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笔Dash

百合博主。甜饼文手。cp滤镜厚度1000米,角色滤镜厚度10000米。过过过过激百合。
女孩子是世界珍宝。艾米丽是我的可爱。
elsanna/whiterose/エマエミ挚爱

【园医】世纪之前(六)

作者:我要不停做底特律园医,这样你们就会粉我,然后看我的文章【QAQ】
-
她不觉得自己刚才看见的东西是真的,毕竟太邪门儿了,而且她才不相信丽莎会这么地……“英年早逝”?毕竟是这个世界的她自己,不生猛一点怎么行?
隐隐约约地感觉自己被什么人架了起来,起初双腿下面有什么东西一路硌着,感觉这地面凹凸不平,但是突然闭上的双眼隔着眼皮都能感受到一阵白光,她被拖行的路面也光滑了不少……她被什么人带进了室内。
艾玛被人摔进一个房间,这一下的冲击使她不得不清醒过来。
她听见身后的房门被关上,如果没听错,还有重重门栓被拉上的声响。
“啊……好疼。咳!!…”她还沉浸在刚才的火灾现场,想起丽莎那令她也难抑感情的哭声,她又开始难受了。
艾玛听见身后的房间角落传出声响,原来这个房间里还有别人。她起身走向墙边那张桌子,蹲下看看桌底。
……我去。
两张一模一样的脸对视着——相同的外貌,以及相同的情绪,不一样的是在桌底下抱头藏着的那个穿的是病号服。
“你是丽莎?”艾玛率先发问。
“啊?啊。”第一个啊表示结束神游,第二个啊表示肯定对方的猜测。
“好的好的…我可能有点糊涂了……”艾玛站起来的时候差点被桌沿磕到,她在房间里烦躁地转着圈圈,“你,你病了?”
“我本来以为我没病,看见你之后我觉得我可能有病……”丽莎面对一个和自己长得一样的女孩,说出的话很耿直。
艾玛判断着这里到底是什么鬼地方,觉得毫无头绪后只好发问:“这里是个医院?”“差不多吧,准确来说是个精神病院。”
精,神,病,院……精神病院?!
“你什么时候变成神经病了!”艾玛表现出的难以置信把丽莎吓了一跳。
“这里确实是精神病院…这里是我的病房。”丽莎的胆子看起来有点儿小,“对了,刚才外面一群人说我又跑出去了,所以他们都去抓人,我不知道怎么回事,然后你就被扔进来了。”
听到这些的艾玛一转身,她和丽莎的身高整整差了一个头:“我现在要证明一些内心的怀疑,所以听着,你今年多大了?”“14岁。”“我21。”
“那么既然这样,你应该懂事了。接下来我要问你几个问题,”艾玛扶着丽莎实在瘦弱的肩膀,“我是个你值得信任的人,我可以负责任地告诉你你没有疯,我不是你想象出来的。”她为了展示给丽莎看她是个活人,还抓住了她的手。“噢,我明白了。”
“你叫丽莎·贝克?”
“对。”
“你的父母都不在身边?”
“……是啊。”
“你爸爸叫里奥·贝克?”
“是的。”
“在密涅瓦军工厂里工作的?”
“他是那儿的厂长。”
“死于火灾?”
“不知道,大家都说失踪了。”
“其实你去找过他对吧?”
“我去过,但在工厂旁边昏倒了,当时浓烟太大,我还小,看不清。”
“你妈妈叫玛莎·贝克?”
“……没错。”
“所以……她去哪里了?”
“她和…一个男人跑了。”
“…………最后一个问题,你知道我是从哪里来的吗?”
“不知道。”
“……我也不知道。”艾玛突然泄气了,她觉得自己现在的所作所为和审问犯人没啥区别。话说,丽莎的人生经历可比她自己传奇多了,被抓进精神病院,这可是她想都不敢想的事情。她继续握着丽莎的手,不知道怎么继续这个话题。“说出来你可能不信……我来自另一个世界。”
“我当然相信,”丽莎却意外地乖巧,她看起来很信任艾玛,“艾米丽和我说过这些,她说她见到了艾玛。”
