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笔Dash

百合博主。甜饼文手。cp滤镜厚度1000米,角色滤镜厚度10000米。过过过过激百合。
女孩子是世界珍宝。艾米丽是我的可爱。
elsanna/whiterose/エマエミ挚爱

假想剧情整合(四):论如何为一个律师当辩护人

【前言:所有推理不代表官方剧情,只是我瞎**扯,等官方剧情出后估计啪啪打脸。】
.
案件:①庄园的某顿早/午/晚餐被下毒②楼梯陷阱杀人未遂事件
头号背锅嫌疑人:弗雷迪·莱利
嫌疑人本人的态度:我不是我没有别乱说啊!!
…………
停!!!!!!我敢说这些事不是弗雷迪干的,接下来我们就来帮助他沉冤昭雪。
在我帮助这位中年律师洗白白之前,都先不要急,让我们先来整理一下案件思路。
首先我们要做的是目测【没错,目测】这起下毒案的案发时间,那我们真的有必要整理一下目前为止的时间点,据我们所知,医生是在7月7日到达的庄园(参考园丁日记一发生在7月7日,也就是园丁所说的“来到庄园的第二天”),在律师日记外泄“伸手手”cg片段里四人都在场,而7月13日是游戏正式开始的一天,所以案发时间是7日到12日的任何一天,好了,具体思路有了,接下来,让我们归纳一下完整的时间轴。
【接下来我将标出所有疑点,不论它们和本次的议论事件本身有没有关(渐渐偏离标题)】
.
7月6日
-艾玛在这一天到达庄园,并苦恼于弗雷迪和克利切的争吵不休
(*我们并不知道克利切和弗雷迪到达庄园的时间,要么和艾玛同一天要么更早,更有可能是同一天,不过有一点令我非常好奇,假如他们的到达日期真的更早的话,谁知道他们到底吵了多久?)
(*弗雷迪和克利切到底是为了什么才吵起来的?还是说他们真的只是彼此看对方不顺眼?)
(*目前为止的日记剧情并没有提到这一天)

7月7日【园丁日记一】
-姗姗来迟的艾米丽终于到达庄园了,突然也很好奇,她是路上耽搁了还是怎么着
-克利切和弗雷迪的矛盾愈演愈烈,搞不懂你们俩大老爷们儿就那么矫情吗,竟然还需要一个比你们分别小了8岁!16岁!!!的小姑娘帮忙劝架?!!!
-弗雷迪告诉艾玛他发觉克利切很喜欢她,不知道在这之前艾玛到底是迟钝还是装傻
-艾米丽告诉艾玛克利切并不是她所说的“好人”,艾玛在这时还是一副怀疑的样子
-艾玛发现克利切看起来不太对劲
-艾玛开始对稻草人产生臆想症状,并在对稻草人自言自语时被克利切看到
-艾玛在这一天就提到过烧稻草人这件事情,也算是埋了个伏笔吧
(*所以,艾玛提到烧稻草人时说得那么干脆利落,让人不得不怀疑,她对稻草人的感情到底是不是所谓的“爱意”呢)
(*艾玛在艾米丽面前对她提到“皮尔森先生是个好人”,在这时她对克利切的真实感情又是如何呢?)
(*其实克利切要是真的颠茄中毒变得脾气暴躁,我有理由怀疑他是因为这个和弗雷迪吵了起来,但如果这样的话,克利切到底是什么时候开始颠茄中毒的?)
(*艾米丽是最迟一个到的,这也许可以用另外三人一直都留在德文垂郡(里奥和玛莎结婚的那个郡)来解释,而艾米丽为了逃避追捕隐姓埋名离开德文垂郡去了更远的地方,也许寄邀请函时就因为地址远耽搁了不少时间,也许是她的出发地点本身就比另外三人远了不少)
(*仔细看过过场动画的同学们注意到了吗?园丁日记一中,艾米丽进餐厅时关上了门,然后用手在额头上抹了一下,发出一声“哎——”,很多人没有对这段cg研究太多,我在这里问问你们,艾米丽来餐厅之前肯定会经过什么地方?入户厅。入户厅里呆着谁?弗雷迪·莱利。那么他们之间有发生什么互动吗?艾米丽会抚一下自己的额头作擦汗状,是因为路途遥远奔波劳累,还是…刚刚结束了一场令她难以应付的对话?)
(*还有一件事情,园丁日记的开头,弗雷迪是从二楼跑下来的,但是克利切这时明明在餐厅那一块地方,四人的房间只有克利切的房间在二楼,而弗雷迪并没有去找克利切,那么他去二楼干什么?)

