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笔Dash

百合博主。甜饼文手。cp滤镜厚度1000米,角色滤镜厚度10000米。过过过过激百合。
女孩子是世界珍宝。艾米丽是我的可爱。
elsanna/whiterose/エマエミ挚爱

【纯园医的校园pa】睡在我上/下铺的兄…姐妹

由于看见校园pa大多数是主杰佣副园医,我很不爽x所以我励志要码一篇纯园医的校园pa,其余没有什么cp向了吧xx
正经东西写多了,我一定要再沙雕一下x
虽然还是涉及微量的空盲x
都是沙雕短篇,而且没有下文xx
.
①宿舍里的稻草人
因为某个连作者都不知道的疾病而休学了两年的艾米丽,今年刚刚才开始她的高中生涯,拿着行李走进了宿舍楼打量着周围,周围都是本该两年前就遇见的一切。如今她也许要成为这个年级最老的学生,还指不定会不会有人给她起个“老女人”之类的外号。
在这些个房间中行走了一阵子后,艾米丽终于找到了自己的房间。现在她只需要打开门,向新室友打个招呼,把行李放好就行了。
“……——对不起我走错了。”艾米丽看见房间里一个魁梧的身姿后,立刻退出了房间,退后看一眼门牌……没走错啊。
“啊?你好。”一个天真可爱的女孩,天真可爱地(词穷)向她打了个招呼,手边扶着一个等人高的稻草人。
艾米丽翻了个白眼:“这不会是我们的第三个室友吧?”
“谁说的!这儿有俩大活人!我叫玛尔塔,她叫海伦娜。来,小瞎子,和新朋友问个好。”
玛尔塔看起来这么奔放又健谈,相比之下一边的海伦娜只是默默地合起了一本全都是凸起的小点点的盲文书,扶了一下鼻子上挂着的毫无意义的眼镜:“说多少遍了,别这么叫我。”然后循着艾米丽声源的方向说,“你好,我是海伦娜,是个盲人。现在正在尝试和正常学生一起生活,我会试着和你们好好相处不会麻烦你们的。”
“那这位是……”艾米丽看着面前老熟人似的两位,社交有点障碍的她尴尬得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艾玛,艾玛·伍兹。”少女安顿好稻草人后立刻转身开始了自我介绍。
艾米丽僵硬地笑笑:“你们好,我叫艾米丽·黛儿。”
“好的!你好!艾米丽————!!!!”艾玛和玛尔塔一齐用掀翻天花板的气势说道,呼声响彻整个宿舍楼。
虽然并不知道是为了什么,总之,艾米丽被这过于热情的欢迎仪式吓着了。
斯凯尔克劳先生。艾玛在当天睡前是这么向艾米丽介绍的,这是她从自家花园里带来的吉祥物。现在的下等学生已经穷到这个地步了。艾米丽似乎是嫌恶地皱了下眉头,但不知为什么她的内心告诉自己,她对这个睡在她正上方的女孩讨厌不起来。
『这就是我和艾玛第一天见面时发生的事情。』艾米丽放下了手中的笔。
“亲爱的你在写什么?”
“写点上学时的回忆录,怎么了?”
.
②艾米丽和『伟大的事业』
所有的科目里,最令作为优等生的艾米丽感到挫败的是体育。那及格线对她来说就像是海军的入伍标准,运动员训练的标准,跑步要跑到某急支糖浆广告里面那只豹子的那种速度,不可能吧。
都说一种人,叫四肢发达头脑简单。这句话可以拿来形容她的好朋友艾玛,但是她并非全是头脑简单,只是心思通常不放在死板的课本上,而相对的体育恰是她的强项,灵活精瘦的艾玛上蹿下跳活像只小猴子,连爬树都会。
而艾米丽恰恰相反,她是除了海伦娜之外,全班上下把“死读书”执行得最彻底的人。缺乏锻炼,也经常因为看书入神不好好吃饭,久而久之变得又白又瘦,胳膊甚至可以打个“检疫不合格”章,在体育课上弱不禁风,跑两下就喘得不行,长跑终点线的距离,由她看去像是到了天边。
“艾米丽!加油!伟大的事业在等着你!!!”远处终点线的皮尔森老师比她还要着急,紧握着秒表对她发出完全帮倒忙的鼓励,他滑稽的鬓角也随他的动作一颤一颤的。“皮断…皮尔森先生,我去扶她一把吧。”艾玛实在看不下去了。
艾米丽沉重的脚步狠狠踏在地上,发出重重的“咚”的一声,二者间仿佛有什么深仇大恨,她累得早就没有了表情,酒红色的头发被汗水浸透,乱糟糟地贴在脸上。
“行,去吧。”克利切无奈至极,反正艾米丽已经不及格了,就让她不及格得体面点吧。
艾玛迈着轻快的步伐三两步就冲到艾米丽旁边,伸手抓住了再慢一秒就要摔倒在地的艾米丽。她却咬着牙不要命地向前跑,也不知道到底谁在扶着谁,艾玛就被拖着走。两人磕磕绊绊到了终点线,脸色煞白的艾米丽差点当场阵亡。
“4分27秒……没关系,比上次快了……负20秒呢!”皮尔森老师看了一眼成绩册。欲哭无泪的艾米丽腿下发软,扑在艾玛的怀里。“没事儿不就是4分多钟嘛,还没到五分钟呢!对吧对吧对吧,艾米丽最棒了。”
艾米丽恢复点体力后煞有介事地推开了安抚她的艾玛,但她现在就连走路的姿势都一瘸一拐的,擦破了的右膝盖就像不存在了一样,整条腿绷得直直的,看起来都很痛的样子。艾玛当然要跟着,而且要形影不离地跟着,一定要无微不至地好好侍奉这位天使——同时也是她的免费家教,借她抄作业的救星,夸她种花好看的伯乐……总之就是天使。
伟大的事业在等着我。艾米丽自嘲地想。
“你早就是个伟大的人了不是吗。”艾玛安慰她说,也不知道是不是在灌毒奶。
.
