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笔Dash

百合博主。甜饼文手。cp滤镜厚度1000米,角色滤镜厚度10000米。过过过过激百合。
女孩子是世界珍宝。艾米丽是我的可爱。
elsanna/whiterose/エマエミ挚爱

【你猜这是什么现代pa】你的声音

园医单箭头向【哦?????】,其他的副cp出镜极少(简直没出镜。)所以就不打tag了
有没有续篇?等我先去填上别的坑再考虑吧
非常乱。
唯一的食用要求:不。要。上。升。到。三。次。元。
-
『你说什么呢我的艾米丽?我爱你!我一直都爱着你,自从我们儿时起,我就知道我们注定要在一起。』
『啊,乔瑟夫!我明白,可是……』
可是什么呢!她脑中现在就循环着这被导演不停地叫停重录的两句话。都怪那笑场的奈布,这就那么好笑吗!随着大门打开,一块门口的石子被从中走出的艾玛狠狠踢飞,它在马路上蹦哒两下飞到对面,骨碌碌滚进了下水道。
“对不起看着你这幅苦瓜脸我真的绷不住哈哈哈哈!!不敢相信哈哈哈……开不开心啊?你竟然配了一个叫艾米丽的人哈哈哈哈啊哈哈!!!!”
“萨贝达……”
“你的艾米丽爱上了这个男配哈哈哈哈哈!!!”奈布的兜帽都要笑掉了,艾玛这次运气太背了,或者说太好了,好到艾玛无法接受,她分到的一个角色的名字叫做艾米丽·安德森,是这个电视剧的三线女配角,而她的合租室友奈布分到的角色是二线男配乔瑟夫·克鲁,刚刚两人在录音棚里大飙感情戏,艾玛自己都为她的表现感激涕零……
但是这个角色的名字太出戏了!!!
“别笑了。”艾玛弯下腰把车锁打开。
“我在推特上关注了黛儿老师,要我给她发个私信跟她汇报一下你的表现吗?”
“那你的破手机归我了!”艾玛抢过奈布的手机之后跳上了自行车。“嘿——!”奈布用生平最快的速度开了车锁后和艾玛开启了追逐战。
这场追逐战的赛程渐渐从一条街变成两条街,然后是半个市,艾玛最终看不下去气喘吁吁的老同学,关键她自己也骑不动了,挑了个看上去松软的树篱,停车把手机扔了下去,自己飞一般地骑车走了。奈布把自行车往路边一摔后飞奔过去,心疼地从马路边的树丛里捡起了他那被艾玛甩出去的二手智能机,把屏幕在自己的衣服上蹭蹭,咬牙切齿地给艾玛发了条信息,边打字边念叨:“艾……玛…伍兹……你…完了。”
艾玛估计没走多远,几乎秒回了他:
『怎么个完法?』
“我…本来…要给你…约个……试音……”
『那有啥可稀罕的,说吧,这回又是配龙套还是配动物?』
“不,清,楚…但是职员表里有……黛——儿——老——师——发送!”
『?????奈布,好兄弟,你等着,哥们儿我这就回来。』
“Aha!快回来求我呀!!”奈布站起来看着刚才艾玛消失的马路尽头呐喊着,过路的人见了他这样打了个冷颤,一个个都绕着路了走。
-
就像如今奈布的惯性思维一样,从艾玛立下当配音演员的志向开始,一谈到艾玛和配音界的关系首先只能想到她的偶像艾米丽·黛儿。要知道黛儿老师在小学时就开始干这行了,从业时间超过二十年,艾玛几乎是看着她配的片儿长大的,就是她让艾玛对配音这行产生了一发不可收拾的兴趣。要说她的经典作品艾玛可以像背贯口一样说出一串儿来,比如《彼岸花之谜》里的拉菲,《量子传说》里的斯萍里,《特务4》里的丹哲还有《古灵树妖》里的达米拉之类的,都不知道她为什么有这个时间精力一个一个找资料,甚至会在两个完全不同的角色之间互相代入,简称就是ky现场:
“拉菲不是会用铁爪钩吗!”
“拉菲不是个卖面包的吗?”
“你不知道吗?她和特工丹哲是同一个声优!”
“Huh?”
