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笔Dash

百合博主。甜饼文手。cp滤镜厚度1000米,角色滤镜厚度10000米。过过过过激百合。
女孩子是世界珍宝。艾米丽是我的可爱。
elsanna/whiterose/エマエミ挚爱

【无后续】Kid.

       不记得这是什么时候发生的事情了,也许七八年前左右吧。朋友是个律师,接到了一个非常棘手的离婚案子,他让我有空的话陪他去趟调解现场。那时我还在念书,学校放假没有事干,稀里糊涂跟着去了。
       到达了那个所谓的调解现场,发现只是个廉价的小餐馆。朋友对面坐着一个看起来很年轻漂亮的女人,她脸上满是愤恨与不甘,也不知道她在气些什么。我注意到女人带着一个女孩。从一式一样的五官构造看,我敢肯定她们是母女,女孩小小的,八岁左右,穿着一条深绿色的背带裤,里面是一件不是很干净的白衬衫,低头玩着一个长得像稻草人似的布娃娃,不管她的母亲向朋友再怎么控诉她丈夫,也就是这女孩父亲的这不好那不好,她就是安安静静地坐着。
       坐下后我们没聊几句,朋友忽然示意我把孩子带出去。我明白他把我叫来的用意了,原来我就是来带孩子的。我暗暗地在心里骂了他两句,我并不觉得我长得很像保姆啊。
       在这种场合下根本没法拒绝,我还是把女孩带出去了,走之前朋友轻声嘱咐我不要和她主动谈起她爸妈的事情。
        我连恋爱都没谈过,哪可能知道怎么带小孩,我们两个之间没有别的,只有沉默,连空气都为之静止,就像一块透明的果冻,把我们牢牢封在里面,保持这个姿势,这个距离。还是不知道我在害臊什么,作为年长者,我还是要做出一个主动的榜样:“你好,孩子,姐姐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呢。”
       “丽莎·贝克。你也没告诉我你叫什么。”出乎我意料的,这个女孩儿说话异常的沉稳,要不是我现在半蹲在她面前才能和她身高齐平,我甚至会以为我在和一个同龄人说话。
       之后女孩闭上了嘴,我注意到了,她竟然在看我的脸色,这是她这个年龄不该有的。
       下一步怎么做?我觉得牵着她的手带着她去周围转转会是个不错的选择。在我们之间的话题大部分只有爱吃的雪糕口味,好看的动画片,哪家玩具店的布娃娃好看,诸如此类,我竟然会和她聊得很开心。
       令人高兴的是女孩很喜欢我,我们相处得很不错。我仅仅用一个加满了黄芥末和番茄酱的热狗就收买了她的心,因为这种东西在她妈妈那里是绝对禁止的。在吃完热狗后我们遇见了一辆冰激凌车,她想要抹茶味的,我发现她真的很喜欢绿色。
       她津津有味地吃着甜筒,突然看着我停了下来。我心里一慌以为让她吃坏了肚子,但是没有,我看着她从自己的口袋里摸来摸去,摸出了一大堆脏兮兮的零钱。她踮起脚尖把钱放在柜台上,要给我也买一个冰激凌吃。她看看我穿的衣服,应该是在看颜色吧,她觉得我喜欢蓝色,于是买了一只海盐味的。
       我们真的在外面转了很久很久,直到接到了朋友的电话,我们才回去。
       突然之间我难受了起来,我搞不懂为什么这么可爱的孩子要拥有一个即将四分五裂的家。
       “离婚的夫妻都这样,”朋友在送我回家的路上说,“结婚的时候再怎么甜蜜,该撕破脸的时候就是直接撕破脸,孩子的心情,不管,以前的所有事情,不管,都这样。”
       我坐在副驾驶,翻看着手机里给丽莎拍下的照片,这个女孩在刚刚得知自己就要没有完整的家时会像今天这么平静吗?这一切真的该由她来承受吗?看着她略显纯真腼腆的笑容我倍感茫然,竟然很想质问那个女人:『既然不能给女儿一个正常的家庭,生她干什么?生了她让她陪着成年人一起受罪吗?』
       思索许久我还是不敢开口,和朋友谈起这件事,比起附和我,他有更大的可能性只是嫌我幼稚,毕竟从小到大都是这样的。刚才和丽莎玩乐带来的好心情被这些破事一扫而光,我真是对她心痛极了。
       “之前我和孩子的父亲联系过,让他单独带着他女儿去游乐场玩,你猜那天之后她对她妈妈说什么?”
       “什么?”我惊讶的是朋友竟然卖起了关子。
       “她说…妈妈,爸爸是不是去游乐场上班了呀?我们以后可以一起去游乐场找爸爸吗?”朋友等红灯时摘下了眼镜,用拇指拭两下眼角,“她说,从游乐园里出来,爸爸就没了。”

【改编自真实事件。】

评论(6)

热度(8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