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笔Dash

百合博主。甜饼文手。cp滤镜厚度1000米,角色滤镜厚度10000米。过过过过激百合。
女孩子是世界珍宝。艾米丽是我的可爱。
elsanna/whiterose/エマエミ挚爱

【园医】世纪之前(十六)

【作者:我已经没有前言可讲了,看得懂就看,看不懂就……我管你看不看得懂bushi】
【遇到不懂的情节尽管问我,要是不涉及剧透我基本都会回答】
【……等等我上次写到哪儿了,我退出去看看。】
【……等等我上次都写了什么玩意儿!!太真…太虚假了!!!!!】
【我私心把一些官方剧情改了x】
【竟然被屏蔽了三次,lof在想什么。】
-
那个艾米丽已经不存在了,所以这个艾米丽,其实只是个替代品。另一面是这个意思。
“可是对于你来说,少一个人不就意味着可以早点完成治疗吗?为什么还要让我到这里来……”艾米丽是在对魂不守舍的丽莎说话,但回答她的人是另一面,她直接当丽莎是不存在的一样:“她…想再见艾米丽一面啊。”
艾玛却按捺不住了:“可是,你们这儿的艾米丽,就原来那个,是怎么……消失的?”
一秒钟后她就知道了,丽莎空洞的眼中的瞳孔紧缩起来,颤抖的手拿起手枪,扣下扳机的那一刻,艾玛应声倒地。
“你给我闭嘴——!”这句话显然多此一举,毕竟被一枪嘣掉的艾玛现在也开不了口,倒是艾米丽又被吓了一跳,她缩起肩膀紧闭双眼,捂着耳朵惊叫一声,一边的里奥,克利切和弗雷迪也被这突如其来的枪决惊得在原地不敢移动。
就是这么“消失”的。被发了疯的丽莎夺取生命,之后不复存在。
这时,所有人都看见艾玛的身体上浮起一个半透明的人形影子,用一种极快的速度窜到了另一面的身上,另一面看上去像是被爬虫钻入血管一样浑身难受得抽搐起来。她摔倒在地上,像个真正的疯子一样嘶吼着,她的眼睛疼,她不停地揉着它们,她纯黑色的眸子被翠绿色撕裂,她感觉自己的精神深处出现了一个让她不再完美的声音。
『你是谁?艾玛,你是谁?丽莎,你是谁?』
她现在不该管那么多,她本来应该继续教唆丽莎把所有人都继续…消灭…她确实是这么做的!
“除掉他们…丽莎!没有了他们,你会成为游戏的赢家!你会获得最后的胜利!”
-
丽莎举起枪,她又茫然了。
面前这三个男人,无一不微笑着看她。
“莱,莱利叔叔我……”她看着弗雷迪,口中满溢哭腔,“莱利叔叔…我有句话想和你说,你,你不是那个把我妈抢走的人,你和他不一样!我还记得你在我小时候带我出去玩…我那时认为你是好人……你就是好人!……但是,对不起了。”
律师消失在这个世界。枪口指向慈善家。
“皮尔森先生?……我知道你不是真正的皮尔森先生…还记得吗,在孤儿院里你对我最好了,你教我打架,虽然我总是打不赢那些男孩子……你还教我偷东西和撬锁,那个时候我…最崇拜你了,虽然我知道这么做我就是个坏孩子。原谅我,皮尔森先生。”
慈善家也不会再出现了。枪口指向厂长。
“贝克先生……爸,爸爸…爸爸!我可以这么叫您吗,我真的好想您……您知道吗,我最大的梦想就是,就是,我多希望你就是我真正的爸爸。小的时候我们和妈妈是那么幸福,你给我买新裙子,你给我买玩具,我们那时……真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
丽莎含着泪开完了第四枪。
现在轮到艾米丽了。
