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笔Dash

百合博主。甜饼文手。cp滤镜厚度1000米,角色滤镜厚度10000米。过过过过激百合。
女孩子是世界珍宝。艾米丽是我的可爱。
elsanna/whiterose/エマエミ挚爱

【现代甜饼一篇完】医者不自医

【营业时间随缘的花店店主X说什么都要每天到岗的社畜】
【这是一篇沙雕文,别被开头骗了。】
-
啊……秋天的枫树林,枫树之上的红枫盛放于迷人的深秋,落叶飘飘悠悠掉下来,清新明朗的长空之下是一片火烧云似的……枫树林,仍然是枫树林。这个无人叨扰的地方,静谧非凡的仙境。鸟儿在枝头欢歌,潺潺的清澈小溪流动着,此乃标准的小学生写景作文标配。
这种天气自然就应该去远足,一路上披荆斩棘的女孩拿着登山杖从密林中走了出来,我们的旅行者,被誉为落日镇首席园艺师的,艾玛·伍兹。
她爬上了山腰!
爬到了顶峰!
红枫山的顶端是一座危险的火山口,让我们看看艾玛会怎么做呢?
她看着奔腾的熔岩,仿佛怀里抱着整座火山,觉得好热…好热…………好热………
-
…为什么会这么热啊。
“冷———艾玛,冷——”
艾玛突然爆睁她布满血丝的眼睛,一睁开眼就感觉到了那干扰到她美梦的真实不过的热浪,来自于她怀里那一个劲儿往她身上钻的人。
我说呢,原来这就是那座火山啊。艾玛伸出了手贴在了艾米丽的额头上,又摸摸她的后颈,然后握一握她的手臂,无一例外的发烫。“真的感觉很冷吗?”她拍了拍这个快要烧糊涂的人红红的脸,对方没有正式地回应,只是在喉咙口哼哼几声,把被子裹得紧紧的,之后又像是增强说服力一般无力地咳嗽两声。
昨天下午下雨了,不管艾玛用多快的速度去给艾米丽送伞,艾米丽终究没有逃过被前前后后里里外外淋个透心凉的命运。
“帮我拿…体温计来……咳咳!!”不同于平常体面优雅的上等人气息,生病的艾米丽鼻音很重,费劲说出的话中还夹杂着沙哑的痰音,还不停地吸着鼻子。
“你都烫成这样了就别量了呗,直接吃药吧。”艾玛说完翻身下了床,但是并没有直接去拿退烧药,而是先抽了几张纸巾回来,“你说话声音这么奇怪,总觉得你鼻子都快被堵死了,来——擤出来。”
在艾玛像是要把她的鼻子撵下来一样的帮她清理了堵塞的鼻腔后,顷刻间一缕凉嗖嗖的空气钻进她的鼻子里,她突然清醒多了,甚至有一种她已经恢复健康的错觉。
不久之后艾玛就拿来了家里常备的退烧药,还有一杯她精心以三比五的比例的冷热水调出来的……温水。
“快喝吧,不烫哦。”
“我是医生…我该怎么样我心里很清楚。”艾米丽说完走到艾玛身边,把药丸放进嘴里,一杯水喝得一干二净。
-
清楚个鬼哦。
“我说过了我心里很清楚,我现在真的要去上班了,我还要去……啊嚏!!”本来伸手要打开衣柜门的艾米丽猛一抽手捂住鼻子打了个喷嚏。这家伙这么不注重自己的身体健康真的是个医生吗?站在原地的艾玛别过头去翻了个白眼,又从手里的纸巾盒里抽出一张面巾纸递过去。
