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笔Dash

百合博主。甜饼文手。cp滤镜厚度1000米,角色滤镜厚度10000米。过过过过激百合。
女孩子是世界珍宝。艾米丽是我的可爱。
elsanna/whiterose/エマエミ挚爱

【园医】世纪之前(十)

作者:因为我脑洞太小,接下来的很多内容涉及到抄袭各种题材的各种影视作品【靠】犹豫了很久还是先写这个吧【】
-
“我觉得刚刚那个男人有点眼熟。”全神贯注陷入回忆的艾米丽摸着她的下巴。
“原来你刚才睁眼了啊,我还以为你很害怕呢。”
说出这句话后艾玛成功收到了一个来自艾米丽的白眼。
“是,是有点怕。我只是记得我之前在哪里见过这男的……是他!”
“黛儿小姐你…怎么有点一惊一乍的。”
“没有!就是他,如果我没记错的话,是他抢走了里奥的妻子,就是…就是丽莎的妈妈。”艾米丽说这句话时手猛拍了一下楼梯扶手,里面发出木料腐朽而发脆断裂的声响,她没用多大劲,看来这扶手还真是豆腐渣工程。
艾米丽看见艾玛听见了她的推断后在原地顿了顿。
他怎么会出现在这里?两人都想到了这个问题。还没等她们当中任何一人想出个所以然来,大门又一次被人从外面推动。艾玛突然就后悔刚才把面粉拍没了。“后悔个什么啊,反正你这也不是什么好主意。”听上去艾米丽非常不满,但是她的双手就是死死抱着艾玛的胳膊,一切线索都指向一件事——她害怕极了。
“……我们去那里。”艾玛拉着艾米丽的手,推开了二楼最右侧的门,进去后从里反锁,其实她们早该想到可以躲在这里了。
-
整整一小时十几分钟,克利切像个跟屁虫一样跟着艾玛,从火车站下车开始就走了一路,然而艾玛看上去毫不介意,只是常常有意无意地避开克利切环过来的手臂。“皮尔森先生。”她推开门后赶忙招呼着她看作长辈的克利切,等到男人带着行李走进来后才推着自己的大行李箱走进大门。
-
“听见了!那是皮尔……”“嘘——————”艾米丽把手指按在这个她身边的艾玛嘴上示意她不要随便出声。
缩在二楼的两个现代人本来以为过了这一波人就可以再安全一段时间,但是预想当中的所有人进入餐厅的情节并没有发生,男人的鞋底踏在地上有力的声音回响,越来越近,越来越近。
“该死,他来了。”
“怎么办艾…伍兹小姐?”
艾玛敢肯定,要是她们此刻是个有关美国某个城市里仿生人免费的游戏里的游戏人物,屏幕上一定飞过十万个“软体不稳定”。
-
冲出去和他拼了□
原地不动○
往房间深处跑△
-
如果她手里有个手柄,艾玛要按爆这个罪恶的小三角。
这些事可都太刺激了,比DBD里遇见一个嗷嗷直叫追你跑的杨教授还要刺激,戏剧化的事情频频发生,真当她们打游戏呢?就像qte判定环节一按错就原地死掉传送去其他关卡了。
反正一跳下湖底去救艾米丽那一刻开始,艾玛感觉到自己的命越来越不值钱了,看看她都经历了什么——淹死,掉下水道里被臭水沟臭死,跑进火场被烟呛死,发个善心却被人肉电击器莉迪亚电死,被一枪毁容式地崩死。
“往里走。他应该是要找他的客房,我刚到时看过了,客房是另一扇门不是这个方向。没事了,别怕。”艾玛露出一个标准的八齿微笑,让面前这位小姐吃了一剂定心丸。
说别怕都是假的!毕竟还是个涉世未深的女大学生,艾玛的心都要跳出嗓子眼了,旁边的艾米丽也影响到了她,这个年轻的医生的手攥着艾玛的胳膊,几乎掐出血来。
门外没了声响,两人终于放下心了一会儿,她们安全了……起码现在比较安全。
接下来该出去继续调查了,艾玛气定神闲地拧着门把手,只听见门锁中爆出咖啦一声。
“可以了…嗯?嗯?!嘿!这个……”如果不是为了给黛儿小姐保持个好点的“伟岸英雄”的印象,艾玛差点咒骂出声。
为什么平白无故的她想要骂人,这是有道理的事情,毕竟通向外面出口的锁打不开了。
看着艾玛的笑容渐渐凝固到消失,艾米丽无法闲下心来:“出什么事了?”