和艾玛出去看电影你一定要做点准备,不懂点儿这方面的知识会显得你像个傻X一样。克利切在某天走出影厅后悟出了这个道理。
当初她报考配音系并没有人拦着她,唯一一个让她三思的是她的发小,她的另一个室友,也是她如今的同行,对,她是玛尔塔,同时也是她这个系的学姐:“你想好了?”
“嗯。”
“真的想好了?”
“嗯嗯。”
“你再说一遍?”
“嗯嗯嗯。”
按照玛尔塔的性格来看,除非她自己身上发生过什么不好的事情,她绝不会平白无故地向别人表示自己的关心,但她当时的那一阵确实是有点受挫。也没多大事,就是某天她接到了某个小人物的配音工作,配一个少女,有一段纯拟声词的台词,要求她模拟开枪的语气。所以她懵懵地就去了,周围的工作人员都对她说:“尽量活泼点儿,阳光点儿,你可以的。”
所以要玛尔塔怎么办啊,连个示范都没有,她也很绝望啊,她就开始放飞自我:“梆梆梆!!!梆梆!biubiubiu!梆!!嗙!”
录音棚里鸦雀无声,就她一个人“梆梆梆”个不停。配出来的效果倒是…………不错。但总觉得哪个环节诡异极了,现在让玛尔塔回忆起来她还是毛骨悚然,鸡皮疙瘩掉一地。
“…Good luck,little one。”玛尔塔拍拍艾玛的肩膀。
-
对于艾玛来说,看电影看动漫看电视剧都是消遣居多,但是有了艾米丽配音角色的情况下,这一切似乎都神圣了起来。哪怕艾米丽只是配了个龙套,只有几秒戏份,她都要开心个老半天。
也就只有这个时候,克利切才会意识到原来约女孩出去看电影,选错了语言版本也会把一场约会搅黄。
“那个售票员说得很清楚,这场应该是英语版的!为什么还是西班牙语原声!”艾玛出了影厅后在皮尔森先生耳边叨叨这句话叨叨了半个小时。
“我不知道……也许…那个售票员记错了?”
“配音版本都会买错,鬼才会和你再出来看电影!”
冷冷的雪花在克利切脸上胡乱地拍。
-
买了两杯可乐和一桶爆米花后,玛尔塔坐在了艾玛的旁边递过去一副3D眼镜:“喏,眼镜。”
终于如愿以偿的艾玛却一副失落的样子:“本来可以在首映日就看的……克利切那个…哎。”
“你也不能怪他,他不是故意买错的,而且他又不是干我们这行的,还有你不觉得他对你挺好的吗。”玛尔塔嘴里还含着吸管,说话糊里糊涂的。
在这里玛尔塔本来是想劝艾玛别再生气了,哪知她的话似乎起到了一个极其微妙的适得其反的作用:“你说得对啊!”
玛尔塔满意地点点头,继续喝可乐。
“你说得对,我们没有共同语言,我还和他来往什么啊,赶紧拉黑。”
玛尔塔被可乐呛着了。
-
在队伍中局促不安站着的艾玛,和那个她巴不得隔着手机屏幕弄死的室友通了话。
“咋啦艾玛?”奈布从凌乱的被窝里冒出头来接起手机,另一只手掏了掏耳朵。
出门的时候就听见他房间里闹钟在响,不会刚起床吧,更想弄死他了…艾玛在心中对自己千叮咛万嘱咐不要发火,在人群中压低声音:“萨贝达,你怎么没告诉我……”
“没告诉你啥?哈——欠!”奈布从床上翻身起来,按掉了响了四十多分钟的闹铃。
“你没告诉我你给我约的是女主角试音!”
今天是女主角的选角日,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这意味着艾玛已经被一群业界前辈包围了!随便挑一个出来都比她的从业时间长三年起步!艾玛这次只不过是巴望着可以近距离看一眼她崇拜的艾米丽,如果只是去配一些小人物小配角小龙套什么的,她绝对有信心,但是这次……她简直想掐死自己。就拿现在她的站位来说吧,她前面就是有十三年从业经验的瓦尔莱塔老师,身后站着的是有七年从业经验的奈尔老师。
这是何等的折磨。这种场合下艾玛连签名都没法要!
