想法:“小鬼,你听过睡前故事吗?”
“听我妈妈讲过。”
“那我也给你讲故事吧。”玛尔塔伸手让海伦娜合上双眼。海伦娜像是被逗了一样笑呵呵的:“我都19岁了,还听什么睡前故事呀?”
明明话语中表达的意思是“不用了”,但是海伦娜喜笑颜开的样子分明是在催着玛尔塔快点讲。玛尔塔溺爱地摸摸小鬼的头,起身去卧室窗边落灰的书架前翻找起来。
“你说…小红帽怎么样?”
“听过了。”
“……那睡美人?”
“也听过。”
“这…………绿野仙踪总…”
“二十遍有了。”
这小家伙到底读过多少书!玛尔塔找遍了所有童话集,之后把整个书架翻了个底朝天,干脆把选择书目从童话扩大到小说,然后是诗集,有些书甚至玛尔塔自己买回家后就没动过!但这个小瞎子似乎已经早就把这些书的盲文版的全部翻过一遍了。
二十分钟后,玛尔塔愤愤地把书架上最后一本《奈特伊思散文集》塞回书架上。
她的动作不算很温柔,封皮砸在书架隔板上发出的声响很大,海伦娜忍不住坐了起来:“玛尔塔,出什么事了?”
“什么事都没出…但你就没有什么没看过的书吗?我是说,你妈妈还真重视对你的教育。”玛尔塔走回床边,看来预想的睡前故事计划是落空了。
海伦娜抱着手边的被子,在床上斜靠着放空,回忆着自己的成长经历:“因……为……我待在家里没事情做啊,我妈妈就给我买了很多人类的书,教我认盲文。除了读书就没什么别的事了…读书比较安静,不会吵到其他人。”
“那,我该给你讲什么故事呢?既然我书架上的这一类书你都读过。”
听见了玛尔塔这么说,海伦娜还真沉思了片刻:“那你编故事给我听也好啊。”
对哦。但是这一时半会儿我怎么编……玛尔塔咬咬牙,用手指搓着下巴,仰着头发动自己为数不多的文学神经,她该怎么编出一个令阅文无数的海伦娜满意的故事?这个作文题有点难度。
“那我就给你讲一个……大狼和小兔子的故事。”玛尔塔让海伦娜接着躺下,随后清了清嗓子:
“在很久很久以前……”
“好多童话故事都是这么开头的。”海伦娜立刻指出了玛尔塔这个开头的老套。
“我知道,凑合吧……在很久以前,有一匹狼爸爸,和一匹狼妈妈,他们生了一匹小狼……在他们生活的地方,也有很多凶猛的大坏狼!有一天,狼爸爸和狼妈妈被大坏狼杀害了,小狼被狼妈妈保护着,活了下来。”
她看见海伦娜目不转睛地面朝着她的方向,看来她这个故事有点效果。
“于是,小狼被一头大麋鹿收养了,小狼长大了,成为了大狼,大家都说她是个战士,她会救世,只有她自己觉得她是为了替父母报仇而生。”
她坐在床边抚摸两下海伦娜的面颊,此时此刻她的声音简直是全世界最温柔的。
“大狼不停地猎杀比她强壮好多好多的大坏狼,她发誓要杀光坏狼,为父母报仇。”
她抚触小鬼的手被小鬼抱住了,海伦娜全神贯注的样子真的很可爱,仿佛盛放着灵动的眼睛一刻不离地定定地停滞,她就像一只巢中要食吃的雏儿。
“大家都觉得大狼很凶很凶,连大狼自己都这么觉得,但是有一天,她在家里抓到了一只瞎眼睛的小兔子。这只小兔子好可怜啊,她本来住在大坏狼群中,大家都欺负她。”
玛尔塔讲到这里又一次低头看看下方的小人儿,她似乎已经察觉到了这个故事到底是怎么“编”出来的,两人同时会心地微笑起来。
“小兔子身上脏脏的,大狼就把她叼回家里洗干净了,小兔子饿了,大狼就给她吃番茄。小兔子好喜欢吃番茄呀,每次都把嘴边的毛毛吃得湿漉漉的。小兔子偶尔会给大狼添点儿麻烦,但是大狼还是很开心,因为她觉得小兔子好可爱啊。”
忽然,玛尔塔站了起来,掀开了海伦娜身边的被子,自己也躺了进去,她又用手指刮刮小鬼的鼻梁:“小兔子问大狼,她是从坏狼群里出来的小兔子,为什么大狼不讨厌她呢?大狼就说,因为小兔子是兔子,大狼和坏狼都是狼,有很多和狼群有关的事情,都是小兔子不该经历的。大狼会把自己的温柔分给小兔子,所以小兔子也要坚强起来……也不用太坚强,或者,继续躲在大狼怀里当个小毛球就行了。故事讲完啦,怎么样?”