7月8日
-克利切从此回避了和弗雷迪会面,两人停止争吵,艾玛因此相信(?)了稻草人有魔力,并无可救药地爱上(?)了它,开始和它“约会”
(*目前为止的日记剧情没有提到这一天)

7月9日【园丁日记二;医生日记一】
-艾玛在这一天拿走了入户厅里的工具箱,并且检查了腐朽的楼梯
-艾米丽在这一天发现了艾玛的精神病,并开始尝试接近她来进行进一步治疗(参考医生日记一:“我想要治愈她”)
-可以看出艾玛自认为她的行踪很隐蔽,实际上不论是克利切还是艾米丽,多少都知道她会去花园的事情,她甚至是被艾米丽刻意避开才进了花园,难道恋爱的女人智商确实都不高?
-艾米丽在花园里确诊了艾玛的恋物癖和臆想症(说难听点就是捉【咳】奸了。)
-艾米丽在这一天下了个结论:克利切是个恶心的家伙,拉黑了。
(*这里要提到一个彩蛋,在这一天发生的园丁日记二是有时间限制的,假如艾玛很久没有去花园,艾米丽会在踌躇之下选择去花园看看,艾玛会说“斯凯尔克劳先生会生气的”,然后日记还原失败了,所以在医生日记公布前,我们已经可以看出艾米丽发现艾玛经常去花园了【也是废话,她可是个园丁啊。】)
(*克利切连一个女人的醋都吃,真是个醋缸,或者说,官方在暗示艾米丽和艾玛关系确实看上去不对头,毕竟,也算是被克利切当成情敌之一了嘛)
(*但是这一天的其他时间段发生了什么呢?)
(*我们可以判定,有关楼梯陷阱的作案时间,应该就在9号和案发日10号之间,因为那个“凶手”的“作案工具”已经到手了。)

7月10日【医生日记二】
-克利切从楼梯扶手上摔了下来,但是并没有造成致命伤,这对于那个“希望克利切·皮尔森消失”的人来说真是十分事与愿违(“…皮尔森先生,你怎么站起来了?”)
-从外泄cg来看,克利切会去抓那个楼梯扶手,是因为扶手下面有枚金币,到这里,我们可以很清楚的明白一件事———布置陷阱的人,知道克利切喜欢值钱的东西
-艾米丽发现事情并不简单,于是偷偷地开始调查,调查后的结果引起了她的兴趣(“我乐见其成”),分析一下她的心态,可以顺理成章地说,她之所以“乐见其成”是因为她觉得克利切不是好人,死不足惜,还是个对艾玛的安全造成威胁的臭流氓(克利切厨还有一秒到达战场)
-但在当晚艾米丽细想过后,就对自己的这个想法后怕了起来,因为她发现了一个她本来绝对不会也不想怀疑的一个人,有杀人嫌疑
(*艾米丽很讨厌看见艾玛和克利切独处,她又是为什么就这么任由艾玛和克利切上楼去了呢?现在想想,也许是好让自己有一个方便的环境调查案发现场吧)
(*楼梯陷阱案的凶手,找来了局外人,医生,以制造自己的不在场证明,但恰恰就是这个局外人,从ta的话中读出了别的东西:有“人”从楼上掉下来。)
(*到这里,楼梯陷阱事件就结案了:动机明确,目标明确,想让克利切消失,案发时恰好在现场附近,知道克利切贪财的性格,手持可以用来改造楼梯的物件,知道楼梯的腐朽情况,试图伪造不在场证明,但证词露出了严重的马脚。所有线索都指向同一个令我痛心的结果,这个想除掉克利切的人就是被他苦苦追求无果的艾玛·伍兹,或是说,借艾玛·伍兹的名义行事的某个人格)