“你把手机给玛尔塔,快。”
“她去买早饭了,拐角的那家松饼很好吃。对了,要我们给你留一份吗?奥尔菲斯晚上还要请我去吃火锅,你要来吗?信我的,中国菜真的很好吃……哈——欠!”
“奈布我告诉你…你……你……算了,回见。等玛尔塔回家了让她帮我喂一下我的狼蛛。”
挂掉电话后艾玛已经开始丧气了,在她一个人思绪挣扎之际,身前的瓦尔莱塔突然转过头来:“你刚刚是在和奈布·萨贝达通话吗?”
“啊,是,是啊。老师您怎么会知…”
“我看过艾米丽和乔瑟夫的故事哦,简直感人肺腑呢。”和这个老前辈说话竟然完全没有想象中的压迫感,瓦尔莱塔还调皮地眨了眨眼睛。
听了这句对她黑历史猝不及防的赞美艾玛的脸涨得通红:“哪里哪里,老师过奖了。”
“你的声音辨识度太高了,一听就知道你就是那个艾米丽。”身后的薇拉也接茬说道。艾玛笑着挠挠后脑勺:“其实我叫艾玛,我当时看见那个角色叫艾米丽还吃了一惊。”
“说到艾米丽,她就在那儿站着呢。”瓦尔莱塔越过人群指指那个正在对选角全程监督的女性,并且意料之中地察觉到了艾玛的各种不良反应,即头昏脑涨血压升高心跳加快几近昏倒:“黛儿老师?我我我我……”“喔,冷静点艾玛,别紧张。她只是看起来凶而已,其实人很好,我们熟人都把她当做大姐姐。”
“…大…姐姐……”艾玛蚊子叫一样喃喃道。
“我觉得你比我们更有机会选上呢,你和丽莎·贝克简直长得一模一样。至少,年龄更加挨得上。”瓦尔莱塔打趣道,确实,她和薇拉都比艾玛年长。听了这话薇拉自然明白瓦尔莱塔的言外之意是什么,越过僵在原地的艾玛踩了瓦尔莱塔一脚。
“啊,丽莎·贝克啊……”艾玛继续不知所云着。
面前的队伍不断缩短,艾玛和艾米丽的距离一起跟着不断缩短,直到现在面对面的距离。
“你叫什么?”
这是艾玛做梦都没想到的事情,她的偶像艾米丽,四舍五入约等于拉菲老板、斯萍里学姐、特工丹哲、树精达米拉、妮娜警长、巨蜥理查德,全都正在当她的考官。艾玛激动得要哭了。
“弥涅尔瓦事务所的艾玛·伍兹,女士。”
在一堆零碎的问题后重头戏来了:
“念一下这个。”
艾玛颤抖着接过了台词卡,深深吸了一口气:
“亲爱的,你比看上去重多了,重到我几乎不敢想象…十年后,你会变成什么样子?”
然后羞耻万分的艾玛抬眼看了一下艾米丽的反应,艾米丽的眼神里没有赞赏也没有失望,只是点头示意她继续。
“…咳…放心,我绝不会抛弃你,我会把你收藏在行李箱里……就像你曾经妥善地照顾我一样!”
她念完了这句,又抬头看看艾米丽的反应,艾玛感觉到自己的脸一定已经红透了,她甚至可以感受到那发烫的温度。什么嘛…当着那么多前辈的面病娇?
