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笔Dash

百合博主。甜饼文手。cp滤镜厚度1000米,角色滤镜厚度10000米。过过过过激百合。
女孩子是世界珍宝。艾米丽是我的可爱。
elsanna/whiterose/エマエミ挚爱

【园医】世纪之前(四)

作者:这文里会被我加不少彩蛋xxx如果有兴趣的话,找找?xx
.
“丽……丽莎!丽莎!不要跑!危险!!”
艾玛在找她自己,真神奇啊。
“快回来!别离开妈妈这里!”
艾玛自称她是她自己的妈,真神奇啊。
……所有的事都真神奇啊。
真神奇啊,艾玛竟然在追一个幼年时期的自己,那个叫做丽莎的缩小版艾玛还把艾玛当成了她妈妈,这是她这辈子遇上的最疯狂的事情。
但是艾玛生命里“最疯狂的事情”,自“跳下密涅瓦湖救漂亮姐姐”开始就被时时刷新着,刷新速度之快仿佛玛尔塔日她的推特主页……啊,世界真奇妙。
艾玛确实是这么想的:世界真奇妙。不出所料,看见这一切的艾玛希望自己的相机还在手边——军工厂里起火了!不是一般大的火,跳动的火舌直冲云霄,被映得蜡黄的月亮都要被它们舔舐到了,在空中摇摇欲坠。“一个军工厂,那么多易燃易爆物品,种那么多树干嘛。”艾玛冲进浓烟,一边抱怨着这地方实在不严密的防火工程。
密涅瓦军工厂的火灾。这场灾难的一切还原在她眼前,那么真实,真实得让她觉得…如此熟悉。
军工厂地形很奇怪,艾玛穿过一条还能勉强通人的走道,用尽全力大喊着:“丽莎——!!妈妈在这儿!丽莎!”
越来越热了。艾玛把衣衫领口的一颗纽扣解开,要不是里面只剩一件内衣,她真想把它马上脱了扔掉。
她在迷宫一样的火场里焦急地跑着,因为她总不见得放任一个和自己长相一样的小孩在里面活活烧死…虽然她自己应该也差不多了。啊……终于看见了,一个人影。
虽然看身形并不是她要找的丽莎,但她还是本着抓住救命稻草的心理,想着多救个人应该也好。
“先生!请问您……您…”
男人回头了,艾玛不敢相信,她真的,真的不敢相信。
这个男人是她爸爸,不对,应该是丽莎的爸爸。
父亲站在火焰中,定定地站着,满眼欣慰地看着她:“我的艾玛,长大了。”
“等等,你怎么知道我叫艾玛!这里难道不是一百年前,你不是不认识我吗!你女儿难道不是丽莎吗!丽莎不是……”艾玛没有问清楚,“轰隆”一声,爆炸一般的热浪把她推搡出去,里奥被吞噬在越发强烈的火光里。
艾玛坐在地上撑着身子,她有点没回过神。
“妈妈!!”身后传来了小女孩稚气的哭声,使艾玛一个激灵起了身。
“……丽莎!丽莎,过来妈妈抱抱,不哭……不哭。”
小丽莎趴在艾玛的肩窝里,大颗的泪珠往下滴着,打湿了艾玛的肩膀。
“爸爸呢……”
“妈妈没有找到爸爸,妈妈没用。”撒谎的艾玛低沉沙哑的声音蒙上了哭腔。
“丽莎,我也想爸爸……丽莎,我也想爸爸!!”
孩童的哭声令人心碎,她们紧紧相拥跪坐在原地,艾玛的心理防线最终崩塌,失声大哭的两人被淹没在了火海中。没过多久丽莎被浓烟呛得再也哭不动了,再之后她整个身体也不再动了,她即将窒息了。
又没过多久,抱着小丽莎的艾玛也呼吸不上来了,她的视野又陷入了黑暗。
-
假装自己是个蘑菇的艾米丽选手,已经在这家孤儿院门口的小树林里蹲点蹲了起码二十分钟。
刚才周围突然黑掉之后,她甚至以为自己瞎掉,还“哇”地大叫了一声,结果这么一吼,周围又亮了起来,她来到一条奇怪的林间小道上,通向这家气氛根本不怎么温馨的孤儿院。
所以,是什么使她维持这个不咋雅观的蹲姿如此之久呢?她看见门口有个拿着一个气球却迟迟不愿进门的小女孩,看样子和丽莎是同一个孩子。
但是!还有个客观原因:
艾米丽腿麻了,站不起来。
艰难地转了个身后她总算摇摇晃晃地换了个姿势,差点在地上跪下来,扶着树站起来后她长舒一口气。她又习惯性地拍拍裙子上沾染的尘土。说来也奇怪,这条白裙子几乎在每段记忆里都被弄脏了一次,但是每当记忆镜头切换,这条裙子又自动恢复一新,她的整个身体也是这样的,虽然已经在夜莺小姐设置的记忆世界里被困如此之久,艾米丽这么奔波,却没有什么非常劳累的感觉。
一切都像是做梦一样。
