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笔Dash

百合博主。甜饼文手。cp滤镜厚度1000米,角色滤镜厚度10000米。过过过过激百合。
女孩子是世界珍宝。艾米丽是我的可爱。
elsanna/whiterose/エマエミ挚爱

【园医】世纪之前(十五):Emmas

【相信我,我会在十章以内完结……烂尾就烂尾!最多再写点番外篇。】
【剧情bug还是很多的,因为大部分都还是我在官方剧情的早期时杜撰(?)出来的,所以……jqysidhwytfhibfdgjsh我tm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反正,写!我写tm就完事儿了!】
【本章内容可能引起不适,请斟酌阅读。】
-
艾米丽,砸板命中监管者,获得称号地形大师,已牵制监管者240秒。
一直到现在,被安排得不明不白的艾米丽还是没有搞懂,她身后那个大块头追着她跑的样子,为何如此的像当年在疯人院门口追她的那帮工作人员①。
等等,这剧情跳得也太快了吧,这当中发生了什么?
长话短说,艾米丽和艾玛在花园里搂搂抱抱过后,就各忙各的去了,毕竟日记流程是需要走的,之后她们就经历了什么类似克利切坠楼,什么蓝莓被调包成了颠茄,什么稻草人会动这些都不像正常人会经历的意外事件,到了日记的这一天,他们四个人排排走着进入了游戏场地。她清楚地记得艾玛推了一个箱子,走之前向她使了个意味不明的眼色。什么?那个箱子,在日记里命令规定让艾玛带上了吗?她怎么没有告诉我?还没有想清楚这些事情,那个叫弗雷迪·莱利的律师就把艾米丽拽到一边去,啰啰嗦嗦一阵后,无非就是想找艾米丽组队抱团。看起来他不像是有别的什么想法,艾米丽就当日行一善,也很爽快,总之就是答应了。
总而言之就是艾米丽什么都没搞懂!而且在那之后就被那个被称作监管者的家伙追了!只能说人心叵测!防不胜防!
她进入了地形复杂的废墟,一边嘟囔着为什么不允许她反过来去打监管者,一边捂着手臂上的刀伤喘气。电锯的轰鸣声不绝于耳,虽然她在这个世界死不了,但是被电锯一劈两半真的听起来就很疼啊!艾米丽急促地呼吸,抹去即将聚集的生理眼泪,她的心跳从未跳得如此之快过。
早知今日何必当初,为什么她当初那么想不开要往湖里跳?艾米丽恼得恨不得夺过监管者的电锯切腹自尽。
“进来!”一只手从拐角的柜子里伸出,接着艾米丽被拽了进来,戴着麻布手套的手搂住她的腰,把她的身体朝里拉到角落,监管者的红光从柜子的窗口略了过去不再出现,简直是真实版本的电子竞技不需要视力。
“呼哈………呼哈…这里,为什么,会有个柜子……艾玛?”
“黛儿小姐!你听我说…我们都被骗了!”艾玛情绪激动地捧着她的脸,说话呼出的热气流到艾米丽的脸上,让后者的脸“腾”地红了起来,幸好柜子里光线较暗,看不出来。
就算是在这样的对视下,周遭的一切带来的的危机感使艾米丽的理智最终占了上风,她压低了声音:“什么,什么都被骗了。”
“一切都是假的!全部都他妈的是假的!”艾玛连粗口都说出来了,“我们本来就不该出现在这里,就连密涅瓦湖②本来都不该那么深!”
“等等,什么?我不明白…我们难道不是被送进了前世世界吗?”
“也许之前是的,但是……欧利蒂丝庄园,就是个幌子。”艾玛的神色逐渐崩溃了起来,丽莎对她说的种种超自然术语让她到现在还没有接受这些事实。
-
狂欢之椅,是“游戏”中的刑具,把“求生者”绑在上面,拷上手铐,目的是让他们的身心飞升,感受麻痹的快感。
求生者和监管者,是“游戏”中的参与者,他们自相残杀,直到最后仅剩一个,若庄园主对游戏结果不满意,所有人必须步入下一个轮回,直到下一场游戏开始为止。
一场游戏,一般发生在一个轮回某天的下午五点之后。
欧利蒂丝庄园,与其说是庄园,倒不如说是其所有者存放自己所有回忆的地方,里面的所有人,所有事,都是庄园主规划好的,至于会不会事与愿违……
丽莎在精神病院里,每到下午五点便和人格们进行一场“游戏”,每场游戏的结局,便是她没能从游戏中走出来,于是被莉迪亚绑在了用于电击的……“狂欢之椅”上,电流经过全身,之后她的灵魂飞升出去,一切回到原点。
-
“这里不是什么庄园,这里是丽莎的精神世界!”
艾玛话音未落,柜子外炸雷一般的声响把二人的注意力都吸引了出去,艾米丽来不及震惊就又被艾玛拖了出去。
这是枪声……曾经被一枪爆头的艾玛心底打了个颤,她不知道这一记枪响来自哪里,但她知道这反正不会预示什么好事儿。不过 既然被勾起了好奇心,她没有理由不去看看。艾米丽被她牵着手跟着跑了过去,两人躲在一块石头后面。
