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笔Dash

百合博主。甜饼文手。cp滤镜厚度1000米,角色滤镜厚度10000米。过过过过激百合。
女孩子是世界珍宝。艾米丽是我的可爱。
elsanna/whiterose/エマエミ挚爱

【空盲】LEFT BEHINDS(七)

【这文里的cp其实挺多,简直可以算一半一半的空all(或者all盲),因为全程围绕她们发散关系链x但是tag只会打空盲,毕竟是唯一一对(?)真正的爱情向主打x】
【噢?唯一一对?啊哈?(剧透了。)】
【请大家大肆猜测剧情吧,只要别太出格,没准可以为我提供大量的故事思路(暴露了什么。)】
【本章有空机友情向(?)非礼勿视(??)】
【械盲(友情向)开始发糖啦x】
-
不要被抓住,快逃!
森林中跌跌撞撞的女孩满脑子都是这句话。在无论何时何地都伸手不见五指的情况下,逃避人类追杀对于海伦娜来说非常困难。她回头的时候简直可以从火焰的噼啪声感受到阵阵热浪滚过来,是人类挥舞着他们的火把,他们带着柴刀、木桩和大蒜,他们急不可耐地欲要把她赶尽杀绝。
快逃!逃出家族驻地,远离歧视你的同胞!逃去落日镇,像妈妈说的那样!但首先逃离那些充满怨恨的人类!
海伦娜已经别无他法了,只有头也不回地往前跑,虽然她心里明白,她不可能在这种充满障碍地方逃掉的,她就快耗尽身上的力气了。
身后的人类这时没了动静,他们突然不再追她了,海伦娜心中大喜之余又忍不住开始奇怪。
当她在悬崖边一脚踩空时,她不奇怪了,原来那群人类并不是想把她抓住杀死,而是想把她赶下悬崖摔个粉身碎骨。
从周围空气的流动声听来,这个悬崖未免太高了点,往下摔去的海伦娜默默地闭上双眼,落进高大的树冠之间。
树叶间闪出一道亮光,一只吸血蝙蝠从树丛中飞了出来,它的眼眸散发着和海伦娜一样的光彩。这是海伦娜最后一点精力了,而这些精力被用来使用化形咒变成蝙蝠继续赶路。蝙蝠状态下使用回声定位往往比人形时效果清晰,她可以更加轻松地辨认方向……代价是体力消耗也比平时快多了。
在树林间飞了一阵,海伦娜终于找到了去落日镇的方向,但她还没来得及飞去入镇口,就因为实在精疲力竭掉到了一片院落里,再也没有力气变身飞起来了。她伸手抓了抓,发现了一个圆圆的东西……番茄。
这真是一个大好的消息,虽然偷东西是不对的。
-
“啊唔……嗯…哎呦!”还没等海伦娜吃掉那个她梦见的番茄她就从床上滚了下来,从地板一坐起来就感觉到一身冷汗,她又梦见出逃时发生的事情了。虽然之前发生的种种在她的脑海里的记忆只有声音、气味和触觉,但是这并不妨碍她梦境的真实性。“玛尔塔?”她爬起来摸摸床上,没有人。难道她记错了,玛尔塔并没有和她一起睡?她拿起盲杖,光着脚丫走下楼梯。
她摸了摸那个沙发,上面同样空无一物。她又去了厨房和餐厅,又去了浴室,还是没人。“玛,玛尔塔?”她说话的嗓音在颤抖,毫无情绪的眼神掩盖不住她心里的失落。作为一个血猎,玛尔塔一定很忙,因此她没法奢求玛尔塔可以留在家里陪她。
她推开了前往后院的门,从两级矮台阶上走下来,小脚浅浅地陷进松软的泥土里,留下了一排脚印,噢,还有她的盲杖戳出的一串洞洞。
某天玛尔塔对她说过,她家并不在镇里,而是在镇外郊区,一来清净,二来掩护工作,三来她一个人就可以在吸血鬼入侵时作为一条防线,也算是个哨岗。现在海伦娜知道玛尔塔为什么喜欢这里了,她站在夜色中呼吸一口湿漉漉的空气,周围是虫叫鸟鸣,没有什么抢着血喝的同族人,也没有什么来势汹汹的人类。
一阵蜻蜓点水般的脚步声在耳边窜过,海伦娜察觉一个小小的东西从脚边跑了过去。她一敲盲杖,眼前勾勒出了一个小生物的样子,它长着一个蓬蓬的大尾巴,似乎很可爱的样子。
她在书里读到过,这是一只松鼠。海伦娜咯咯笑着小跑过去想要抓它。松鼠立刻跳开了,几乎没有和这种小动物近距离接触过的她被勾起了玩心,无意识地跟着松鼠走出了大敞的院门。
海伦娜不知道走出去了多远,但是一心一意只是在玩耍的她没有在意这种事情,她“看见”那个小家伙不动了,趁这个机会扑了上去。却不知脚下竟然有一条老树根,她因此绊了个跟头栽到地上,盲杖被树干卡了一下不当心脱了手,骨碌碌地滚了出去。