话说回来,她是不是应该去和丽莎说两句话?艾米丽有时会去院里的儿科门诊代班,对哄孩子还是懂点的。她忽然感到一种庄严,这个女孩的一个世纪后,她成年后的那样的女生,可是刚才英勇地跳下水救她的人呢……怎么那么拗口。反正差不多嘛!艾米丽不想再组织语言了。
艾米丽靠近时,丽莎仍旧紧紧攥着那个气球,对艾米丽视而不见,目不斜视。
“你好?”艾米丽使自己的声音尽量温柔,听上去健康绿色无公害。
丽莎双目无神地瞪了她一眼。
“小朋友,你是不是叫…丽莎?”
丽莎的神色突然变得彷徨了起来,她摇着头,像只受惊的小兔子。
“别怕……”艾米丽伸手想摸一摸她的头,丽莎却突然惨叫一声跪了下来。
那个瞬间,只听见“咔嚓!”,一阵白到发蓝的电流随着巨响顺着艾米丽的手把丽莎的头顶狠狠电了一下。
丽莎不停往后退到墙边,艾米丽也马上把手抽了回来。双方都惊恐地看着艾米丽的手。“……我,我不是故意的,丽莎。乖……”
“我不认识你!我不叫丽莎!!我现在要去找爸爸!”丽莎扔掉了手里的气球,发了疯一样绕开此刻在她眼中像是个老妖婆的艾米丽,冲进茂密的树林。
艾米丽跳起来拼命挽救马上就要飘走的气球,指尖在最后一刻把气球绳拉了回来,她把绳子在手上绕了两圈,跟着丽莎跑进林子里。这个树林里的道路很泥泞崎岖,除了天上略显狰狞的圆月月光,没有任何光源。
人生地不熟,艾米丽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和丽莎走散了。
……废话,当然肉眼可见了。
这个树林深不见底,每条路都长得一模一样!
极端路痴的艾米丽一回头,就被低矮的粗树枝甩了一个大嘴巴子。“唔……”她捂着被抽到的左脸颊,上面多了一道浅浅的划伤痕迹。
“到了下一段记忆里应该又会愈合吧……每次都这样,啊!嘶……”艾米丽触碰伤疤时感到一阵刺痛,紧接着在空气中闻到一股什么东西烧起来了的味道。
她抬头看着周围,在树林上空的一个方向,那一侧的天空格外的亮,又有滚滚的浓烟冒出来。
艾米丽顺着这个信号摸索了过去,终于回到了大路上,一条她似乎在哪里见过的大路……军工厂门口的大路。
艾米丽把气球系在旁边的枝丫上,自己又本着敢死队精神跑了进去——反正就算死在里面也只不过是进入另一个时空而已。
本来还以为是现代人编的……军工厂还真的发生过一场大火!
但是,丽莎真的在里面吗?她说过她要找爸爸。
“丽莎——!妈妈在这儿!!丽莎!”她听见了一个似乎是很年轻的女人的呼叫,耳熟得很。
丽莎的…妈妈?
漫无目的的艾米丽在火场中奔跑,随时提着可能会被火苗灼烧到的裙边,不管是丽莎的妈妈,还是艾米丽,她们都在找这个女孩。
“妈妈!!!”
终于,松了口气艾米丽看见了眼前的情形,有种如释重负的感觉。
丽莎扑在了一个看不清脸庞的女人怀里,顶着泪汪汪的大眼睛,抬头看着站在一边的艾米丽。艾米丽不知道说什么好,她还以为丽莎的妈妈真的和那个男人跑了呢,没想到还是来救了这个孩子。本来想去询问女子要不要和她一起逃出去,下一幕的画面却让艾米丽怀疑自己穿越进了恐怖片:
看着她的丽莎,本来是这么的正常,正常得她的眼睛还是一个小女孩该有的样子,但是下一秒她的眼睛睁得越来越大,越来越大,眼窝变黑变深,眼珠子都要瞪出来。
…………最终丽莎的眼睛,前后不到五秒便变成了两个骷髅似的大空洞,她瞬间化作灰烬消失在女子的怀中,女子应声倒地,昏了过去。
火光映现出的幻境若隐若现,艾米丽看着那个自称是丽莎母亲的女人,发现她如此眼熟。
她才不是丽莎的母亲,而是那个救了艾米丽的女孩子!!
艾米丽忽然头痛欲裂,这些实在是过多过猛的信息量把她冲得昏昏欲睡的,她双手握拳敲击着太阳穴,试图把这些涌进脑海的玩意儿清除出去。但越是这么干,这些东西越是混乱,越是纠缠,就差把艾米丽层层包裹,让她在里面窒息而死……
『艾玛!!!』
『别担心,我的孩子……』
『救救我……』
『你好!我叫艾玛·伍兹,是个园丁…』
『啊啊啊啊啊啊——————!!!』
『我们,绝不分开!』
“啊——!!!!”一般人的身体根本承受不住这等压迫,艾米丽甚至觉得自己的脑神经断了两根,她抱头号哭着,脑中只是映出一个她完全没有印象,却又声声召唤着她的名字——
艾玛·伍兹。
-
未完待续

评论

热度(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