③没人看得懂的手语
艾玛太讨厌历史课了。她并不讨厌历史,但她太讨厌历史课了,因为她太讨厌他们班历史老师了。
弗雷德·莱利,又是他们的教导主任。一个戴副圆框眼睛长着龅牙的轻佻男人,一看就知道是单身,因为看着他这模样就知道他肯定找不到女朋友。他明明只是个应该好好给学生讲“哥伦布和拿破仑有什么区别”的老师,但他叨叨叨、叨叨叨、叨叨叨的样子让他看起来像是个电视剧里的反派阵营里的律师。
“伍兹小姐,起来回答这个问题!”
他的语气似乎就是这么充满鄙夷,总是咬着艾玛的乡下出身不放,仿佛她天生低人一等。虽然艾玛家里完全不穷,甚至可以用衣食无忧形容,她爸也是个当地的小厂长,但这还是改变不了她是个有着一头亚麻色头发和满脸雀斑的乡村女孩的事实。艾玛敢怒不敢言,也没心思好好听课,但总而言之,她还是时刻注意着给艾米丽留下一个好印象。
“伍兹小姐!”莱利又大叫一声,一个粉笔头砸在熟睡的艾玛头上。
“哈?啊啊啊莱利先生?”她一擦口水手忙脚乱地站起身来。
“有两件事情标志着人类对世界的全新认知的开始,一件是文艺复兴,另一件是什么?”
艾玛脑子里嗡地一声,一片空白。
她沉默着,目光转向一边的艾米丽。
艾米丽连忙把手摊平,像船开过海面那样直直地在身前平稳地画了条横线。
艾玛没看懂,皱了下眉头。
艾米丽马上更换了动作,双手抓着一条无形的绳索,好像在挂帆。
艾玛还是不知道她是什么意思。
艾米丽伸手像是在掌舵一样画着圈圈。
“……汽车的发明?”⑴
“出去罚站!”
艾玛不情不愿地晃了出去,估计下课前她回不了教室了。这时班里突然一阵骚动,紧接着艾米丽也跑出教室和她一起罚站了。
“你、你怎么来了?”
“我怎么就不能来了。”艾米丽反问道。
刚才艾米丽在班里埋头装睡,被莱利先生叫起来后头都不回默认出去罚站了。尽管艾米丽的成绩很好出身也好,莱利本没有罚她的意思,但看着这娇气的大小姐跋扈的样子他还真不好开口。
……但要知道艾米丽经过和艾玛那么长时间的接触,已经完全不是把自己和下等人划清界限的人了。这些便是专门表现给莱利先生看的,座位中的其余知情人士例如奈布和玛尔塔已经在肚子里憋笑了八百余次。
再看走廊里的两人已经悄悄地低声聊起天来。
“我刚刚是什么意思就这么难懂吗?”艾米丽低吼道。
艾玛一脸无辜,她可是一个什么知识点都背不出来的人,大部分是出于对那个龅牙的反感:“对,太难懂了。”
不过她还是要感谢艾米丽,毕竟这全班除了她,都是一帮见死不救的东西。
.
⑴:艾米丽的意思是“新航路开辟”,但艾玛就是没看懂她什么意思。
.