这下糟了。海伦娜半身撑在地上找着她完全离不开的盲杖,但是她什么都没有摸到,她用力地拍打着地面,也没有接收到盲杖的位置,盲杖不在她周围,是掉到别的地方去了?海伦娜的心顿时凉了一大截。
俗话说得好——祸不单行。就在她撑着身体想要站起来,手边的树枝偏偏断掉了,海伦娜全身一瞬间失重滚下了路边的陡坡,但眼盲的她什么都看不见,不知道自己周围都是什么东西,她刚才怎么了,现在又怎么了,什么都只能从触觉和传入耳朵的声音判断。
在一路往下摔的过程中,海伦娜完全不能在这种一翻身就磕碰一下的地方使用魔咒飞走,任由自己的身体狠狠砸在了长满了青苔的硬石头的边缘。随着一阵闷响,是海伦娜的整片后背卡在了一棵大树的树干上,疼得她怀疑自己的脊梁骨是不是就这样一摔两半,好在这棵树终于让她停了下来。
-
据她所知正常的吸血鬼往往在8岁以下就掌握了基础的化形,可以在形态之间操控自如,而她甚至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当初掉下悬崖时变身的,可能是因为当时的求生欲太强使她条件反射了吧。
说实话海伦娜不喜欢变成蝙蝠,虽然她会,而且只是不怎么熟练,但是她就是不喜欢,在天上飞太累了,再说,海伦娜还挺怕高的,因为她什么都看不见,当她离地面太远,她就再也听不到下面是什么东西。
她就注定是个血族的累赘吧……
-
耳边传来窸窸窣窣的声响,小小的动物跑了过来,毛茸茸的大尾巴扫在海伦娜沾满泥土的脸上,是那只被她一路追过来的松鼠。
“对不起…早知道就不追你了……”海伦娜一想到自己可能再也见不到玛尔塔了,眼泪就在她眼眶打转,在她表达内心的懊悔时就不可抑制地夺眶而出。她现在又累身上又疼。刚才她稚嫩的小手小脚在动作无章地找寻支持物时被划了不少口子,身后的树干上的树枝差点把她的肚子捅个对穿,尖利的木刺半根扎进了腰部,幸好并没有多深,但也足够让她痛不欲生。
“好痛……玛尔塔……好…痛……”
她低声哭泣着叫着那个女人的名字,妄想以此来缓解一下内心的胆怯,意识却开始模糊,铁锈味的液体向上从口中吐了出来。是血啊,她最讨厌这股味道,因此海伦娜不停地想把又要冒出的血液往下咽。她的嘴中泛出了咸苦的味道,不知道又是什么涌了上来,她又开始干呕,血的味道又上来了。
-
在过去的十几年里,海伦娜读过很多人类对于吸血鬼的研究文献,不光是为了了解自己……虽然读异族人研究自己的文章有点奇怪,也是在做尝试,为了让自己变得有用。她知道一个正常的吸血鬼具备自愈能力,他们的伤口会发出“呲呲”的响声后不久愈合,但是她也不行,她做不到,似乎所有族人与生俱来的能力她都做不到,仿佛她不是吸血鬼,而只是个长了尖牙偶尔变成蝙蝠飞一飞的人类而已,还是个眼盲了的瞎子。
-
玛尔塔在哪儿……好害怕……好害怕……
海伦娜捂着不断失血的伤口,不敢大声喘气,只能“嘶……嘶……”地以气音呻吟着,抽噎着。
如果再给她一次机会,她以后绝不会跑出来玩了。
-
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玛尔塔打着手电搜索着每一条小路,看见这条路上没有人迹又赶紧调头回去找那一条。
这么低效率的搜索根本没有什么希望可以找到她。她现在焦急的样子,仿佛下一秒太阳就要升起来了,如果她不能在那之前找到海伦娜,这或许就意味着她将永远失去…不行,绝对不行,明明之前才答应过她要一直守护她。
百转千回她又回到了主干道上,已经排除了三四十条道路,一身大汗的她还得继续找。
月亮就要落山,玛尔塔仰视着天空把眼泪憋了回去,没有看到结果的事情怎么能说哭就哭。她给自己鼓了鼓劲,把手电别在腰间,一边走,一边把头发又扎了起来。哪怕只是一点点渺茫的希望也绝对不能放弃,因为玛尔塔已经…再也无法承受失去在乎的人的感觉了,爸爸妈妈也好,那个失踪的小鬼也好。
路边一棵树下一个发抖的人影让玛尔塔站住脚步,有点儿眼熟,看着这身形和轮廓还真有点像……
“特蕾西?我还以为你早就回去了呢,你怎么在…”
哭?!