7月11日【园丁日记三;医生日记三;每个园医厨都应该纪念的日子。】
-我们的园撩撩在这一天展现了自己情话大王的潜质,在日记本里题下了园医镇圈名句“艾米丽,我的天使,我的良药”,从此成为天使良药体的开创者
-在早上刚吃完早饭后,艾玛去找艾米丽玩时被克利切打了(这里的过场动画有一个良心的细节,昨天克利切摔着了左肩,所以他打艾玛时用的是右手)
-可以感受到艾米丽在艾玛心里的地位真的非常重要了(参考“不能把艾米丽牵扯进来”)
-在楼梯陷阱失败后,仍被皮皮善死缠烂打的艾玛彻底和克利切撕破脸了,她终于明确地表示了“老娘不喜欢你!滚!”不过这似乎让克利切越挫越勇了,恶狠狠说了一声“你会后悔的!”看样子皮皮善同学有了个非常大胆的想法,那就是,既然艾玛不爱“克利切”,那么就钻进稻草人,用“稻草人”这个身份继续爱她(分析到这里不吃社园的我都开始心疼克利切了)
-在同一天晚些的时候,艾玛来到花园看见稻草人真的动了,并且拥抱了她…当然会动了,因为克利切真的在稻草人里
-这不难解释为什么目睹了历史性的园医抱抱后克利切那么气愤了:“老子辛辛苦苦装成你喜欢的样子,你第一反应竟然是去找那个医生。”
-艾玛去找到了她的心目中的挚友(给不吃园医爱情向的朋友们留个面子),也就是艾米丽,一路上不停地问她问题,可能是在确认身份,试探她是否坦诚,而在这之后的花园里最后一个问题,“医生的誓言是什么?”是在看艾米丽是否对当年抛下她心存愧疚
-有人说艾米丽在这里骗了艾玛,因为在人物介绍里艾米丽是被巨额奖金吸引来的,这里我要谈谈自己的主观见解:【没错,她一开始确实是为了钱,为了钱能够带来的权势与地位,因为她有野心,她不甘于在世上苟活,她想翻身,她想借此把那些从前踩在她头上的人狠狠踩在脚下,但是看见了这个熟悉的女孩后,她本来被这个黑暗社会污染同化的心灵受到了冲击以至于净化,她在被现实击垮后一直以为自己从此堕入地狱成为了恶魔,直到发现了这个转机,也就是这个病重的女孩,她发现了这个可以让自己再做一次天使的机会,但她从前是想当一个治愈全世界人的天使,而这次她的爱只有这么小,而这份仅存于她心中的小小的善念,只属于艾玛。“医生的誓言是什么?”面对这个看似高深的问题,她的回答没有高谈阔论,“我答应过一个女孩要治好她。”】
-克利切这一番计策会失败主要是他忽略了一件最重要的事,那就是稻草人在艾玛眼中最后的魅力已经开始在艾米丽耀眼的天使光芒下渐渐消失了,毕竟稻草人只给艾玛带来了她想象中的温暖,而艾玛真正需要的最真切的温暖,也就是艾米丽对她的关怀、照顾、保护、愧疚和她渴望弥补自己曾经犯下过错的心,此时此刻就在她面前,那么想象中的爱人又算得了什么呢?她早就得到一个更好的艾米丽了
-艾米丽这一天没有看见克利切,于是就这么单纯地以为克利切放弃了对艾玛的追求,她想真的太简单了吧,都说了人心叵测嘛,她还真的也是把人心想太简单了【所以她可爱啊。】
-关于艾玛把艾米丽叫去花园看稻草人到底是为了什么,也是众说纷纭的一件事,其中最主要的原因是艾玛和艾米丽抱抱后,艾玛阴森森地笑了一声,首先可以由此肯定园撩撩肯定是黑的了,但还是让人觉得她笑得有点意味不明【关于这个问题的分析我会单独做在慈善家篇的,且看下回分解】
(*这里也要提到一个彩蛋,园丁日记三也是限时的,超时后,艾米丽会从房门里走出来走向入户厅,被克利切看见,也就是被“牵扯进来”了,然后就没了,日记还原失败了,不知道这个失败走向的后续是啥,可能是艾米丽被克利切迁怒了也打了一顿之类的,但重点不是这个!按照这个时间差,意思就是说在正常的时间线里,艾玛逃过克利切的地毯式搜索,被克利切追着跑到入户厅,吧啦吧啦说了一堆过后,艾米丽进了入户厅,她们之间在这之后有发生什么互动吗?)
(*园丁日记三的结语有一个前后矛盾的地方,还记得我刚才分析得出制作陷阱的就是艾玛本人吗?但是她在写结语的时候却表示“艾米丽是对的,克利切确实很恶心,我会离他远点的”,好像她才刚开始讨厌克利切,可是从制作陷阱试图除掉克利切来看,她似乎早就对克利切产生抗拒了……还记得我曾经说过的园丁精分论吗?)
(*顺便,医生日记三的日期显示有bug,医生日记三和四竟然都是7月13日)
【个人吐槽:所以说艾玛为什么不在被克利切堵门时躲到艾米丽房间里啊,这不是两全其美吗?又可以和艾米丽共处一室促膝长谈,克利切也进不来……可能是怕会让艾米丽担心,或者怕克利切转而来堵艾米丽的房间门之类之类之类的吧……她们真好。】