嗯?……艾玛?“怎么这么巧,我就叫艾玛啊。”艾玛疑惑之际去感觉手上的力道紧了不少,是丽莎加大了抓着她的力度。
“还有那个艾米丽是谁?我说……你,你,你怎么了?”艾玛和丽莎对上了眼,却发现了某些异样的事情。
丽莎的眼神有些奇怪。
丽莎看着她,眼中却透出了刚才完全没有的邪气,她一只手握着艾玛的双手,另一只手却抚上了艾玛的脸庞,这让艾玛非常不舒服。
她注视着丽莎,静待她的下一个动作,丽莎的上半身向她的方向过来,鼻尖贴着艾玛飞机场般的胸口,一路向上,又贴在了她的脖颈处深呼吸着:
“我在你身上嗅到了天堂的味道……”
艾玛吞咽着口水,她终于意识到丽莎并不是个她想象中的傻白甜。
“但是在天堂的深处透着地狱的怨火……”
这又是什么意思?
“天堂的天使制造的断壁残垣……”
这一切让艾玛不敢呼吸。
丽莎抬眼望着她,手指在艾玛身上划着无规律的符号:“你像个天使,却愚蠢地成为了恶魔。你身上有火焰与灰烬的气息,但是又是什么原因使它们死灰复燃?我感觉到,你已经经历了无数次死亡,至少,次数多于常人。”
艾玛没有什么想法,非得说些出来的话,那就是丽莎确实有病。
看着毫无反应的艾玛,丽莎不悦地皱眉,又补充道:“对了,你身上还有股湖底的水草味儿。恶心。”
“真是,非常,惊心动魄的演讲。所以现在放开我好吗?”艾玛的这句话就像从牙缝里挤出来的,她实在受不了目前两个人过于亲密的姿势,就算对方是另一个自己也不行。
中邪一样的丽莎突然猛摇几下头,又一次和艾玛对眼时她的眼神是如此无辜,她立刻推开了和她几乎就要亲上的艾玛,看着自己的双手:“我…不知道怎么回事,最近经常这样,可能我的脑子真的……有点问题。”
此时此刻艾玛认为丽莎刚才所说的东西有些……密思极恐。
“那个,现在马上就要五点钟了,待会儿有人来敲门时你千万不要出来。”丽莎给艾玛打了个预防针。
天公不作美,门栓突然被拉开,一个让艾玛和丽莎都觉得熟悉的人影站在门口。
“你们两个,都别动。”酒红色长发的女子看起来在强装镇定,她满头的汗已经说明了一切,“告诉我……《复仇者联盟3》的故事梗概?”
“什么……联盟。”丽莎说。
“灭霸计划生育。”艾玛说。
女人冲进来,不由分说把艾玛拉上后冲出病房,艾玛注意到,她们的手上没有产生电流。
-
她看见了!艾米丽她看见了!艾米丽一从空地上醒来,走近这个建筑时,她就远远地看见了!
丽莎……不知道是不是丽莎,被两个护工一人一只手架着拖进了精神病院大门。更大的可能性是那个跳下湖里救她的女孩,那件红衣她怎么都忘不了。
她看着傍晚的天空下阴森森的精神病院,虽然她是个医生但是也从没进过这么可怕的地方,更何况这个时代的医院大多数是教会医院。但是她要想法子进去,不管是去找那个女孩,还是去找丽莎,或者去找艾玛·伍兹。
不过就算说了那么多,艾米丽归根到底还是有点怂巴巴。
不管了艾米丽,你之前连自杀都敢,怎么现在就胆小起来了。她深吸一口气大步向前走,走向这个古堡一般的大医院。说起来也好笑,为什么艾米丽一个医生会怕进医院的。
她走进大门,紧绷面部,目不斜视,假装自己是个来看望病人的家属……“您好!那位女士,现在探视时间已经过了。”
艾米丽回过头,她正想为自己编造个合适的理由。
“噢?抱歉,琼斯医生,今天您梳的是长发我没认出您。您快请进,怎么现在才来,我还以为丽莎的电击时间马上就要到了。”
“对……对!今天有点事,走得比较急所以只能披着头发了,不会影响什么吧?”
“那是当然,鄙院能有您这样德高望重的医师前来义诊实属荣幸。”
艾米丽强行翘起的嘴角在离开门卫室之后,立马像山体滑坡一样塌了下来,德高望重?琼斯?义诊?……电击?电击!如果是这个世界的丽莎她或许不会那么担心,因为她已经被警告过不止一次这一切都已经注定了,但是那个刚才被拖进去的到底是哪位?如果被电的不是丽莎,而是那个女孩,后果不堪设想。