“我觉得大狼不是狼……”她怀里的海伦娜半闭眼睛笑着,“她傻傻的,明明像一条大狗狗。”
“那怎么行,大狼是要去和坏人打架保护小兔子的。”
“嘻嘻嘻……”海伦娜糯糯地笑着,合上双眼。
玛尔塔在面前的小瞎子的脸上落下一个晚安吻,这才发现她已经睡着了,趴在她的怀里,像躲在大狼怀里的那颗小毛球。
“晚安,小鬼。”她低声细语地说着,轻轻拎起海伦娜抱着她的一条胳膊,从被窝中钻了出去。
她今天本来应该好好陪海伦娜睡一觉的,但出于为人基本的良心,她还是更应该去考虑考虑如何解决特蕾西那里的问题。
道歉是不可能的!她怎么可能去向一个跟踪她的小坏蛋道歉呢……唉!!
-
“我让你瞎吼!”玛尔塔使劲踢了一脚。
“我让你没有分寸!”玛尔塔向前一记重拳。
“我,让你!让你!守不住底线!”玛尔塔打了一套组合拳。
“你就是个大!傻!球!”玛尔塔一个敏捷的转身,旋出一个飞踢又补了两下勾拳。几声撼天的巨响后这棵被玛尔塔不幸挑中用来泄愤的大树就“咔嚓”一下被生生打断了,它倒下的冲击力还拽起了几条树根。喘着粗气的玛尔塔甩甩生疼的双手,把绑着的头发散了开来,抹抹满额的汗液,双腿一盘原地坐下,又不拘小节地仰躺下来,翘起了二郎腿。
刚才一系列近乎自残式的行为并没有让玛尔塔心里好受一点,没准有朝一日她会因为自己说话太直球的毛病后悔到反复自杀。泄愤是泄过了,但是特蕾西…她还是没想好接下来该怎么面对她,要知道血猎组织每一两个星期就要进一次补给,难不成她要为了私人琐事直接换一条军火供应线?怎么可能呢,这显然不现实,毕竟特蕾西那里的军火通常都是最物美价廉的。再说了,就算要换,她该怎么向班恩老师请示呢?
我因为把那个吸血鬼带回家养起来了,惹着了那个小孩子气的军火商,她现在和我翻脸了!
这都是什么奇怪的理由!尽管事实确实就是如此。
在这片荒山野岭里躺着显然不会思考出什么有营养的东西,还是先回家吧,回家和那个小鬼一起安稳地睡一觉,一觉醒来没准什么都解决啦?
月亮已经翻过了山头,玛尔塔从地上爬起来,拍拍满背的泥土,拿起了外套打着手电往家的方向走去。
就在玛尔塔走到后院的矮栅栏边,她看见这扇门没有关好,应该是之前她还在气头上,和特蕾西吵完一架后忘了关上吧。玛尔塔心情复杂地扣上栅栏门,而她抬头的一瞬间,有一件异样的事让她的脸色骤然惨白——她看见门没有关。
不光是栅栏门,通往屋内的木门也没关,门中还向外延伸出了一道光脚的脚印。
玛尔塔丢下了外套小跑进屋内:“小鬼?!”
她顺着楼梯上了二楼进入卧室,掀开了被子,床上并没有人躺着,那条盲杖也被拿走了。
“小鬼!小…海伦娜——!!”玛尔塔跑回后院带着手电跨入夜色。
“海伦娜!!!”院外的土地坚硬而平整,没走出多远,海伦娜小小的脚印便无处可寻。
现在是什么情况玛尔塔还不敢肯定,但有一点是确认的。
海伦娜不见了。

这么一看会有一种让人想入非非的感觉【】

关于爱转枪的空军

绿皮蓝皮玛尔塔:转枪……真好玩儿……掉了……捡起来……插回腰上……
海盗枪手玛尔塔:转枪……真好玩儿……再开一枪……吹一口枪口……
琼楼遗恨玛尔塔:转枪……梆梆梆!!!继续转枪……梆梆梆!!!
小黑天鹅玛尔塔:为了优雅竟然不准我转枪,不转枪我要死掉了,那我就自转吧。

吃饱了撑就是这么可怕,我还真比较过特特和小瞎子的身高……海伦娜的模型是不是太过娇小了。

空军姐姐/兵姐姐/我家傻狗子
真的
好高啊

对比截图时发现人物模型展示界面里面空军的头好小盲女的头好大,感觉模型并没有按照同样的距离放置,于是就把图抠下来,调整了一下大小,又拼到一起。
园医【对照组】这个几乎没有的差距还可以理解,但是空盲的身高差那么大是认真的吗!!??!!玛尔塔还弯着腰诶!!太可爱了吧!!!!

我错了!
对不起!
我给全体拉文克劳学生道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