④皮尔森先生和莱利先生
“你就这么把两个小女孩轰出了教室?!你太残忍了,简直不是人!”克利切狠狠拍了一下弗雷德的办公桌,桌上的热茶都晃得洒出来了一些。被发飙的克利切吓得不轻的艾玛和艾米丽,一声不响在他身后直直地站着,完全没法说话。
刚才就在两人在走廊里高谈阔论起“莱利先生的牙齿有多可笑”的时候,这位好好先生,她们的体育老师,据说以前是孤儿院里的社工,又名女性之友,克利切·皮尔森先生,路过了这里。他看见了“冷冷的雨在脸上胡乱地拍”的艾玛和艾米丽,就走过去问她们发生什么事了。
“我和艾玛上课睡觉被莱利先生赶出来了。”“……你上历史课睡觉?…哦,我不说话。”艾玛质疑到一半被艾米丽狠狠踩了一脚。
“我明白了……你们跟我去我的办公室坐会儿。”
于是下课后就发生了刚才的那一幕。
“怎么了,我在我的课上管教学生的方式不用您管吧?”
“你想打架吗!!”
艾玛噗嗤地笑了出来,名不虚传,皮尔森先生气愤的最高境界——你想打架吗。
“不想。”
“你在藐视克利切?!”
但是最后两人还是打了起来,艾玛拉着艾米丽的手趁机跑了出去。
“真是对冤家…他们不会受伤吧?”艾米丽似乎是很关切地说道。
艾玛却一拍她飞机场般的胸脯:“这不会的,皮尔森先生那么厉害一定控制得好手下的力度,最多把弗雷德的牙打断嘛,那不正好?”
艾米丽被逗得掩嘴咯咯笑了起来。
在妇女之友和兔牙律师打完一架后,这件事就算翻篇了,因为莱利知道要是他再找那俩女孩子麻烦,他被皮尔森按在地上摩擦的事情就会立刻被捅出去。
.
⑤恋爱狂想
看着远去的老爸的卡车,和上面被学校勒令必须接走的“违禁品”斯凯尔克劳,艾玛恋恋不舍地挥了挥手,艾米丽看着这一切的生离死别,忍不住开口:“这位稻草人先生就对你那么重要吗?”
“那当然,我十岁生日的时候,我爸给我在地里划了我人生中第一块花田。我告诉你,我从前都是在花盆里种花的,都快高兴死了!我爸就给我扎了斯凯尔克劳,他帮我赶乌鸦,可敬业了。”一提到她的老父亲,艾玛总是滔滔不绝。
从来没碰过农具的艾米丽突然就对艾玛经常向她描述的田园生活向往了起来。
“我12岁的时候甚至把他假想成了我男朋友。”艾玛忽然理直气壮来了一句,喝水的艾米丽把满嘴凉白开喷了她一脸。她诧异地看着艾玛,同时心情复杂地掏出纸巾给她擦着脸上的水渍,嘴里还是呛着了水,问她说:“你这特殊爱好也太吓人了吧。”
艾玛翻着白眼,等到她脸上最后一颗水珠被擦干净后才开口:“就是类似于过家家的那种而已!你那么大惊小怪干什么。”
“吓死我了,就是吓死我了。”艾米丽理直气壮。
“怎么我就吓死你了,对你又没有损失。”
“嗯……你似乎没有什么恋爱观念啊。”
艾玛也不输气势同样态度坚决:“那又怎么样,我还年轻,大学毕业再谈不急!”
『艾米丽日常年龄躺枪(1/1)』
“你就没有假想过,理想型的?”艾米丽假装自己没有比艾玛大两岁的样子试问道。
这个问题倒还真难住了艾玛,她抬头望天思考很长一段时间:“那得温柔贤惠会关心我体贴我照顾我把我当老祖宗供着。”
“那简单,花钱请保姆。”艾米丽毫不犹豫吐槽道。
“你说得挺简单,反正我就是想象不到我会谈什么样的对象。”
相比之下艾米丽的观念就成熟多了:“我好像可以稍微想象一下。可以给我一个肩膀倚靠着,或者在情人节送我一些心意为重的小物件,比较有幽默感,还黏我…”
她说到一半身边突如其来的温度却打断了她的思绪,是艾玛不由分说地就扑了上来在背后抱着她,手臂死死勒着,还大言不惭地:“嗯,黏你,有幽默感,肩给你靠,明年情人节给你送我自家种的玫瑰花。”
“……松手!”艾米丽急于扒开对她动手动脚的艾玛。
“反正我就是不想找男朋友。”艾玛就当没听见一样咕哝着。
毕竟有个准女友还在考虑范畴里面。
.
⑥熊孩子和熊高中生
我们来好好观摩一下,咱们的伍兹小姐,咱们可爱的伍兹小姐,咱们可爱的最让老师头疼的伍兹小姐,咱们可爱的最让老师头疼的年级杠把子伍兹小姐,被一个熊孩子逼疯的场面。
“兔崽子给我站住!那是我女朋友给我的!”
