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笔Dash

百合博主。甜饼文手。cp滤镜厚度1000米,角色滤镜厚度10000米。过过过过激百合。
女孩子是世界珍宝。艾米丽是我的可爱。
elsanna/whiterose/エマエミ挚爱

【园医】世纪之前(七)

作者:(六)结尾的无奖竞猜答案就在这一章。
-
“新妹妹!!新妹妹!!”很难想象得到面前的女孩有多开心,她看上去就像一个得到了一个新玩具的幼儿。
在那天艾玛第一次见到贝坦菲尔阿姨的女儿玛尔塔。贝坦菲尔阿姨和艾玛的亲生母亲阿什莉·伍兹是很好的朋友。当艾玛才3岁她妈妈就死于疾病开始,贝坦菲尔阿姨就把这个被留在人世的可怜孩子当做亲女儿看待。在又得到艾玛父亲的死讯后,她更是果断地把她从孤儿院带回了家。
在那时候起,艾玛就和玛尔塔一起生活,玛尔塔的父母就成为了她的养父母。温暖的家庭氛围很快感染了孤僻的艾玛,让她成为了一个健康向上的女孩。玛尔塔是个孩子王,有她在欺负艾玛的人只有被碎尸万段(据她自己来说)的份。
-
『我到了这地方,爸爸妈妈和玛尔塔找不到我,他们会很着急的吧……』
『丽莎……不对,丽莎怎么会……』
这两个人都忙着想自己的事情,就像两座风雨不动安如山的门神面对面站着,很久都没有说话,直到天上掉下的水滴砸到艾玛的鼻尖打破沉默。
“刚才——是不是下了滴雨?”艾玛一摸鼻子,伸出手来尝试接雨点。
闻言艾米丽也抬头看看天,她对什么事情都抱着怀疑态度:“好像是的,奇怪,刚才还看见太阳了呢。”
“啊!!——那么我们该去避避雨但是能去哪里?而且院里还有个丽莎……这个世界的我?她刚才说五点有人会来本来我还应该听她两句话去藏着,但是你突然进来把我带走了,不过丽莎确实有点精神问题太可怕了她对我说话的时候,有时会变成另一个人。”艾玛语速极快,可能都没听懂自己在说什么。
因此,艾米丽也没有听懂。她看着艾玛的眼睛:“慢慢来,躲雨不急,我们在屋檐下站会儿也没事。先告诉我丽莎对你说什么了,我们过一会儿回精神病院里看看。”
-
“所以这么说的话你觉得她有精神分裂症?”艾玛听了艾米丽的基础诊断后问。
看上去有些不高兴的艾米丽伸出手指戳一下她的脑门:“这只是初步判断还别去说它,再说了,你给我提供的信息那么少,我也没有好好见见丽莎,我怎么确切给个病症出来?”
听了艾米丽的话艾玛还真的琢磨了一下,手扶在下巴上低着头,做了个很夸张的思考形态,和漫画上画的大侦探的姿势有点类似:“她对我说她见过一个叫做艾米丽的人。”
“我……?”
“对,你,艾米丽。”
这和艾米丽刚才一直在心里推翻、质疑再推翻的问题非常类似,她在想刚才精神病院里那个护士对她说的话,“来看丽莎”。对,来看丽莎。但是她之前遇见的十岁的丽莎按理应该改名为艾玛·伍兹,也就是现在面前这个少女的同名,但是她进了精神病院难不成又改回去了?
现在她感觉不太好,她完全无法确认这些记忆中的人名都是没有改动痕迹的,她敢说如果那个姓琼斯的自己有一天突然改姓黛儿她或许都不会多惊讶(这是个神flag)。
想到这里艾米丽无法保持沉默:“你觉得我们现在看见的一切都是真实的吗?”
这个问题还真的问住了艾玛。
艾米丽的问题让艾玛想到了录像带理论——一个她刚刚编出来的理论:假设一段记忆都是一盘录像带中的一节,她们现在就穿梭于这些录像带里,所以只能在一些有限空间里,看见一些固定场景,遇见固定的人,而且这些事情可能只是…人为做出来让她们看的。
“你刚刚说你到过什么地方?”
“一条像是孤儿院的走廊,到了一个…伍兹区。”
“详细说说。”
听着艾米丽一步一步的回忆,艾玛吞咽一下唾沫。
孤儿院可不该是这个样子,至少艾米丽所描述的那个地方,一点人住的样子都没有,没有洗手间,没有食堂,只有楼道,无止境的卧室,房间,划分区域,人名就像字母表顺序排列着。“你说的那种地方不像是孤儿院,倒像是一个存放着什么东西的仓库。”
……每一样东西都编着号码。
-
“你怎么就这么确定孤儿院不该是那样的?”艾米丽觉得艾玛说的话有道理,但是她还是忍不住问了声。