“……你喜欢我身上的味道吗?这是特别为你准备的,我想要一整——天都在这里看着你。别这么害羞!为什么不说话?难道,你生气了吗……”
什么叫别这么害羞,我自己都快害羞死了,这些考题都是什么玩意儿,都是什么变态写的……艾玛整颗脑袋热得要冒烟了,看见她这幅窘迫模样,艾米丽实在忍俊不禁:“你可以先走了,等我消息吧。”
并不明白发生了什么的艾玛机械地走出大门,瓦尔莱塔竟然在那等着。
“老师,我这是选上了,还是没选上啊?”艾玛怀疑刚才艾米丽只是在说防止她受伤的客套话。
目睹一切的瓦尔莱塔只是耸耸肩:“谁知道呢?我只知道黛儿她是个很耿直的人,说话不会拐弯抹角的。”
她这是否定了我的想法,还是肯定了啊?艾玛又陷入新一轮的疑问。
当天晚上瓦尔莱塔发现艾米丽在推特上找她。
『瓦尔莱塔,你觉得今天你后面那个孩子怎么样?』
『说实话她的表现吓着我了……』
『哈哈哈,我也这么觉得,知道吗?虽然是个新人,但她的声音有一种你们都代替不了的特点。』
要问她们到底聊了什么,反正聊了很久就是了,在这两小时之间,瓦尔莱塔真真切切地感受到了什么叫做确认过眼神遇见对的人,她惊异地看着艾米丽前辈,用了21种思路解析了艾玛的声线。包括“这里语气不错但是进步空间很大”“那里感情非常到位”“没有棒读也没有朗诵腔”“标准的少女音非常好”……
得,这把是妥妥地稳了,瓦尔莱塔本人可以考虑一下去看看别的配角适不适合她了,嗯……那个大反派蜘蛛怎么样。
-
“你要去配女主角了?”玛尔塔和奈布的下巴同一时间掉了下来。艾玛不知道该不该告诉他们俩,当她刚得到这个消息时她的反应和这二位差不多,她有点激动地搓着双手:“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会选我,我接到了黛儿老师的电话,约我去单独谈谈…这是好事吗?”
玛尔塔和奈布意味深长地对视了一眼,有必要发挥一下他们三剑客的共同默契了:“是是是……”
“你们怎么那么敷衍呢?”
“好事好事好事……”
看来这两个家伙靠不住了,艾玛决定暂且当回三剑客的叛军,她特地重新洗了个澡,好好地穿了一套傻气极了的制服,把头发梳得顺溜得很,又扎了个丸子头,在想着要不要喷香水时被玛尔塔赶忙拦了下来:“够了够了艾玛,又不是去约会,你弄得太正式反而容易谈僵,相信我。”
有道理。艾玛马上脱掉制服换上休闲装,散掉头发并且下楼跑了三圈弄得一身汗味,在马上要跳进垃圾堆里滚两圈之前又被玛尔塔死命拦住:“别别别艾玛!想不开直说!没你这么玩儿的!”
“那我该怎么办!”艾玛哭丧着脸,她太紧张了。
玛尔塔和奈布又意味深长地对视一眼,要知道三剑客从不会互相抛弃。
-
“老师,点餐吗?”艾玛把咖啡厅菜单推了过去。
比起点餐,艾米丽还是更愿意花点时间琢磨一下艾玛到底穿了什么东西——军绿色迷彩的连帽衫,内衬橙色的T恤衫,和牛仔裤,和棕色的皮靴……假如艾米丽有俩分别叫玛尔塔和奈布的朋友,她会理解这种混搭审美的。
“老师?”艾玛堆着僵硬的笑容,尴尬到恨不得找个砖缝钻进去。天呐,艾米丽本人怎么那么漂亮?声音好听的人艾玛从来不会在意长相欠佳的事,但是艾米丽真的长得太好看了,她……漂亮到无法用语言形容。
她谈吐举止都那么优雅:“噢,对不起伍兹小姐,我刚才有点走神,你不用那么叫我,直接叫我艾米丽也行啊。”
“好的老师。知道了老师。谢谢老师。老师要喝点什么吗?”
“我不用点什么,一杯加奶的红茶就可以。伍兹小姐就请自便吧,我来付钱。”
这里可不是街边的小热狗摊子,随随便便一份甜品在天天吃速食的艾玛眼里都价值不菲,要不是艾米丽在前面带路,艾玛这幅打扮可能进都进不来。她纠结着眉头看着菜单上让她眼花缭乱的各种咖啡和茶。
“……这里有…苏打水吗?”艾玛说这句话时不由得缩起肩膀。相比之下艾米丽就看起来那么从容不迫,赏心悦目的笑容一直以来都那么迷人:“有啊,当然有,还要吃冰激凌或者蛋糕吗?”
“不用了,有喝的就行…”艾玛咽了口分泌过多的口水。
“真的不用了?”
“真……”
-
真……香!!!!