“伍兹小姐,你要干什么?”
“伍兹小姐,克,克利切不该这么对,对你的!”
弗雷迪和克利切在黑洞洞的枪口面前连连后退,就连手拿电锯的里奥也停滞在原地,而拿枪的人是……艾米丽懵了,她身边有一个艾玛,但与此同时,那儿还有个凶神恶煞的艾玛。这件事也许不复杂,毕竟那个拿枪的艾玛,看着就很有问题。“艾玛,她……”
“你就把她称作另一面吧,她算是我和丽莎的结合体,非常危险,她共享我和丽莎的所有认知和记忆,所以是个人格偏执的怪物……是她吻了你,不是我。”
“什么!?”
一枚子弹划到石头的边缘,又被弹了开来,几乎就是从艾玛的鼻尖上略了过去。谁能想到外表纯真无邪的另一面是个这么居心不轨的家伙,只看见她狂妄地笑着,顷刻又收回笑容,冷冷地对着躲藏的两人说道:“别藏着了,出来吧。”
艾玛和艾米丽双双举着双手缓缓走出,艾玛无意识地往前走了走,把艾米丽尽可能地护在身后。
“我的天使,为什么你要这么厌恶地看着我?你在花园里向我哭的时候可不是这幅样子的!”她朝艾米丽的耳边开了一枪擦边弹,后者没有动摇她几近反胃的心情,这个人虽然和艾玛或是丽莎长得一模一样,但她就是个彻彻底底的心理变态。
“我们见过的呀,天使…就在那个阴冷的仓库里……你抱着我,我送了你一朵玫瑰……现在我们都一样了!我们都是这场狂欢的参与者,天使,我终于可以触碰你了!”
艾米丽的表情看起来有些难以置信:“孤儿院里那个是……你?”
在另一面惨淡的笑容上,阴影雕刻着树皮般的棱角,她的头发渐渐变得苍白,阴影从脚底爬上身体,黑色遍及她的全身:“那里可不是什么孤儿院,顶多是个仓库罢了……难道你的伍兹小姐什么都没有和你说?”
艾玛先是一愣,另一面这么一说倒是让她想起来了,艾米丽向她说过这件事,她说她去了一个像是孤儿院的地方,艾玛说过她不这么觉得……那个地方倒像个……
“……仓库?”艾米丽皱着眉头。
“那里存放着所有的,『用于』,参加游戏的求生者,现在,已经死得差不多了。”
另一面回过头来,丽莎不知何时站到了她的身后,她的神情比艾玛之前见她时更加憔悴不安:“艾米丽……”她无力的脸上突然绽开一个病态的笑脸,几乎就是连滚带爬地扑到了艾米丽的面前,像一条病犬,嘴角淌着液体,毫无姿态可言,“我总算找回你了,艾米丽。”她跪在那里,让艾米丽不知道如何是好。
“真是个懦夫。”另一面轻蔑地俯视着丽莎,但也放下了手里的枪。
看着面前的两个自己,艾玛是最最一头雾水的那个:“你们一个个都是什么意思?什么叫找回她?丽莎,你明明告诉我你不知道艾米丽为什么会来这里!”
“话真多!”另一面把枪管直直抵在艾玛的额头上,艾玛吓得一震,嘴唇欲言又止地颤着,一滴汗水顺着脸颊流了下来,“这里的一切都为了丽莎而生,也就是说,你们不用急着知道那么多。”另一面说完把丽莎像拎一只小猫一样提了起来,把手枪递给了她:“拿着它,像我对你说过的那样结束这一切。”
我明白了。艾玛和艾米丽几乎是同一时间想着。
-
一开始,这个世界只有丽莎。
丽莎在现实中疯了,她产生了四个分裂人格。
律师,慈善家,医生,厂长。
原本大家相处得很融洽,直到治疗开始。
治疗开始的时候,所有人都为了活下去而自相残杀,毕竟人格分裂到了最后的最好结果,便是只剩一个人格活着。
丽莎在精神世界构建起了这座荒谬的庄园,和人格们一起玩着更加荒谬的游戏,大家一起写的日记不是给自己看的,而是给“外面世界”的人,也就是莉迪亚看的。
丽莎渐渐无法掌控局面,于是她的第五个人格出现了。
第五个人格必须完美而使得她的计划万无一失,她又建造起了那个可笑的仓库,筛选着那个最完美的一个。
艾玛·伍兹,丽莎的第五人格,她是丽莎和世纪之后的艾玛的共鸣体,两者碰撞时却宛如相斥的同磁极,千方百计合二为一后变成了“另一面”这个不伦不类的灭世恶魔。
-
“可是,这里不应该还有个…另外一个艾米丽吗?”
另一面眯着眼睛看了看艾米丽又开始疑惑地面容,不屑地挑起左眉:“不然,我好不容易才把你弄过来的原因是什么?还不是这个懦夫,她是那么的爱你!她爱一个虚假的人格,她爱着艾米丽,甚至超过了莉迪亚!”
-
未完待续
-
注释:
①工作人员:出自艾玛在疯人院门口被枪杀的那个章节,因为时间太过久远所以提一下。
②密涅瓦湖:万恶之源,就第一章里艾米丽准备自杀的那个湖,因为时间太过久远所以提一下。

评论(11)

热度(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