金发女孩在树下蜷缩着身体,顶着一双红肿的眼睛,眼下的泪痕已经干涸,眼白里满是血丝,看见玛尔塔来了,恼羞成怒地把脸转向一边。
“我刚才不该那么对你大吼大叫啦…不哭了好不好?”这个女孩的样子实在可爱,玛尔塔苦笑着伸手想给她擦擦眼睛,可是后者噘着嘴把那只伸来的大猪蹄子用力打到了一边,赌气地“哼”了一声。
“你在这里坐多久了啊,怎么不回家?外面可有吸血鬼呢…”
“你家里那只难道不是吸血鬼吗!”特蕾西破罐子破摔了,明明是质问的口气,这让她看似找回了两秒钟的主动位置,但就在这之后,豆大的眼泪就随着她激动的情绪争先恐后往外跑。她本应该开始对玛尔塔失去理智地辱骂,结果什么都没有骂出来就哭到上气不接下气,没有多久她就哭倒在玛尔塔的胸口。
“你…是我唯一的朋友……呜呜呜唔呜唔唔……你不要不把我当朋友……呜呜呜玛尔塔呜呜呜呜呜对不起,对不起……”
听到她这么说,玛尔塔还有点小小的惊讶,随后她拍拍小姑娘的后背:“别哭啦,先回家吧。”
关键,她还急着去找海伦娜呢。
哭也哭过了,道也道过歉了,特蕾西没有继续呆着的理由了,她踮着脚环着对方的脖子,在玛尔塔身上赖了个二十几秒,松开手后往镇子的方向走去。
好了…现在……赶快去找海伦娜啊啊啊啊啊啊——!!!玛尔塔一副要死的样子,又冲进树林深处。
“海伦娜!听见了叫一声啊!玛尔塔在这儿呢!海伦娜!”她一路跑一路这么喊,惊起林中一群飞鸟。
这下要完蛋了!玛尔塔此刻简直心态爆炸,她愤愤地猛捶一下另一棵不幸的大树,在上面留下一个深深的拳印。玛尔塔在迷宫一般的树林里打转,虽然她很熟悉这里,但是她并没有办法在这些道路中立刻挑出一条海伦娜走过的啊。要是有谁看见她去哪儿了就好了。
五分钟后玛尔塔又回到了家门口,她接下来要在太阳升起之前排查剩下的将近一百条道路。
“嗯…玛尔塔?”闻声,玛尔塔抹着汗液转过身来,是特蕾西,她肩上趴着一只松鼠,“它可能知道你要找什么。”
“哇特蕾西,都什么时候了,你还和我开什么玩…你竟然要帮我找海伦娜?你不是……”
“闭嘴吧你。”特蕾西翻了个白眼,把松鼠放在地上,跟着它走进一条岔道。这种时候,只能死马当活马医了。玛尔塔紧跟着跑过去。此时,东方已经蒙出了一层曙光,对于普通人来说这预示着新的一天的开始,然而对于玛尔塔而言只有一句话:快要没时间了!
松鼠没有骗她们。走着走着玛尔塔不小心一脚踢到了一根棍子上,她弯腰把它捡了起来:“这根是海伦娜的盲杖!没错…你做的那根。”
特蕾西没有理会她,非得说她理会了,也只不过是又撇了撇嘴,她看见不远处的树丛被压得断裂下去一大片,像是有人从那里掉了下去。她拿过玛尔塔的手电,站在那里往下看去:“玛尔塔,快来!”
-
小心翼翼地把海伦娜背在背上后,玛尔塔爬上了陡坡,她的小鬼总算是被找了回来。虽然海伦娜这幅样子简直是比她们初次见面时看起来还要不好,后背被捅了一个伤口,浑身上下大大小小的划伤,灰头土脸的,头发里还有几片叶子。“小鬼,终于找到你了,急死我了。”玛尔塔换了个姿势把她抱在身前,心疼地亲了亲她的脸。
“…玛尔塔……”海伦娜撑开疲惫的双眼,“我就知道…你会…来的……”
特蕾西静静地抬头看着,又低头踢着脚下的石子。
于是三人又向家的方向走去,特蕾西和玛尔塔走之前还不忘谢谢那只松鼠,至于海伦娜呢,她已经累到快要说不出话了。
“她就是海伦娜,来自亚当斯家族,因为眼睛瞎一直被族人排挤,所以逃了出来,流浪到了我这里,我就把她留下了。”玛尔塔终于找到了机会向特蕾西解释这一切,而特蕾西也注意到,玛尔塔的眼神中蕴藏着她前所未见的宠溺。
回家路上,海伦娜迷迷糊糊地听见了特蕾西的脚步声:“玛尔塔,这位是……你的…朋友吗?”
“是的,她叫特蕾西·列兹尼克,是她找到了你呢。”
“这样吗……列兹尼克小姐真是…好人……咳咳!咳!”
特蕾西抬起手把海伦娜头顶的叶子摘掉:“你别说话了。以后叫我特蕾西就好。”
千万别被她知道就是我嚷嚷着反对玛尔塔收养她。特蕾西心虚地掉了一地鸡皮疙瘩。

评论(8)

热度(7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