7月12日
-唯一可以确认的信息是在这一天与13日之间克利切被装进了行李箱,并在13日被艾玛带到了游戏场地
(*目前为止的日记剧情没有提到这一天)

7月13日【园丁日记四;医生日记四】
-艾玛怒焚前男友(???),只为给艾米丽制造个她不知还看不看得见的信号
-“就像你曾经妥善地照顾我一样!”这句话很有意思【且听下回分解】
-“别让我失望。”……越看越心痛,这句话。
-希望艾米丽暂时没有事,只是被打了一下然后拿着镇定剂逃走了,有人说是律师拿走了镇静剂……姑且留点希望吧,起码让她看一眼被烧着的稻草人吧,不然斯凯尔克劳先生不是白牺牲了(??????)
-在园丁日记的开头,可以很明显地听见克利切被装在行李箱里了(塞了一个大男人竟然还推得这么快,艾玛劲儿还真大),但是在结尾点燃稻草人那个cg里,稻草人并没有摇晃、发出人声什么的挣扎迹象,克利切应该不在里面了
(*所以说,克利切是什么时候跑出去的,如果是按照广为流传的说法,在艾玛进工厂时跑了,他是怎么出来的?又到哪里去了呢?如果是他自己随随便便就挣扎出来的那他不早出来了吗?他要是自己挣扎出来了,地上不应该只留下一个大敞着的装着稻草人的行李箱吗?)
(*园丁日记里如果被厂长抓住了,会看到艾玛认了出父亲(“是……他。”),不知道她的真实结局是被厂长大义灭亲,还是在最后关头大喊一声“爸爸”然后父女相拥什么的…这不是韩剧的套路吗。)
(*都说最后只有克利切跑出去了……那官方出了他的旧装是啥意思,旧装的介绍是“【前略】真的只参加了一场游戏?”没准是团灭结局呢。)
.
好了现在我们回来猜测下毒事件的发生时间,我心中已经有了答案——7月12日。
【为什么呢?且听下下回分解】

评论(4)

热度(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