丽莎的表情异常病态,她喘着粗气,像哮喘一样大口呼气,胸脯起伏频率毫无节奏,似乎她干枯的喉咙中下一秒就要呕出她的五脏六腑。她无论如何都下不去这个手,只是把手枪往地上一砸。
捂着额头的另一面强撑起身体:“丽莎你在干什么!”
“我不要!我不要她死!”
她是对我来说意义最重大的人……
-
“好的…丽莎,也许我们见过呢?”艾米丽走上前,伸手抚摸着喜怒无常,此刻只是颤抖着哭泣的小丽莎,“虽然我不记得我们之间曾经发生过什么事情,但是如果我真的曾经是莉迪亚…我相信我们一定是很好的朋友。丽莎,你真是我见过的有史以来最乖的孩子。我一定,会想办法帮你离开这个地方”
说着说着她也哭了,她记得丽莎坐在电椅上发懵的样子,她纯真而充满信赖的眼神,她站在门口…或是椅子前,她……
『丽莎,我一定会……带你走!』脑中记忆浮现,她记得自己曾经紧握她的手,说出过这句话。
“丽莎……?”
记起来了,全都记起来了。艾米丽把这个瘦得皮包骨的小女孩抱在怀里,她想起来了,她对不起这个女孩,她最对不起的就是这个女孩。
然而须臾之间,艾米丽的神情变得无比惊恐了起来。
“那可真是太好了。”艾玛拾起枪,将枪管抵在毫无抵抗能力的丽莎的后脑勺。
枪响。这个世界只剩下了艾米丽和艾玛·伍兹。丽莎的灵魂攀缘着进入了另一面的身体,她紊乱的精神终于获得了永久的平衡。
“现在,只剩下艾玛和艾米丽了,我的天使。”
“你听不出来吗,我身体里的三个灵魂都在诉说着…”
“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
“艾米丽,你的任务完成了。”
艾米丽一点都没有什么完成任务的喜悦,她看着面前的枪口,丽莎逐渐冰冷的躯壳还挂在她身上。
开枪。一切停滞于这一秒,之后逐渐崩坏,所有事物回溯,一切又回到原点。
一股灵魂却冲破世界的循环屏障,回到了她世纪之前的身体之中,与其融合一体。
-
“不!不不不……”莉迪亚一个激灵醒了过来,她刚才做了一个很长很长的梦,她梦见自己生活在一个奇怪的年代,那个年代起码牵扯到了一个世纪之后。
她在醒来之前一直听见一个名字……艾米丽,她在丽莎的日记本里见过,目前的观察结果表明,丽莎的分裂人格之中有个叫做艾米丽的医生。
她还梦见了丽莎和另外两个和她相仿的女孩,但是最后的结局,除了一个女孩,无人生还,她梦见那最后一个长相越发模糊不清的女孩朝她开了一枪。
但这些不重要。她望着火车窗外不断向后跑去的风景,又看着旁边靠在她肩头睡着的丽莎。
没错,她带着丽莎逃跑了。就在那些如发病的流浪狗似的人来砸门的那一天晚上,她从后门脱了身,她早该想到那个死去产妇的事情是瞒不住的……她一个人制止不住一个女人的死亡…她看着那个女人的脸上的惊恐化为了无限大……听着她的呼吸…停止了…停止了…再也不继续了……算了,她现在不应该想这些。
莉迪亚把丽莎又往自己怀里靠了靠,抱着她,亲亲她的头顶。
作为一个年芳二十四的少女,收养一个女儿未免太早了些,更何况以丽莎的年龄最多只能当她的妹妹,不过谁又想管这种事呢?
梦中的影像渐渐模糊,记忆中只留下了两个人名,艾玛·伍兹和艾米丽·黛儿。我必须得从给丽莎无穷无尽的治疗中回回神了,今后我们要开始新的生活。莉迪亚想着,伸手抹去丽莎嘴角流下的口水。
