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笔Dash

百合博主。甜饼文手。cp滤镜厚度1000米,角色滤镜厚度10000米。过过过过激百合。
女孩子是世界珍宝。艾米丽是我的可爱。
elsanna/whiterose/エマエミ挚爱

【园医】世纪之前(九)

作者:想睡睡不着【爆哭】
-
这短短几秒的镜头从站在那里的艾米丽的视角看来,艾玛转身正对着她,然后“砰”一声,她头上就多了个红彤彤的枪眼,大团的红色浆状物四溅,简单来说脑袋开了朵小红花。枪声依旧回响,艾玛应声悲壮倒地,摔了个非常难看的趴姿。
虽然由刚才发生的种种来看艾玛死不了,顶多是被传送到别的什么时间段去了……她是真心希望艾玛没有事的,毕竟鲁树人或周迅说过,头可断,血可流,十年秀发不能乱。
刚刚目睹了活生生的少女被枪杀的艾米丽的视觉实在受到极大冲击,一时半会儿还平静不下来,把脖子上的听诊器摘掉,举起来甩了两圈,往其中一个追兵的脸上砸过去,从她听见的背后的“啊!!”地一声惨叫,应该挺疼的。
还有……什么东西可以利用一下……
她把身上的外套脱了下来向后扔了出去,好了,也算是都还给他们了。本来她往回跑是为了掩护艾玛撤退的,现在不用了,她必须继续为给自己保命努力着。跑过艾玛被枪杀的草地,地上并没有她的尸体,也没有血迹,也没有任何拖拽痕迹,连地面被身体挤压的轮廓都没有,就像艾玛人间蒸发。不过也好,证明艾米丽猜对了……她可是彻底摸清这种奇怪的“游戏机制”了。
艾米丽跑到了大街上,身后的人竟然也穷追不舍跟了过来,她不禁想到这帮家伙还真有毅力,只是其他路人看艾米丽这么不顾形象奔跑会不会有点不好看。枪声又一次响起,艾米丽抱头蹲跑一段距离,子弹打中了身边的牛奶罐,白色的牛奶喷出来流了一地。
在拐进一条小巷的时候,艾米丽抓住了手边一块大木板,往身后离碰到自己就差一毫米的壮汉的头上卯足了劲就是一砸,当即把他砸得晕了过去。
总算和那帮蠢货拉开些距离了。艾米丽在巷子尽头调整一下呼吸,她现在连嘴都不敢张开,跑了那么长一段距离她觉得自己快要吐了,喉咙口不断有血腥味的黏稠物向上冒。
身后手电筒的打光范围渐渐逼近,她不用回头都能听到枪械又一次上膛,艾米丽被逼着不得不继续拐了个弯向前跑。前面是一条死路,但她看到这堵高墙中间的位置有扇小窗,或者说是个曾经有窗的四四方方的窟窿。
这还有点希望。说办就办的艾米丽踏上墙边堆叠的牛奶箱,踩着破旧的木制矮柜,一只脚踩上窗框,接着踏进另一只脚。在翻下窗户之前,她用尽了最后的力气,把柜子推动,木柜倒地,发出撼天动地的声响,虽然没砸中人,但少了这个柜子他们爬上来可得耗费更大的力气。艾米丽跳下这个过高的窗台时右膝着地蹭破了点,但她第一反应并不是疼,而是颤颤巍巍地站起来,回头比划着那扇窗子。
嗯,很窄,他们一时半会儿过不来。这时艾米丽要感谢那些追她的人都是夕阳红枪法的人体描边大师。
跑到体力透支神情恍惚的艾米丽双手捂着眼睛,又从这个位置往后捋到刘海,又向后抚去整理凌乱得让她看上去像个疯子的长发。这个短短的动作让她手上沾满了滑溜溜黏答答的汗液,艾米丽自己都直呼恶心。
-
下一步她该去哪里呢?
等到艾米丽正式地转过身来,她却发现窗对面的世界竟然又是一片树林。她又转身看着那面墙壁,上面的窗居然不见了。这面墙如同万里长城无限延伸,把艾米丽回头的路拦得密不透风。