“琼斯医生,今天丽莎尝试着逃跑,我们刚把她抓回来。”那个护工跑来找艾米丽邀功了。
“嗯,你做得很好,丽莎的情况我明白了,愿上帝保佑你。”艾米丽把声音压低尽可能让自己显得威严,还伸手拍了拍那个护工的肩膀,接着拐进了旁边的更衣室里洗了把脸。
她随手在衣柜里拿了件均码白大褂披在身上,又对着镜子把凌乱的长发整理了一下,又在脖子上挂了个听诊器。现在她感觉安心了不少,这就像她每天去上班一样。
“琼斯医生,你什么时候又出来了?”艾米丽隔门听见了一句对她极其不利的话。
“我才刚来啊?”
完了,正牌儿的琼斯医生,估计就是这个世界的她,也就是之前那个在诊所里做堕胎赚黑钱的货色,所谓的德高望重令艾米丽嗤之以鼻。不过她还是要避免正面冲突,如果被其他人同时看见两个一模一样的琼斯医生,她一定会是被指认为冒牌的那个。她可不想被刚才那个护工收拾一顿。
艾米丽情急之下在身后摸到了另一个门把手,她钻进了这扇门中,进入了更衣室通向的隔壁走廊。
“嗨,琼斯医生,又来看丽莎吗?”一个护士毫无疑问地向艾米丽问起了好。
“是,是啊……她,她那样的孩子,多让人不放心。”实际上艾米丽确实一点都不放心,只不过不放心的对象并不是丽莎,“噢对了,丽莎有没有按照我的吩咐换个房间呢?”艾米丽突然学聪明了。
护士看起来很尴尬又很惊奇:“是吗?我怎么…抱歉,丽莎还是在原来的房间。”
“你再说一遍在什么地方!”艾米丽假装她很生气。
“在…在E区104……”这个小护士要吓哭了。
好的,套出来了。艾米丽变回了她两秒钟前和善的样子:“好吧,那我也没工夫给她换病房了,你的态度我很喜欢,干得好。”
呆在原地的小护士目送着一会儿唱红脸一会儿唱白脸宛如人格分裂的艾米丽远去。
艾米丽一拐到E区走廊就没了命地狂奔起来,一是因为这儿没什么人,二是因为她必须马上找到丽莎的房间。
-
接下来你们都知道了,于是她们俩现在就靠着精神病院的后墙喘息了起来。
“我的……妈呀…”艾玛直起腰来。
因为刚才两人手上没有发电,艾米丽知道自己抓对人了,但是她还是要最后确认一下:
“等一下,随便报三个复仇者联盟的成员。”
“铁罐,队长,浩克。”
“你喜欢谁的歌?”
“突然问这个干嘛?酷玩和马老五。”
“回答我再说。你有喜欢的游戏吗?”
“Dead by daylight。”
“那是什么?”
“steam上有卖就对了。”
艾玛正在思考这些莫名其妙的问题是怎么被问出来的,却突然被艾米丽抱住了:“我终于…见到你了……”
“那这么说我也找到你了,纯正的21世纪人。”艾玛嘻嘻地笑着,也抱了一下艾米丽。
“我忘了自我介绍了,我叫艾米丽。”
“艾米丽·琼斯?”艾玛调皮地挑了一下眉毛,这让本来严肃的艾米丽感到轻松很多。“不是的,我叫艾米丽·黛儿,我姓黛儿。那么你一定也不叫丽莎·贝克。”
“那当然,我叫艾玛·伍兹。”艾玛说完这句话却看见黛儿小姐锁起了眉头,“怎么了吗黛儿小姐?”
“没什么……只是刚才见到一个人,一个长得很像你的小孩,她叫艾玛·伍兹。”
“是有关我小时候的记忆吗?”艾玛还是小小震惊了一下。
“不可能,当时我在一个教会孤儿院里……大概吧。”艾米丽的一只手摸着自己的下巴,突然她意识到了一个很严重的问题,又陷入新一轮更深的沉思。
说到沉思这件事,艾玛也在做,这个女人名叫艾米丽,这让她想起了不久之前丽莎发病时对她说的话:
『艾米丽和我说过这些,她说她见到了艾玛。』
-
未完待续
-
【无奖竞猜:艾米丽意识到了什么严重的问题?】

评论(8)

热度(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