“怎么可能不确定?我就是我妈从孤儿院领回家的!”
“……!抱歉。”
艾玛的眼角红红的,她抽了下鼻子……她又开始想念她的养母贝坦菲尔夫人了,还有养父贝坦菲尔先生,还有和她无血缘关系的姐姐玛尔塔。
而且刚才的军工厂大火让她想起了自己早已死去的亲生父亲。
“你没事吧……”艾米丽帮艾玛撩了两下额边的碎发。
“没事,就是有点想家。”艾玛挠挠头做出一个很牵强的笑容,突然她的笑容凝固了,“…等等。您是个医生对吧,黛儿小姐?”
“对啊……噢。伍兹小姐,你也是个孤儿,对吗?”
两人的关注点一拍即合。
这个巧合有点恐怖——艾米丽和琼斯医生都是医生,丽莎和艾玛都是孤儿。
“What the f…”艾玛嘀咕着。
“呃……艾玛?”艾米丽突然这么说道。
“啊?”
“我们是不是该跑了?”
艾玛朝艾米丽手指的方向看过去,两个人高马大的护工正在向她们靠近过来。
“跑什么!照我说的做。”
-
现在艾玛正如同抓住救命稻草躲在艾米丽身后,艾米丽浑身冷汗看着面前两个壮汉,只恨自己不会什么变身魔法少女把他们打退,她真是信了邪才会相信艾玛说的话。
“我!——我带着艾…丽莎出来散散步,有…有利身体健康,对她的病有好处。”艾米丽真佩服自己睁眼说瞎话的勇气。
壮如猩猩的护工懵得很,但还是很正经地对答:“莉迪亚医生,我还以为您不会带着一个精神病患者在雨天单独出来呢。”
“……我……我有吗?”
“而且这时候您不应该带着丽莎去做电击了吗?”
“啊,是,是!一会儿就去,对吗丽莎?”艾米丽带着灿烂的微笑实际上心里一万只大猩猩跑了过去,她眯眯眼看着一副事不关己样子的艾玛,在背后狠狠掐了她一把。
“对对对对……马上去马上去……”艾玛感受到剧痛后说出的话自动带上了弱势的讨好语气。
两人低着头匆匆离开了大猩猩护工的视线。
莉迪亚……莉迪亚……看来就是那位琼斯小姐的名字了。艾玛和艾米丽却都感觉自己好像在哪里听过这个名字。
……别说莉迪亚了,目前为止一切的一切对于二人都是如此熟悉。
但她们都不知道从何谈起这似有似无的“熟悉”。
-
精神病院后墙这一块儿什么都没有,好不容易摸到一个后门进去。鬼知道她们刚才是从什么地方跑出来的,现在又要回去,她们两人其实都挺抗拒的。
“圣心医院……好名字,真是够讽刺的。”艾米丽看了一眼墙上的公告栏掩藏不了自己心中的蔑视。
两人走在空无一人的楼梯间里前往电击治疗室,艾玛难忍好奇心还是问道:“我怎么觉得你很讨厌琼斯医生?她毕竟是另一个你啊。”
“还另一个我呢,我都为此感到丢脸。”
这让艾玛更摸不着头脑了,比如她自己吧,虽然丽莎脑子有问题,但她也只是同情而已,她却并不讨厌反而还坦然接受。
“莉迪亚和我,跟你和丽莎不一样……这个莉迪亚她完全没有一个医生该有的样子,甚至没有做人的样子。”艾米丽铁青着脸双手插在大褂的兜里,语气可以用凛冽来形容。
“她…是什么样的?”艾玛对莉迪亚的印象还停留在诊所里的漂亮姐姐那个阶段。
她看见艾米丽修长的双眉就要倒竖过来,气鼓鼓的样子还有那么点可爱:“她做了有罪的事情,简直十恶不赦,光是电击丽莎我就不能原谅她。”于是看着艾米丽这么嫉恶如仇的模样,艾玛只能把自己更强烈的好奇心稍微压一压。
“那你偷了医院的褂子和听诊器……”
“……我待会儿再还回去。”
艾玛尴尬地摊了摊手:“啊——说起来,不就是在异世界的旁观视角嘛,怀着颗平常心,就当看电视剧不就行啦?”
艾米丽令艾玛猝不及防地停下脚步,艾玛一个没刹住脚差点载到楼梯台阶上。
“刚刚被你那么一说……异世界?你觉得…我们到底在什么地方?假如这里是我们原来所在的世界过去的时空,为什么我们两个会遇见和我们长得一模一样的人?”
“也许是前世今生这种,也说不定。”艾玛抠抠后脑勺回忆着玛尔塔给她科普的所有狗血小说题材。
“……你是个天才…”
“什么?!”
艾米丽突然情绪激动地抓住了艾玛的手:“告诉我,你是不是遇见了一个戴着鸟嘴面具的女人!”
“是啊,但…”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还没等艾玛说完,丽莎带着颤抖的惨叫凄厉地穿过大门刺进两人的耳朵。