明明她在被追逐时天才黑没多久,现在的时间看来却已经是后半夜甚至要天亮了,在头顶可以看见清晨特有的鱼肚白,脚下是一条带有车轮印的道路。显而易见艾米丽又进入了另一个时空,但她不觉得这一次她再顺着这条林间的路往前走,又会是丽莎所在的孤儿院,那么森林深处会是什么呢?
在艾米丽迈步向前走的那一刻,她清楚地看见她膝盖上的擦伤消失了,头上的汗渍就像是把风干过程快进百倍瞬间干透,她的体力也恢复到正常状态。刚才的一切都像是没发生过一样,虽然艾米丽现在感觉好多了,但是她仍旧觉得这些事都不科学……就没科学过。艾米丽对这种从疲倦到正常,从受伤到正常,从脏污到正常的无限死循环感到乏味。
走了几分钟可以看到林间深处透着隐约的橙黄色亮光,亮得又暖得像火一样,亮得透过晨雾。艾米丽有这个预感,脚下的路或许就是通向那个亮光处的。
-
脚下的路非常泥泞,弄脏了她的鞋子,这倒无所谓,在今天——就当是今天,因为从她跳湖开始一直到现在,总觉得还没过24小时,今天一早,盘算了一晚上有关自杀的计划的艾米丽,随随便便就挑了件白裙子,随随便便挑了双灰色的帆布鞋,随随便便就披着头发就随随便便地出门了。生无可恋的她连手机和钱包都没拿,手里拿着几枚硬币,这是她计算好的地铁票钱,到了植物园里,她本来以为这家植物园这个点是不会有什么人的,也查看过密涅瓦湖的深浅,足够深,即足够把她淹死。
事实证明自杀是个技术活,在这之前的短短一天内艾米丽试过跳楼,割腕,吃安眠药。结果跳楼跳到一半被消防员一脚从天台踹回了屋里,割腕割到一半突然想起来这样死不了,吃安眠药更加困难,药店的每一个店员都认识身为医生的艾米丽,更加了解她失恋不久,更加更加了解她最近一直在尝试寻死,说什么都不肯卖药给她。
真·走投无路的艾米丽想到了跳湖,谁知老天偏偏安排她遇见了艾玛。
虽然很懊恼好不容易下定决心的寻短见又被搅浑了,但是认识艾玛之后,不知道为什么艾米丽一点点想死的心都没有了,也许这就是友情的力量,艾米丽第一次遇到一个愿意为她舍身忘死的人。
如果她们还有机会从这邪门的时空离开,她们一定会成为很好的朋友……甚至更多。
噢艾米丽你在想什么,你害人家一起搭进来,人家没有怪你已经不错了。
-
来自21世纪的26岁的艾米丽·黛儿,站在这扇黑色的大铁门面前。
不知道为什么,对于现在的这一切她只觉得陌生,没有之前任何一段事件的那种熟悉感,仿佛之前的所有地方她都多多少少去过,但这个…欧利蒂丝庄园,她从没有到过。
她一使劲推开了大门走了进去,进入了这个大型建筑物之内。这家庄园的装修风格很符合她的胃口,带着古典的艺术气息,看样子庄园主是个很有品味的人。
看样子这里没有人,艾米丽推开了入户厅左侧的大门,大门正对一张餐桌,嗯哼,看样子这里是个餐厅。
她在餐厅里逛了两圈,有一个停滞的时钟,还有一个雕像,抱着一个缺了两根琴弦的竖琴,真够古怪的。
餐厅旁边还有一扇门,里面飘出了食物的香气,应该是厨房吧。艾米丽还真感觉有点饿了,虽然不打招呼吃别人东西很不好,但起码讨点剩饭吃也行。
“吱呀——”老旧的木门推开后发出刺耳的声响。
厨房里同样没有人,灶台上却炖着一锅不知道什么东西,挺好闻的。