“小甜心,睡吧。”她现在感到无比地坦然,哪怕得知自己因为一次致死的医疗事故和“绑架”疯人院病人被通缉。只要和丽莎待在一起,她就会觉得她做这一切事情都是这么心安理得。她是如此地爱着丽莎,就像一个母亲爱着女儿,如同一个长姊爱着她的妹妹,又似一个教师爱着她的学生。对,她相信丽莎要看的东西还有很多,她还有很多应该学习的东西。
火车开得不是那么的快,但足矣带着她们逃得远远的,金属车轮摩擦咔哧咔哧作响,车厢摇摇晃晃的,虽然皮质座椅的外皮有些开裂,虽然破损的窗帘根本拉不过生锈的滑轨,但是比起几天前的餐风露宿,这里简直太舒服了。
在这一片祥和中,丽莎却在一次剧烈的发抖后睁开睡眼:“莉迪亚!莉,莉迪亚!莉迪亚……”
莉迪亚即刻把丽莎紧紧拥入臂膀,心中隐隐作痛:“我在的丽莎,我在……我在这儿……”
“莉迪亚……呼…我们现在到哪儿了?我们去哪儿?”丽莎从迷糊的状态中清醒了过来后又像莉迪亚刚才那样,望着窗外的晨光,她们两个都已经很久没有看过这般景象了。同时看着窗外的二人的对话生生暂停了十几秒,莉迪亚才回答她:“那得看…丽莎想去哪里呢?”
“我……”
她想要艾米丽。
“丽莎?怎么了?”莉迪亚碰碰呆滞的女孩的肩膀,对上了她逐渐暗沉的目光。
“艾米丽呢…艾米丽呢……?”她重复着这个问题,又恢复了她在疯人院里神智反复无常的样子,口中絮絮叨叨。本来她这幅样子,在疯人院里多半会被抓起来再被电一次,但是在这里等待她的只有一个时刻待命的拥抱,它温暖,柔和,无比真切,来自于莉迪亚。
医生把她因抓狂乱挥的双手温柔地握住,另一只手揽过她的身体。令人欣慰,她再也不用和院方争执丽莎的治疗方式这个问题了。不过现在莉迪亚只能蹙着眉,虽说不必再让她受皮肉之苦,可是她对这个即将被折磨得屈打成招,从而成为彻底的疯子的女孩有些束手无策。
突然,莉迪亚的眼睛发亮了起来,她放缓了声音,附在丽莎的耳边低语:“那,我从今往后就是艾米丽了,好吗,我的小艾玛?”
丽莎,噢,现在应该叫艾玛了,在再次陷入癫狂的边缘平静下来,露出一种不知道是感激还是顺从的笑。
“艾米丽。”
“嗯,是我呀。”
两个被世界抛弃的女孩,在这节狭窄而又闷热的火车车厢中紧紧依偎着。其实她们在哪里,在干什么,又有什么问题呢?她们已经拥有彼此了啊,她们都到家了。
火车还有一段时间才能到站,抓紧时间睡一会儿吧。
-
灰头土脸的女孩在虚无当中醒了过来,身后是欧利蒂丝的废墟。刚才发生了什么,她都不记得了。只记得现在她身上兼备了三个灵魂,本来相互冲突,现在互相融合。然而她找不到艾米丽,哪儿都没有,活不见人死不见…不一定是死了,她或许去了别的地方?
『我是来自哪个……时代的?』
『我是谁……』
『为什么会在这里……?』
记忆中的一切都开始模糊,包括疯人院,包括庄园中循环过一次又一次的所有事件,包括孤儿院中受过的欺凌,她永远会被抢走的最后一块面包,皮尔森先生不为人知的凶神恶煞,包括那个男人和母亲过于亲密的样子,母亲的字条,上面的“对不起”,或者,父亲,父亲的背带裤,父亲的话,父亲最后的背影……
-
…包括儿时在医院里听见的噩耗,包括父亲那晚醉醺醺地开车离家再也没回来,包括她和玛尔塔姐姐第一次见面,包括她们在她成年那天一起爬上屋顶聊天,包括,包括她们从小互相整蛊而开的小玩笑,包括大学里的教授的同学们,他们都管她叫小园丁,包括那天在密涅瓦植物园……
-
『我是谁?』
“你是一个要帮助天使赎罪的恶魔。”
-
未完待续

评论(15)

热度(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