“慢点儿吃,我不会和你抢的。”艾米丽笑眯眯地看着艾玛又蘸蘸巧克力酱吃下去一块华夫饼。
一口一口吃得很香的艾玛差点儿噎着,叼住吸管喝了口已经续了三杯的葡萄苏打水,缓了缓后对艾米丽说:“嗯,我知道了,谢谢老师的款待…嗝。美味极了。”
“我还小的时候,我爸爸就是带我来的这里。”
“您想让我叫您一声爸也不是不可以……”
“不不,不是那个意思。只是我很想知道,当我在吃冰激凌时,我爸爸看着我是什么感觉。现在我知道了。”
似懂非懂的艾玛吃掉了最后一块华夫饼,含糊不清地问:“唔…什么感觉?”
“那得等你也找到一个晚辈陪你吃饭的时候了。”艾米丽并没有正面回答艾玛的问题。
“对了对了老师,我可以冒昧地提个要求吗?”艾玛擦擦手,两只透彻的绿眼睛像在发光。
“什么?”
“可以学妮娜说一声『我会一直追逐你的脚步』吗?我小学的时候特别喜欢看这部动漫的,那时候开始就特别特别喜欢您!”
也不知道在笑什么,反正艾米丽又笑了:“我配这个的时候和你现在差不多大吧,现在学不来了,还等着你们这些新人以后接班呢。”
听到这一席话,艾玛突然站了起来握住艾米丽的手:“不会的!老师!配音演员们会变老会渐渐销声匿迹,但是他们配过的角色永远活在大家心里,声音是角色的灵魂,在我眼里妮娜警长永远年轻!她一直都是我的偶像,您更加是我的偶像,老师我永远崇拜您!!!”
女孩过分的热情洋溢让艾米丽一时间没反应过来,直到旁边路过的服务生把艾玛按回到座位上:“小姐,请在公共场所保持安静。”
看着服务生的背影,要不是为了给艾米丽留个好印象,艾玛只能强压自己的不满,闷闷地坐在沙发靠椅上。但是她不知道的是艾米丽并没有在意刚才那个瘦高个男的说了什么,她对艾玛刚才一席言论的感想非常复杂。
“嗯,谢谢你对我工作的支持。”千言万语之中艾米丽半天只憋出这一句话。
“嗯嗯嗯嗯可以和您一起完成这次作品我不胜荣幸。”艾玛把头点得像鸡啄米。
-
玛尔塔关掉了手机网页看着艾玛的眼睛,又一次变得语重心长了起来:“我可能知道为什么黛儿老师会把你叫出去见面了。”
“有什么问题吗,难道不是业务交流?”艾玛成了摸不着头脑的丈二和尚。
“信不信由你,但你们以后应该会有不得了的对手戏。”玛尔塔闭着眼点点头。
艾玛有点不明白。
“那你知道艾米丽在这部漫里要配的是谁吗?”
“知道啊,一个叫莉迪亚·琼斯的医生。”
“你知道你要配的这整部东西叫什么吗?”
“不是奈特·伊思的小说改的同名动漫吗?”
“你看过原作吗你?”
“没,没有。”
“我觉得你在补过原作后会非常惊喜……的。”
在结束了这段对话后,艾玛把玛尔塔的意思归于了这个:明明马上要去配文改漫了,却没看过原作,太失败了,太不认真了,太没有职业素养了!于是直奔书店掏钱买了本书,打算废寝忘食地读完了再说。
就在艾玛定定心心坐在星巴克里翻开了这本书后,猜猜她发现了什么。
她知道玛尔塔是什么意思了。
『你们以后应该会有不得了的对手戏。』——因为丽莎和莉迪亚并不是女主和女配关系,她们是双女主。
『你知道艾米丽在这部漫里要配的是谁吗?』——丽莎的女朋友。
『你知道你要配的这整部东西叫什么吗?』——这部叫做《第五人格》的……百合漫。
『你看过原作吗你?』——你知道这是百合小说吗你?
『我觉得你在补过原作后会非常惊喜的。』——开心吗?你和艾米丽·黛儿要对感情戏了!
“……奈布萨贝达!!!!”艾玛·伍兹年纪轻轻却彻底疯了。
“别别别女侠!我请你吃寿司啊!美智子老师捎来的,还有不少芥末!”
———————分割线————————
●这只是个玩梗pa,不要因为这篇文代入真正的配音老师们,他们会因此非常困扰
●其实梗挺多的,比如美智子请奈布吃芥末寿司
●这篇文里的奈布是我流奈布,比较糙【】
●所谓的奈特·伊思其实就是网易(netease)√

评论(24)

热度(1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