艾米丽咽了口唾沫,犹豫半晌还是没有对它下手,她在旁边的橱柜里翻找起来,最后还是在烤箱里看见一烤盘的白面包,尽管手头没有牛奶之类的吃着会很干,艾米丽还是偷偷地伸手进去,在保证不破坏面包外观的情况下拿出一小块来塞进嘴里。
……好吃死我了。十几个小时没有进食的艾米丽差点热泪盈眶,但是她还是有分寸的,识相地合起烤箱准备离开。
突然她被人从后面抓住了!
不管了,不就是偷吃一口东西吗,和那个人拼了!!
-
“啊?!是你!!!”
就在艾玛拿着擀面杖差点砸下去的那一秒,对上眼的二人才发现对方不是别人。
“不不不好意思,我还以为……”
“没事没事……我也……所以你可以从我身上起来吗?”
此时的艾玛,手就撑在艾米丽的脸旁边,她双腿跨在艾米丽的腰上,就是骑在她上面,两个人的姿势怎么看怎么让人浮想联翩。
“对不起黛儿小姐!”艾玛用火箭起飞的速度唰地站了起来。
刚才艾玛在森林里醒来,第一件事是检查自己头上有没有弹孔,幸好没有,来到庄园后和艾米丽用差不多的路线走了一遍,进入了厨房后却听见大铁门又被什么人推了开来,马上蹲下躲进了厨房的柜中,在那个人进入厨房马上又要出去的时候跑出来。本来是打算问问这个欧利蒂丝庄园是什么地方,没想到被她抓住的女人突然抓起旁边的面粉向她砸过来,在两人都被粉尘呛得不断咳嗽之际,艾玛也意识到了面前的人是具有攻击性的,当机立断把她往地上按去。谁知道女人的力气其实很小,摔倒在地时甚至可怜兮兮地哭了一声,于是艾玛摸到桌上的擀面杖……“啊?!是你!!!”
两个浑身面粉白花花的女孩在厨房里,对视,尬笑,然后又是无限的沉默。
屋外突然传来由远及近的发动机的轰鸣,又有人来了,而且还开着车。
“有人,怎么办?”
“……我又有一个主意。”
“你还能想出什么主意…”艾米丽有一种不详的预感。
-
戴圆框眼镜的男人推门走进入户厅,提着行李箱走了进来。
“有人吗?……啧,一群不守时的下等人。”
他的视线在入户厅里草草扫了两眼,接着放下行李箱开始查看周围。
浑身面粉通体白色的艾玛双手合十,闭上眼睛,满面虔诚,站在楼梯顶端假装自己是大理石做的。耐不住性子的她偷偷把眼睛眯开一条缝,艾米丽果然好好听了她的话在旁边一侧的楼梯边,做着和艾玛差不多的对称姿势,却能看见她的小腿在不住轻颤,表情也完全不如艾玛表现得那么“圣洁”,反而十分僵硬。
她胆子还不是一般的小。艾玛的嘴角偷偷抹出一份笑意。
两人离男人的距离很远,他并没有察觉出这两尊“门神”的异样。
“咚!”一声,通向餐厅的门关上了,两人同一时间松懈下来,艾玛活动着差点抽筋的手臂。她又看了看对面的艾米丽,现在她可真的是个真正意义上的白衣天使了,浑身雪白雪白的,就只剩两只蓝幽幽的大眼睛冲她忽闪忽闪的。
……好可爱啊。
于是艾玛愉快地忽略掉了自己也是差不多状态的事实。在艾米丽眼里,现在的艾玛就是个嵌着两颗祖母绿的大理石雕,在她面前晃过来……晃过去……
说到这里,艾米丽为什么频频被男友甩掉呢?也不能全怪那些男人渣,因为她就是这么不解风情不懂浪漫的人,令人恋爱体验极差,她根本没有注意到艾玛对她投来的任何奇特的眼光,直接嫌弃地拍去身上的面粉。
艾玛努了努嘴,也开始拍去身上的保护色。
“所以,我们早看见了这个二楼,就不能躲在二楼的里屋吗?”艾米丽突然想起了什么。
“……对哦。”
-
未完待续

评论(5)

热度(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