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笔Dash

百合博主。甜饼文手。cp滤镜厚度1000米,角色滤镜厚度10000米。过过过过激百合。
女孩子是世界珍宝。艾米丽是我的可爱。
elsanna/whiterose/エマエミ挚爱

【空盲】LEFT BEHINDS(十)

【这是我第二次码这一章,因为第一次码字,码到一半,不当心删掉了,心态爆炸。】
【啊~随着故事进行~海伦娜和玛尔塔互相之间的潜在情敌~越来越多了~太~真~实~了~】
【我知道小特很惨但现在写到的所谓惨只是一方面x】
-
说起贝坦菲尔…团,长,对,“团长”,这件事情,真不是什么美好的往事记忆,这任命过程,不那么顺利,也没咋愉快。
还记得那天早晨,玛尔塔刚刚得知班恩打算让她接替自己当下一任团长时,她正在吃早饭,听见了这句话,两股白花花的牛奶“噗嗤”一声就直从她鼻孔里喷了出来。嘴里的所有液体倒流出来溅了一桌,又搞得一股酸劲从鼻腔直冲脑门,现在想想还可以让她回忆起那种一瞬间的头晕目眩,玛尔塔牌人体喷泉,彻彻底底的酸爽。
而她没有顾得上她满脸的牛奶和火辣辣的鼻子,一回头对班恩老师表达出了她直截了当的怀疑:“什么?!”
简而言之,那时还是个团长身边的副手的贝坦菲尔小姐怀疑自己耳朵坏掉了。
“可是老师,为什么啊,明明有很多比我更优秀的人,比如萨贝达队长,我都打不过他来着!其他的一帮大男人也都比我强壮…”
“哎,玛尔塔,你要知道,一个人打不打得过谁或者肌肉多少,和这个人的领导才能是没有什么直接联系的,要当好一个领导者,你更有天赋。你很有组织能力,又有大局观。好了,现在让开。”腰上系着围裙的班恩把玛尔塔拽到一边,塞过去一张面巾纸好让她擦嘴,端起早餐盘,用抹布把桌子擦干净。
“我,我还…年轻?为什么不考虑考虑那些年纪大点儿的人?”玛尔塔把脏纸团递回给班恩,双手岔在胸前,想着任何可以挽回的理由。
“等你当上团长后啊,我就不会管你那么多了…”这次班恩干脆就不解答玛尔塔的疑问了,继续做着手头上的事情,自顾自地点点头,收走了玛尔塔空掉的牛奶杯,“申请书我已经替你递上去了,以你的才干和这几年来的军功,又由我亲自举荐,你一定可以的。”
说着班恩转过头来,玛尔塔的脸色却并不好看:“其实您……还是很在意那个预言的吧,你还是觉得我是预言里的那个人!但是佩雷兹叔!你知道的,我讨厌那个预言,我根本,不想!不想当什么神选之子!我也不想当什么团长!”
“玛尔塔,这和预言没有关系,但是血猎组织需要你这个年轻力壮的人才,作为我们的骨干,我们的头领。玛尔塔,你一直都是个出色的猎人。”班恩尽力地解释着一切。
不过显然,这会儿心浮气躁的玛尔塔听不进去任何东西,她拍拍身上的奶渍,穿好筒靴披上外套打开大门,背对着屋内停在原地。
“玛尔塔,你要知道这是你的宿命,而且大总部那里本来就对你赏识有加,不要为了私人小事而放下集体利益,我从小就是这么教你的。”
“我不相信宿命!”听着耳边的逆耳忠言,抠紧了手边的门框,玛尔塔咬牙切齿地喘着气,“我爸妈的死…不是什么私人的小事!”
说完她重重地关上了门,去马厩里牵出了霍沃思,头也不回地离开家前往兵营。班恩从窗口望去,那个日渐叛逆的马背上的大姑娘正不停地用衣袖在脸上擦着什么。
长叹一口气后,班恩回想起了她小时候的模样。他看着她从一个娇生惯养的爱哭的大小姐,因为某些比成年人更加远大的目标,放下了同龄小孩的玩具,拿起了真刀真枪,年仅11岁就开始和比她大十岁八岁的新兵一起训练,小小的胳膊拽起了沉重的长弓,学习开枪,学习用刀剑…她是班恩最得意的门生,但就是这急躁又没耐性的脾气她从没有改掉过。
但是班恩相信她会想通的。
-
“而且在那之后她确实想通了,她的责任心是从不会让人失望的……啊,找到了,你看,这是玛尔塔小时候的照片。”班恩从抽屉里翻出一本有股霉味儿的牛皮相簿,翻书时脆脆的纸张喀啦啦地响。特蕾西饶有兴趣地凑了过去,泛黄相片上的玛尔塔怯生生地抱着一杆比她人还高的长矛,穿着一套不合身的装备站在训练场上。