“看来找对地方了,伍兹小姐,我们快去看看。”
“来了!听自己的尖叫声真奇怪……”艾玛说过这句话之后突然觉得哪里不对,艾米丽看着自己电别人难道不是更奇怪?
-
人体的安全电压是36伏,但是丽莎的惨叫声总让人觉得她被施加了3600伏的电流。
“也许我碰莉迪亚会被电是因为这个呢?”趴在门边的艾玛自言自语着,引起了艾米丽的注意:“我碰丽莎…也会把她电到。”“我会被莉迪亚电,你会电丽莎?但是我们两个触碰就不会有电,她们两个也是?……”两人同步地倒吸一口凉气。
屋内的电流声突然停了下来,房间里只剩丽莎庆幸自己没有直接被电死一般的沙哑的喘息,听着让人揪心。
“告诉我你是谁?”莉迪亚说话了,听上去无悲无喜,仿佛Google的机械音棒读。
“……我?”丽莎从喉中挤出一个音节。
从艾玛的视角来看,莉迪亚只是在电椅前直直地站着。
“我?您可以叫我弗……弗雷迪?对,莱利先生。我讨厌克利切!他是个大蟑螂!!”丽莎突然疯疯癫癫不知在说什么,但还是能听出这些话语之下的自傲,“蟑螂…我不屑于和他说话,信不信我告他!……呃呃啊啊啊啊啊啊啊!!!”
机器开动,电流声充斥于狭小的房间中,看上去丽莎的回答并没有让莉迪亚满意。
“告诉我,你是谁?”莉迪亚的语速放缓了一点。
电椅上的丽莎的半个脑袋被金属帽子框着,昏暗的灯光只让她的身体埋入了灯下盲,看不见表情,只能看到嘴角淌下的唾液隐隐泛着光。门口偷看的两人又一次同步惊出一身冷汗。
“……叫…叫叫克利切!”丽莎突然变得畏畏缩缩地,在椅子上怯懦地发抖,抬眼看着莉迪亚,让她的眼睛终于映入灯光照射范围。她反光的眼睛看着亮闪闪的,不难想象她为电疗流了多少眼泪。
“克克克克利切!…要保护大家!……克利切要当最伟大的大慈善家……呜咿咿咿呀啊啊啊!!嗯啊啊啊!!!啊!!!”
艾米丽差点把眼睛捂起来,她都要没眼看这残忍的一幕了,只有咬着牙微微偏过头去。艾玛相比冷静得多,她点了点数,丽莎、弗雷迪、克利切还有那个不知名的奇怪人格,丽莎起码有四种不同的人格。
“伍兹,情况比我们想象得复杂,我相信你也看出来了。”艾米丽看着扳手指头的艾玛这么说。
“是啊。”艾玛将脖颈探出更多长度,她很想看看接下来会发生什么。
只见丽莎恍恍惚惚地抬起头来,她打量周围的样子好像她第一次来一样。
“第五个了。”艾玛推测道。
事实证明她的推测没错,因为她们听见丽莎一开口时都吓了一跳,那种声音非常老成…不对,非常苍老。
“你……是谁啊?”
“先告诉我您是谁。”莉迪亚使用了敬语,听上去虚伪极了。
“我叫……里奥·贝克。我有个女儿,我从来没有抛弃她…我爱她,我要把她接回家……我会,我会好好爱她的,但是孤儿院……”
丽莎还没说完,电击器又开始运作。
她的一番话着实震撼到了艾玛,看来丽莎一直在想她的父亲,想到在脑中分裂出了她父亲的人格。“总感觉我什么都没法说了,哎……诶黛儿小姐?黛儿小姐??”
艾米丽本来想好好控制自己的情绪的,但她忍不住了,于是哭了起来,又苦于不敢出声,于是直接扑到艾玛的身上,把整张脸死死埋在她的肩上。
“丽莎…她才十几岁啊……”她的声音闷闷的,身体不住发颤。
有点无奈又有点想笑的艾玛把艾米丽扶到楼梯口:“要不你先在这里好好冷静一下?”
“嗯。”艾米丽用袖子擦着眼睛。
艾玛正准备往回走,突然从门中走出的莉迪亚把她生生吓了回去。据黛儿小姐所描述的莉迪亚来看,她或许是个恶魔,但艾玛似乎看见了有一丝转机的事情:莉迪亚摘掉了她的口罩,用袖口在脸上擦着什么——她哭了。
现在可好玩了,艾玛站在两个一模一样的女人当中……她们擦眼泪的动作都快要重合了。
-
未完待续
-
【无奖竞猜:艾米丽是什么时候知道丽莎的父亲叫里奥的?】
-
【无奖竞猜(六)答案:艾米丽在“孤儿院”记忆中遇见了10岁的“艾玛”,以为她改了名,但是她看见的14岁的“艾玛”依旧叫做丽莎。】

评论(6)

热度(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