就在艾米丽擦完了鼻涕,终于马上就要碰到柜门时,艾玛相比之下简直强而有力的手按住了衣柜,艾米丽一生病脾气都开始暴躁了起来,现在开口对她来说都变得艰难,可她还是皱了眉头,掐着嗓说道:“请你让一下。”
“不行,生病的乖孩子应该听话,待在家里不要到处乱跑,也不能去你那医院把病菌散播出去。”艾玛拿出了艾米丽平时的腔调,之后把她的腰搂住,一用力就把她像抱一根纤细的竹竿一样抱了起来,任她像一只被拎着后颈的小奶猫在她怀里自以为使劲地挣扎,还带着或轻或重的哼哼唧唧当做毫无用处的抗议,“你好轻哦,轻得要飘起来了。”她抱着无力挣脱的艾米丽在卧室里来来回回纵跳,把胆小的艾米丽搞得心惊肉跳的,两只手紧紧抓着艾玛的衣服,生怕艾玛一没抓住她就掉下去了。她这副样子,真疑似是把生病的艾米丽当成了她宣泄少女心的玩具。不到两分钟,只看见已经放弃挣扎的艾米丽软趴趴地窝在她身上,不变的是她浑身隔着层睡衣都能感觉到的热,热得像刚煮熟的鸡蛋。
怎么像哄小孩睡觉一样……艾玛的脑中炸开一个脑洞,立刻停止往这个方向思考后,她把昏昏沉沉的女朋友放在床上,自己出去做早餐了。
-
“要喝点麦片吗?是用热牛奶泡的。”不久后,她端着一个小碗轻手轻脚地走到床边,“看,随随便便去上班不养病的人可没有这么好的待遇哦。”
“你……给我请假了……没……”身上盖了两层被子的艾米丽还是冷得在发抖,在厚厚的棉被里,嘴唇在说话时不听使唤地发颤。
怎么还在想工作的事情啊,她以为我是傻子吗,我很人性化的好不好。艾玛伸出手贴上她红扑扑的面颊,抑制住自己直呼可爱的欲望:“那当然啦,放心好了。想吃早饭的话让我帮你坐起来。”
“我不饿,吃不下。”这样子的艾米丽总让人感觉她再说上一句话就要昏倒了,她的眼皮看起来重极了,“可是我请假不上班,就因为发个烧……是不是不太好……”
正在坐在床边替艾米丽吃着麦片的艾玛一发愣:“我还以为你已经不想去上班了呢。”
“但我今天还要开会呢。”
“我再去帮你请个会假,不就好了吗?”艾玛把剩下的麦片全部倒进口中,一抹嘴走出房门。
总算把她哄出去了。看见艾玛走了,艾米丽连忙爬起来想去找工作装,结果发烧造成的头痛使她一个恍惚,整个人翻身时从床上连人带被子滚了下去。
这造成的后果就是艾玛闻声就调头回了房间,于是像个被放血的人机一样到处乱爬的艾米丽又双叒被艾玛抱回到床上,问她现在感想如何?从她气鼓鼓的脸上就可以看出来。
“我要去上班……”她弱弱地用沙哑的嗓音祈求道,怎么看怎么可怜兮兮的。
“不行。”然而再怎么撒娇都没用。
“…我要,去……”也不知道是不是心急了,她把被子往头上一蒙支支吾吾不知道在说什么,就像想要买玩具的小孩在发脾气一样,但没过两分钟就不再出声了。艾玛歪着头把被子一掀,她的黛儿小姐……嗯…应该说是黛儿宝宝,已经闹脾气闹到累得睡着了。
给她用湿毛巾擦擦脸吧。艾玛转身去了卫生间。
-
这个脾气倔到不行的大龄儿童总算安安稳稳地睡了整整一上午,12点多的时候,艾米丽被厨房传出的噪音叫醒了,从床上坐起来还是头痛难忍,而且口干舌燥。一转身发现床头有一杯水,摸摸温度应该放在这里没多久,被子下面压着一张纸条:
『饿了就出来吃饭~爱你♡』
这种腻歪的小字条……果然也就那个幼稚的小姑娘写得出来。艾米丽直接忽略了自己其实是个更幼稚的一根筋这码事。
喝完水之后她走出房门,外面直射进来的强光把她照得睁不开眼。也许是因为生病的缘故,她还是觉得很冷。厨房里传出了一阵手忙脚乱的厨具碰撞声,出于对厨房会不会被炸掉的担忧,艾米丽决定去看看。
“哦,你醒啦?想吃奶油汤面还是蛋黄酱煎饼?”身穿围裙的艾玛一回头,艾米丽差点没认出她来,满脸被熏得发黑,举着菜刀看起来穷凶极恶的,她微笑的时候露出一口大白牙,和脸色一比简直白得发亮。
“我吃你吃剩的就行了。”在说这句话的时候,她还是觉得晕乎乎的,走过去从背后抱住了切菜的小女朋友,两个人前胸贴后背站着,看起来有点滑稽。艾玛身上非常暖和,还有一种特有的味道,也许是她作为一个花店老板经常和各种鲜花打交道的缘故,艾米丽总觉得艾玛身上充满了各种花的香气。她像这样趴在艾玛身上的时候觉得非常安心。
就算是一个成年女性压在艾玛身上,她也没承受到什么重量,只感觉到艾米丽身上还是热乎乎的,没有退热的迹象,突然就觉得这和她医生的形象有点自相矛盾。在艾玛和各种她们俩的熟人眼里,艾米丽就像有一种妙手回春的魔法。每个经她手的病人,往往大病变成小病,小病很快痊愈。现在轮到了她自己,只是发个烧,她还不是连怎么好好照顾自己都不会。
医者不自医说的不会就是这种吧。
-
吃午饭吃到一半艾米丽就撑不住了,她太累了,推开了艾玛给她准备的小份面条,趴在桌上想要歇一会儿。
看到她这幅样子,艾玛嚼完嘴里的碎肉块,伸手撩撩艾米丽蓬蓬乱的碎发:“看吧,你说你这样怎么能去上班呢,万一你工作时间昏倒了——噢,你就在医院工作,这倒不是问题…你还要吃东西吗?”
“你喂我吃。”艾米丽拍掉那只差点就捏上她脸的手,继续趴着,把头侧了过来。
“……哈?”
“没力气,要艾玛喂我吃——”
总觉得有一种奇怪的恶趣味。把盛着汤的勺子递过去时,这一幕好笑得让艾玛嘴都咧到了耳朵根,艾米丽她真的是成年人吗?真的32岁了吗?是不是应该在3和2中间加个小数点啊??是吧!是吧是吧是吧!!对,3.2岁……这哪儿是那个啥医院里赫赫有名的大医生,不就是一个犟脾气的三岁小孩儿么。
看上去艾米丽真的疲劳极了,她连端端正正坐着的力气都没有,趴在那儿微微张开嘴,等着艾玛把勺子里的汤水往她嘴里浇。哪怕艾玛对自己的手艺再有信心,对于这个病人来说,再好吃的东西都是索然无味的,艾米丽只是巴望着喝点热的,好让她的身体也跟着热起来。
一滴汤汁不当心顺着她的唇角滑了下去,艾玛拼命忍着笑,用勺子把它往上刮刮。
“你真当喂小孩儿了呢。”艾米丽有些哭笑不得。
“你才32岁!还不是小孩儿吗?难道你是老女人?”
之后艾米丽开始了她长达两分钟的绝食。
-
休息了一中午后,艾米丽又开始为了去上班开始了和艾玛的抗争,理由很充分,又很不充分,那就是她已经迟到了四小时了。
谁知这个家伙就像啥都没听见一样,依旧在阳台上打理着她本来今天就该带去店里的一盆盆花。
“E!MMA!!WOODS!!!”