这简直可以用不伦不类形容的一幕真是太逗了,玛尔塔竟然拍过这么傻气的照片。特蕾西忍不住笑出了声。
“那天是我第一次带她去兵营,结果她趁我不注意偷玩猎人的装备,看她穿着玩倒有点儿意思,就给她拍了张照。”班恩对于那次意外收获记忆犹新,“我本来以为我应该好好地呵护她,绝不让她上战场,谁知她恰巧在这方面表现出了极大的天赋。她对每一样武器都表现出兴趣,我就一件一件教她使用,都是看一遍就会了,她像你这么大的时候…”
-
所以说,特蕾西为什么会站在这里听班恩喋喋不休?
很长时间之前就听玛尔塔随口抱怨血猎组织的入口机关出问题了,但是对于这种事情特蕾西的忘性有点大,一直没有怎么在意,直到一天前佩雷兹前团长给她打了个电话,她才把这件事写入便条贴到墙上。
在帮玛尔塔照顾了四十多分钟那只吸血鬼以后,她回店里地下室补了一觉,一起床就发现已经马上要中午了,迷迷糊糊的时候抬头看了一眼墙壁,就顺带过来把机关修缮一下。
修好后她也不急着走,她还有点事情想弄清楚。
“你看这张是玛尔塔刚成年的…”
“谢谢您,班恩先生,能知道玛尔塔的童年经历我非常高兴。但是我有点问题想在您这里…确认一下。”她不确定要不要问出来,“玛尔塔真的向您请示了有关收留吸血鬼的事情吗?”她的声音压得很低,除了他们俩没人听得见。
“啊哈哈,这个啊。”
-
“我…抓到一个吸血鬼俘虏,要是您足够信任我,让我把这个吸血鬼当作诱饵,一定会有更多吸血鬼来找她……请您一定保密,我不想让这件事闹出太大动静。”
一听就觉得有问题,因为她说这段话时,就像一个演讲者没打好草稿。班恩向玛尔塔递去一个半信半疑的眼神,玛尔塔因为她拙劣的撒谎技巧常常在这方面吃亏,她向来心直口快,想要瞒什么往往瞒不住。
但是这不代表班恩不能顺着这个话题陪她玩玩儿:“噢?这样吗?”
“是,是。”玛尔塔堆着一个僵硬的笑脸,露出最标准的八颗牙齿。
“那不知道你有没有空向我说明一下,一个向来见着吸血鬼就杀的血猎,怎么会突然那么策略性地在家里留着一个吸血鬼啊?”
看似镇定的玛尔塔顿时慌张起来。糟糕,暴露了。
“别担心,这不是你的问题。好了,向我介绍一下,一个能够让玛尔塔都不打算杀掉的吸血鬼,是何方神圣啊?”
-
这个结果倒是让特蕾西挺不意外的,玛尔塔没有骗她,她真是高兴极了,不过她有了个新的问题:“您怎么对玛尔塔收留吸血鬼的事情,一点反应都没有?”
“啊……收留一个想要保护的生命,本身就是没有错的,收养的是人类、吸血鬼、小动物…有什么本质区别吗?人类可以收留其他物种的生命,其他物种也可以收留人类。这是因为,对生命的怜悯,没有错不错对不对的道理。”
说着,班恩伸出大手拍了拍特蕾西的头顶,一番话把特蕾西说得云里雾里的。出于尊敬,她极其敷衍地“嗯”了几声,一边把手上的相册往回翻。
厚厚的相册里满满地承载了岁月的流逝,照片的主题渐渐从玛尔塔回到了班恩年轻的时候。他青年时期成为了副团长,然后当上了团长、他刚入伍时年轻力壮的样子、他小时候被蚂蜂叮得满脸包的样子……
相簿被来来回回翻着,时间也似乎随着它倒带、播放,而在一张照片上,特蕾西停下了翻页的手指。
“这,不是我父亲吗?”她抚摸着泛黄的黑白照上那熟悉男人的脸庞,父亲旁边还站着两个同样年轻的男人,其中一个正是她身边的班恩大叔。
照片上的那个小青年,已经成为了略显苍老的中年人了:“是啊,我和你爸马克一直都是很好的朋友,这世界上难道有一个拒绝和死党合照留念的理由?哎…我常常想着如果他还在就好了,我相信你也一样。”
“嗯……嗯。”但这会儿特蕾西没空怀念她老爹,因为她的注意力又到了照片中另一个男子身上,“那他是谁?我从来没有见他出现在营里的任何地方。”
闻言,班恩憨憨地大笑起来:“你当然没见过了!”随后他的语气又沉闷了,“他可是在你出生前两三年就失踪了。”
“真不好意思……那我可以知道一下他是谁吗?”
面对这么一个可爱少女的追问,班恩没有拒绝的意思:“这是我的一个老朋友,当然,也是你爸的老朋友,我们那时都管他叫心眼,他射箭百步穿杨。他在二十年前的一次任务中失踪了,再也没有回来。”
“心……眼?”乍一听真是个富有阴柔之美的绰号。