“我觉得我们可能……得在这里多待一会儿了。”
“待多久?”艾米丽转身从门口离开,在这个空间有限的小房间里转了转,这件房里有架钢琴,华丽的琴套上的花纹非常精致细腻,旁边铺着材质不明却触感柔和的地摊,以及一个壁炉,里面的火已经燃尽了。
突然之间,艾玛觉得心里没底了起来,她们会被困多久,会死在这里吗?死在这里了,是不是某种意义上也出去了?但她不甘心!这个庄园里的那么多事她还没有探索,而且被困死的死法无疑是慢慢饿死、渴死,要么冻死,这些都是艾玛看来最令人煎熬的死法!虽然刚才她们被迫经历了这么多次模拟死亡,虽然不会真死,但是真的很疼啊!“黛儿小…姐……我们被反——锁在这里了。”
“什么?”可以看到艾米丽还是下意识地流露出一瞬间的恐惧,不过她一想到刚才更加吓死人不偿命的事情她还是觉得……有那么点麻木了。“伍兹小姐,你下一步打算怎么办?”
“我能怎么办,我又不是开锁工。”艾玛碎碎念着,脚尖在地上画小圈,就在这迅雷不及掩耳之时,她的脑中突然开窍了一般一闪而过一个危险的想法——
“喂!!谁来救救我们啊!!!”她憋住一口气!气运丹田,呼之欲出!然后贴门大吼起来,把艾米丽吓得捂着耳朵只觉得浑身都通透了。
果然喊门是没用的,艾玛把胳膊拐在胸前,卯足了劲往门上撞去。
“咵嚓!”
-
现在艾米丽死死地拽着艾玛的衣角,如果她不这么干,艾玛已经撞开门后直接掉入一片深渊了。艾玛艰难地扒住门框,一只脚勾着地板的边界,把自己扯进屋里。
“这鬼地方是搞笑用的吗!”避免了又一次死亡的她坐在地上哭天喊地。
跑上前去的艾米丽扶着墙探出身去向下看,被艾玛轻易撞碎脆如泡沫塑料的门板支离破碎,大块碎片已经掉下黑暗之中,久久听不见坠地的回音。就在艾米丽对这种高度感到一阵晕眩时,周围的墙砖缝隙间也如巨兽咀嚼般摩擦着,艾米丽一推看似摇摇欲坠的墙,只是扑了个空,这堵墙自己解体了,不久后墙砖自己断裂向四面八方散去,她们两个被困在只剩一面墙和一块地板的浮空平台上。
随着砖瓦轰鸣的停止,即将崩溃的空间也停止运动。
艾米丽把地上的艾玛搀扶起来,她终于可以断定她们现在所面对的这些乱七八糟的玩意儿都是超自然的事情了。
环顾四周,仅剩的一面墙上有那个壁炉,一个柜子,和一堆艺术造诣不高的人看不懂的画,还有两个壁灯。
“黛儿小姐,您冷吗?”一个好好的房间突然变得家徒……一壁,地下的深谷还不断窜出无源无根的冷风来,艾米丽听了这个问题还打了个哆嗦,用双手搓搓手臂。
艾玛翻箱倒柜找出了一盒火柴,把壁灯和钢琴上的手提灯点燃后,起码这个屋里有了光。
“您在这里休息一下吧,我来找东西…生个火。”艾玛当机立断摘下了墙上的油画,它看上去是绝佳的引火燃料。
艾玛的提灯在画上掠过的一瞬间,艾米丽突然开口:“等等,让我看看这幅画。”
“这有什么好看的,给。”说着还是递了过去,过大的木质画框磕在地上划出与瓷砖的摩擦声。
接过了提灯,艾米丽总算看清了油画的内容:“你知道缪斯女神吗?伍兹小姐。”
“我读的是生物科学……没了解过。…噢噢!您了解吗?帮我科普一下,我还需要写我的论文!”艾玛险些又一次惨叫起来,这才想起她的论文一字未动,这是她第一次有完全充分的理由不写论文——帮助落水者被吸进异时空,但恰恰是这个正当理由比每一个最最离谱的理由还要离谱,离谱到颠覆了她一直以来“相信科学”的坚定思想,离谱到让她怀疑人生,仿佛看见太阳从西边出来,仿佛看到玛尔塔保证不会再在艾玛赖床时把她一巴掌呼起来。
“论文?”
“不然我当初救你嘛…对我也没啥坏处,如果我真的淹死了,论文就可以不写了。”
“你啊……”艾米丽掩嘴笑着,伸手揉了揉艾玛的头顶。
-
未完待续
-
无奖竞猜:你觉得【本文中的】欧利蒂丝庄园到底是什么地方?

评论(7)

热度(6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