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笔Dash

百合博主。甜饼文手。cp滤镜厚度1000米,角色滤镜厚度10000米。过过过过激百合。
女孩子是世界珍宝。艾米丽是我的可爱。
elsanna/whiterose/エマエミ挚爱

【空盲】LEFT BEHINDS(三)

【本章有一点点点点点点点空机成分。】
【想了半天特蕾西是Tracy,小特是不是译成Trace呢】
-
在外地人眼里,落日镇并不是个多繁华的地方,也许本来是,但是自从四十年前的大瘟疫爆发,血族开始活跃了起来,疾病和外族的侵袭使人们从此陷入恐慌之中。直到玛尔塔出生的那年血猎组织在落日镇建立了分部,血族的活动才得以控制。血猎组织到达落日镇之前,人类完全活在水生火热之中,连上街走路都不敢,何来其他的活动。
说来玛尔塔是在那一年全镇唯一一个出生的孩子。因为镇上的老人孩子孕妇们因为行动不便,在集体行动时总是被吸血鬼盯上,尤其是有身孕的孕妇,一个个不是自己都丧了命就是孩子没能生下来,几波吸血鬼的洗劫后,只有玛尔塔的母亲保住了孩子。
玛尔塔出生起就是个意外健康的女孩儿,所以她的父母希望她可以安安全全,更重要的是安安分分长大。
虽然玛尔塔现在既不安全也不安分就是了。
-
“当!”钟敲一下。特蕾西把工作室的门锁上。
“当!”钟敲两下。特蕾西从地道里钻出,迈开大步奔跑起来。
“当!”钟敲三下。特蕾西急刹住脚,气喘吁吁地扶着教堂的大柱子。
“哈……!!!哈啊…!我……这次,比,她…快……我就说嘛,从我的工作室到教堂一分钟都不需要。”特蕾西自言自语着,满头大汗大喘气着,突然有什么东西从天而降砸到了她的肩膀上,感觉是一只爪子,还是手,还是…
“吸血鬼!吃我一枪!不要过……”
“嘘——!大半夜的你是嫌自己不够吵吗?”其实早在屋檐上等候多时的玛尔塔赶紧上前捂住特蕾西的嘴,顺便把她手里的东西夺了下来,“诶?这玩意儿你哪里来的?”玛尔塔把枪翻来覆去看,从枪管上精致的花纹和手感超好的扳机来看,这是一把不错的枪。
特蕾西煞有介事地跳起来拿回她的宝贝手枪,一边擦拭一边心疼地在上面哈着气,好像玛尔塔的手有多脏似的:“这可是从落日山那头的维纳斯镇进来的新货,我的试用期还没过呢,别给我糟蹋了。”
“你还试用个鬼,你看见吸血鬼都昏过去了,瞧你刚才吓得,倒是给我用用呗。嘻嘻嘻……”
“我说不行就是不行。”特蕾西嘟嘟囔囔着把手枪放回枪套里,“对了,你要的东西。”她在大衣内侧上下八个口袋来回摸索着,摸出了一个小小圆圆的东西,在路灯下闪着漂亮的金属光泽。
把它交给玛尔塔前,特蕾西把顶端的按钮按下,原本生锈卡壳的盖子奇迹般地翻开了,里面是已经调试好的滴滴答答行走的指针。看着这个崭新的怀表,谁能想到它一周前还是个锈迹斑斑去卖旧货都没人收的破烂呢?
“把它修好费了我不少劲呢,这些零件型号都是现代人不使用的,有些可以追溯到几百年前了,我还得帮你东奔西跑了买。”特蕾西还是把它交给了玛尔塔——毕竟当初是在玛尔塔家院子里捡到的,但是她还是补充了一句:“这东西可不吉利,你确定你要收着吗?”
这个怀表的外壳上铸着缪斯印记——是亚当斯氏族的标志。
玛尔塔擦擦鼻子,想想她之前就是在院子里对着那个吸血鬼随口一问她是不是姓亚当斯,也是因为她曾经捡到了这个怀表。她的预感果然没错,海伦娜就是这块表的失主。
“没事,我可是血猎呢。”
说完玛尔塔的肚子就被特蕾西嗔怪地捶了一下,至于为什么捶的是肚子,玛尔塔不弯腰特蕾西还真够不着她的头顶。
“嘻嘻嘻,对了,我再拜托你件事行吗?”
特蕾西插着腰仰视这个大个子,眉头耸了起来:“干什么?”
“你有没有做过拐杖之类的?给一个盲人用的那种。”玛尔塔一开始求特蕾西,她的笑容就撒娇般堆了起来,让人无法拒绝,“小特特你最好了你最好了你最好了……”
“你好恶心啊!放开我!”
特蕾西常常怀疑她该不该交玛尔塔这个朋友,玛尔塔一扑上来热情的程度就像一条摇着尾巴的大狗,仿佛下一秒就要开始伸出舌头给她洗把脸。
“帮我做条拐杖就好——做好看点儿——”
“答应答应答应答应…撒手。”
特蕾西挣开玛尔塔的铁臂锁喉,抽身跑到旁边的小巷里,在墙砖上摸索一阵,随着机关声消失在黑暗中。
“下次我得记着问她收钱……”特蕾西不记得这是她第几次给那个大傻子开小灶了。