受到了这听起来就知道很伤喉咙的点名抗议,艾玛当然得示意她闭嘴,于是戏谑地抬起手中的喷壶往艾米丽脸上喷过去。这个脸颊通红额头还贴着退烧贴的女人连忙退后几步,对哈哈大笑的艾玛怒目而视,然而这种怒火没烧多久,这是谁都知道的常识,那就是她总是会无条件容忍艾玛的各种玩笑。
“我受够了,你太不可理喻了!!你拦不了我,我马上就去医院!”哪怕是放了这种狠话。
这次也不例外,从艾米丽气得回了房间后,艾玛100个数都没数完她就消气了,从卧室门后探出头来看艾玛的反应。
“艾玛……”她揪揪小女友的衣角。
“我不生气了……”艾米丽等了10秒后说。
“艾玛?”艾米丽等了30秒后说。
“去啊,去吧。我把你一次次往回抓也累了,我五点还得去给客户送花呢,别耽误了我的生意。”其实给艾玛一个放声大笑的机会,估计她要笑死了。
艾米丽并不是一个好骗的人,但是她在艾玛面前已经受骗过了几百次。
“那…我走了……”这次也不例外。
“嗯,走吧。”
-
艾米丽低着头走在回房间的路上,为什么会感觉那么失落呢?
她进浴室洗了把脸,把凌乱的头发梳顺了。
她撕掉了额头上的退烧贴。
她终于换上了她一整天都在试图换上的正装。
她梳好了发髻,拿起了她的化妆用品,正要往脸上涂。
……总感觉少了点什么。
她又站起来走到房门口看看阳台上一直在照料花草的艾玛,艾玛一直像对待宝贝一样服侍那些漂亮的花花草草,就像刚刚服侍她那么温柔那么周到。她可以现在就收拾好自己出门了,那个被照顾的对象也马上就要从生病在床的她,变成百分之百的那些玫瑰杜鹃郁金香满天星了。
嘿,艾米丽。你马上就能去上班了,艾玛再也管不了你了,你还在等什么呢?
噢,艾米丽。你马上就要离开家,自动放弃艾玛无微不至的照顾了,你还要继续犯傻吗?
“我……”
快点,做出你那已经显而易见的选择!
“我,我要留在家里,我要艾…玛……”艾米丽自言自语之际,忽然眼前一黑,高烧不退的她昏倒在地上失去了意识。
-
“嗯哼——40度5。还想继续折腾吗?我的黛儿医生?”一睁开眼就是艾玛在她眼前像炫耀战利品一样给她看温度计,这次艾米丽是真的没有力气再爬起来了。
艾米丽不想深究她的头发怎么又被放下来了,也不想知道她的睡衣是怎么换回来的,只看见这场对战最后的赢家仍然是这个令她头疼的小鬼。这种感觉真是……糟糕透顶,但是她还是得到了一种难以言喻的幸福感。
一个专业的医生,竟然会因为小小的重感冒难受成这样,眼前都变得雾蒙蒙的,她的整个世界在这时无限地缩小成了这张床,和那个跪在床边对她无奈地笑着,目光一刻不离的女孩。
“你……不是要去给客人送花吗?”艾米丽说句话都要调动全身上下的气力。
“你还相信了啊。”
“哼。”艾米丽湿漉漉的眼睛看向别处。
“诶,艾米丽。”
作为回应,她的眼睛转回到艾玛的脸上。
“你真可爱。”
这回艾米丽皱着眉看向别处,本来就红扑扑的脸颊不知道是不是又红了一层。
“艾玛……”
“怎么了?”
“陪我睡觉。”
“你指哪个层面的?”
虽然还发着烧,但是这并不影响艾米丽对这个学坏的小恶魔投去鄙夷的目光。
“咳咳……躺在我旁边抱着我然后什么都不做的那种。”她还是认真地解释了一遍。
“好嘞!”艾玛脱掉外套就跳到了床上滑进被窝里,把这个又被她贴上退烧贴的病号抱进怀里,嗯……热乎极了,暖气都不需要开。
“艾玛。”
“又怎么了?”
闭着双眼的艾玛正答应着,却忽然感觉她的脸被亲了一口。
“等我病好了再补一个嘴上的。”
-
end

评论(29)

热度(18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