“谁是你女朋友。”旁边的艾米丽无奈轻叹一声。
好,在这儿停顿。
——这个大概是艾玛一半多身高的小孩叫特蕾西,是瓦尔莱塔老师的表哥的邻居的亲戚的远房侄女。今天她爹妈没空照顾她,几经辗转送到了瓦尔莱塔那里,而她现在要去外校做讲座,又转交到皮尔森老师这儿来托管。
在这儿快退。
在十分钟前,也就是放学十分钟后,立志补习体能的艾米丽,和算是半个陪练的艾玛,还有刚送海伦娜回了宿舍出来打篮球的玛尔塔,三人来到了体育馆。
皮尔森连女朋友都谈不到,怎么可能有法子对付小孩儿呢?他就把她带到体育馆里来让她自己耍,就有了这个十岁不到的小孩,在一大群人高马大的高中生之间,无所畏惧地疯玩的画面。端着一碗用办公室里的洗涤液做的泡泡水和一根吸管吹着泡泡,肥皂泡掉在地上形成水渍,所以就是这样了,艾玛踩在上面不当心滑了一跤。
滑一跤就滑吧,就当是吃一堑长一智,到时候不要再犯傻了。
为了安抚身心受伤的艾玛,艾米丽从口袋里掏出了中午吃剩的饼干递给她。
在这儿停顿!
慢动作播放。
没有人看清楚这块本来好好地被艾玛握住的饼干是怎么消失的,反正三人回过神来时,特蕾西拿着它已经跑远了。
好了,前情回顾完毕,继续吧。
“兔崽子给我站住!那是我女朋友给我的!”气急败坏的艾玛如同离弦之箭飞了出去。
相比之下冷静得很的艾米丽,和没搞清楚状况的玛尔塔都只是站在原地。
“那个——我还有一块,本来留给海伦娜吃的,要么?”玛尔塔把自己那块拿了出来。
艾玛停下来看了一眼,并抛下一句:“不稀罕你给的!”又跑出去了。
玛尔塔的五官顷刻间扭曲了那么一下,难以置信地看着旁边的艾米丽。
难道这就是友…呸,爱情的魅力?
.
⑦惩罚游戏
这属于冥冥之中的潜规则,那就是大家都以为海伦娜的世界就是一片黑暗,闭不闭眼睛并没有本质区别,也没有考虑海伦娜竟然会失眠。
从上铺翻身一蹦就跳下来的玛尔塔把上下铺的整张床晃得咔咔响。
“玛尔塔,你要去干什么?”黑暗中冷不丁地传来了海伦娜天生带着空灵或者幽怨的声音。
“去厕所。”相比之下玛尔塔的声音才是正常的刚睡醒的样子,听着就口干舌燥的。
“噢。”海伦娜呆呆地看着…看不见,反正就是仰躺着回应一声。
对面床位上铺的艾玛翻了个身:“海伦娜,你已经从两个小时前开始就保持这个表情了。”
“嗯?你怎么知道我一直这样?”
“修仙玩手机,了解一下。……又死了。”
“你们都没睡吗?”艾米丽转过身来向上铺看过去。
“艾米丽?你又咋了?”艾玛趴在栏杆边往下看。
“明天就是圣诞夜了,我爸妈来电话说他们出差,我都不知道去哪儿过节。”艾米丽真的很懊恼的样子,愁眉苦脸的,她的眉毛皱得要拧到一起去。
依旧安详的棺材躺姿的海伦娜沉吟一会儿,突然坐了起来:“你们陪我聊会儿吧,我睡不着…”
今天晚上已经飞了十次天的艾玛把手机往床铺上一扔,转身爬着梯子下来,坐在了艾米丽床上:“要不然我们,玩游戏吧。”
“什么游戏?”被勾起好奇心的艾米丽也坐起身来。
“真心话大冒险,只有这个。”回屋的玛尔塔一副不耐烦的样子。
“诶?听起来很好玩啊…”艾米丽有些不解。
不以为然的玛尔塔说:“飞行棋都比这好玩,不就是低级趣味扒人隐私的玩意儿。你还记得你第一天到这里的时候我们两个……”
“啊,你们两个把我的名字吼遍了整个宿舍楼。”
“看。”玛尔塔递给了艾米丽一张牌:『大冒险:大声喊出下一个见到的对局之外的人的名字』。
噢……
“那可不一定,这游戏总能扒点儿正能量出来。”艾玛拿出一张纸,刷刷写了两笔,递给了艾米丽。
『大冒险:去你的上铺家里过圣诞节。』
玛尔塔伸长脖子看看:“……行啊你,不留痕迹啊。”
【艾米丽:???????】

评论(22)

热度(1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