等等…玛尔塔最近在和一个瞎子来往?
特蕾西从地道折返回去,玛尔塔已经不在那儿了。
-
一身轻松的玛尔塔感受着飞一般的心情,三两下爬上路灯杆,攀登到了屋顶,踩着屋脊行走。高处的空气总是那么清新,这也是玛尔塔儿时曾想着长大后当飞行员的原因。
现在血族入侵得更加频繁,有的战场上常看见战斗机满天飞,客运机场也早就停业。吸血鬼会飞,一旦劫到那些正在飞行的载具,整架飞机上往往无人生还。
真讽刺啊,本来最安全的出行方式变得最危险,人类的现代文明停滞不前甚至呈倒退趋势。
广场上的钟已经敲了四下,再过些时间太阳该升起来了,她还得回去伺候那个怕阳光的小鬼。
幸好最近没发现吸血鬼,血猎组织暂时没有任务,她可以把海伦娜在家里留着一段时间……可是海伦娜不就是玛尔塔发现的吸血鬼吗?不管了不管了,既然海伦娜无亲无故的,把她当做人又怎么样呢?
-
“小鬼!快起来了,再不起来我把窗帘拉开!”玛尔塔毫不留情地晃着床上唔唔咿咿叫的海伦娜,看样子她睡得很舒服,可能很久没有睡过正经的床了。
窗帘后就是大白天的阳光,会直接把海伦娜烧死的那种。冥冥中的求生欲让海伦娜从床上爬起来,在床上坐着,然后又摇摇晃晃地往前倒了下去。
“睡迷糊了?”玛尔塔伸手戳戳海伦娜腰上的痒痒肉。
“呜——”她得到的回应是这个小鬼一阵剧烈的颤抖和不满的闷声。
啊~我明白了。玛尔塔把她买来的一筐番茄拖到床前,拿出一颗放在海伦娜的鼻子旁边:“小鬼,起床了——不起床就没有大番茄吃哦~”
算是明白了,海伦娜就是超级喜欢吃番茄,她终于从被窝里爬出来了。然而玛尔塔在这一瞬间放下了这个红红的果实,把海伦娜直接抱了起来走进浴室里,之后扶着差不多还在梦游的海伦娜的头给她刷牙,又用肥皂给她洗脸。
在梳头的时候玛尔塔的手伸进这个小鬼散发着奶香的发丝之间,摸到了她两只尖尖的耳朵:“假如要出门我得想办法帮你挡挡。”
昨天刚看见她时,海伦娜蓬乱的头发让她的耳朵很难被看到,可是海伦娜的头发一梳好,耳朵尖势必会从垂下的发丝间撇出来。
“你现在会变形吗,吸血鬼应该都是会伪装成人类的吧?”她扶着海伦娜小小的身体问。
“我才……19岁呢…我是整个家族最小的吸血鬼吧,没人教过我怎么把耳朵变圆。”
我的妈,比我还小。在这之前玛尔塔一直以为海伦娜少说100岁了,她长这么大第一次遇见比自己还年轻的吸血鬼。
洗漱完毕后仍旧穿着睡衣的海伦娜坐在餐桌前的高脚椅子上,晃着够不到地的双腿,听着厨房里叮叮咣咣的声音,吸食着手里的番茄,看起来竟然有点呆滞。
虽然不知道人类喜欢吃什么,但闻起来真的好香哦。海伦娜想。
但是吃什么都比在家族据地呆着时天天闻着血味儿来得好。血的味道在海伦娜眼里极其恶心,她记事起就从不喝一滴血,她被族人当作怪胎,又因为她看不见被当成废物,她待在群族里的唯一贡献就是不会和别的吸血鬼抢血喝。
玛尔塔是好人,她不会逼着海伦娜喝血吧。
她会不会做番茄汁,番茄沙拉,番茄汤,番茄馅饼,番茄意面……
“我去市场买了点鸡血,还有多的,要喝吗?”
海伦娜脸一黑,不当心用力过猛,一大股番茄汁从嘴角飚了出来,手忙脚乱地抹抹嘴后她说:“不喝不喝不喝…”
“你还怕你喝了血失控吗?你又打不过我。”
“没有,我讨厌血……”
看样子玛尔塔是不信的,她把那装满了暗红色腥稠的液体的碗朝海伦娜的嘴边凑了凑,本来以为她会禁不住诱惑扑上来大口喝光,谁知道她不但没有产生兴趣反而还干呕了一下。
“我不喝,不喝…”海伦娜吓得脸比平常还要煞白,拼命把身体往后倒差点从椅子上摔下去。
“吸血鬼不吸血会死的,喝点,乖!”玛尔塔拿出一副给不听话的孩子喂药的气势。而海伦娜捂着嘴流出泪来,像个拨浪鼓似的摇着头。
这真是奇了怪了。玛尔塔放弃强攻站在原地,把手指伸进血里蘸蘸舔了一口,她自己甚至都觉得味道还行,但是本来以此为食的海伦娜就是不肯碰它,缩在那里像个小可怜,好像玛尔塔刚刚试着给她灌的血是辣椒水似的。
“好好好我错了,别哭了。知道吸血鬼的眼泪在人类的集市上多值钱吗,下次哭的时候接着点儿。”玛尔塔摇摇头走了回去,她一早上用鸡血和白荆棘做的血桩已经够多的了,难道还要她做点备用的吗?那意味着她还要再出去扒荆棘丛啊!
早知道少买点儿了。玛尔塔自认倒霉地耸耸肩,把这碗血泼到后院去了。

评论(14)

热度(1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