“智慧之眼!拥有最清亮的眼睛!”班恩一挺胸脯,一副被勾起热血回忆斗志昂扬的样子,“他可是在我之前的前一任团长。”
“这位心眼失踪了,所以你,接替了他?”
“算是吧。”看得出来,班恩并不喜欢这种被迫交接职位的理由。
特蕾西发觉话题越来越沉重了:“时间不早了,我还是不打扰啦。再见,班恩先生。”
“再见。对了,下次见着玛尔塔记得和她讨论一下秋季征兵的事情。”
-
她们很快就见着了,就在特蕾西从这走出来回店路上,就在玛尔塔刚把海伦娜从诊所送回家,从家出发来这的路上。
“呃……”她们异口同声地想找话题。
“啊,你等一下。”玛尔塔从腰间摸出一个钱袋子,“这是修表的钱,还有做拐杖的钱!不知道够不够但是…我非得给你不可了。”
这两人当中通常是玛尔塔比较容易犯浑,但是现在轮到特蕾西摸不着头脑了:“我,没有问你要过钱啊?”
『我不会问你要钱的,这都是对你的报答啊,玛尔塔,你在想什么,是你把我从暗无天日的未来中拉回的正轨啊。』
在昨晚过后,特蕾西有些自我怀疑,她到底为什么对玛尔塔生气呢?真的是因为她听玛尔塔说过她最痛恨吸血鬼,现在却非常前后矛盾地和海伦娜关系那么好吗。
『我看见玛尔塔和海伦娜…亲密无间的样子……明明她们才认识没几天……我呢?我和玛尔塔…我和她……等等,我是在…』
顷刻间脑海中掠过无数想法的特蕾西连忙抢下了玛尔塔的钱袋:“班恩先生说秋季征兵…要到了,呃…尽快。”说完她就逃走了。
“等等小特!你这算原谅我了吗!”玛尔塔大喊着,特蕾西却已经跑得无影无踪。搞不懂她。玛尔塔耸耸肩前往组织的入口。
-
三天过后,拄着盲杖下地走路的海伦娜有时还是有些摇摇晃晃的,虽然表面上的伤口已经愈合,但是那天她在后山这一摔对于身体的各种损伤都挺大,剥夺了她身上的大部分气力,常年贫血使她的恢复速度减缓到了最慢值。她在卧室里往前一步步挪动着位置,全身毫无征兆地瘫软下来,不当心倒在玛尔塔身上。
“对不起!我…”海伦娜惊慌着想站起来,却被玛尔塔摸了摸头:“还是好好休息比较适合你,不用这么着急,想去哪里就告诉我,我扶你过去。”
看着海伦娜战战兢兢的样子,玛尔塔经常会好奇,她曾经到底是生活在什么样的环境里,才会让这个本应该有自己的自主意识的小女孩,活得那么自卑又胆小呢?“我,我想去后院吹吹风…玛尔塔不想的话就算了。”她对自己做的每一件事情,都似乎有些迟疑。
突然冒出了一个好点子的玛尔塔抿着嘴忍住笑意,故作正经地对海伦娜说:“啊,说到出门,我再过个十五分钟半个小时…什么的……确实是要出门的。”说着牵起小家伙的手,领她下了楼。
话音刚落,预料中的事情就发生了,一听说玛尔塔又要出去忙了,失望的表情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在海伦娜的脸上蔓延开来,细长的眉毛撇成了八字形,牵着玛尔塔的小手也缩得紧紧的:“啊…是吗…”
“没错。带你去镇上转转。”
“什,什么!?不不不…不去不去…镇上全都是,人类……”
“而且你面前也有一个人类。”玛尔塔戏谑地轻轻戳了一下小鬼的脑门,又捧着她这些天圆润了不少的脸颊,“有我保护你呀。”
半个小时后,家门打开,走出来的首先是换上日常便服披上了外套的高个子玛尔塔,只在腰带两侧的挂了两把小刀,还带了一把手枪,武器全部被她好好地盖在外衣里面,根本看不出来。
高个子后面不情不愿地跟出来的矮个子海伦娜,还是披着玛尔塔的披风遮住自己的耳朵,身上穿着一套过大的衣裤,脚上的大靴子也拖沓着。一阵风吹过让她冷不丁打了个喷嚏,抖抖麻烦的长袖子露出手来,抓着盲杖提着裤脚小跑过来抱住玛尔塔的手臂。
其实这个小鬼在家里闷久了还是很想出去逛逛的吧,不然之前也不会一个人跑到森林里去,也不会每天晚上安安静静地坐在后院里,手里抱着的番茄都忘了吃一口。玛尔塔微微弯下腰帮她整理一下她耳边的头发,又蹲下把过长的裤脚挽到了海伦娜脚踝的位置:“这样就好了,走吧。”

评论(20)

热度(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