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笔Dash

百合博主。甜饼文手。cp滤镜厚度1000米,角色滤镜厚度10000米。过过过过激百合。
女孩子是世界珍宝。艾米丽是我的可爱。
elsanna/whiterose/エマエミ挚爱

园医[世纪之前(十三)

【作者:抱歉我过于稀疏的更新让你们把前篇忘干净了……(土下座)】
-
残垣断壁一瞬间分崩离析,连最后的落脚点都没有了,看来在这里掉下去是强制性的事情,艾米丽什么都抓不住,掉下深渊落入了混沌之中。
-
编玫瑰花环, 用一口袋的鲜花……
-
她醒了过来,发现自己身处在一个陌生的地方。刚才她失去意识的时候,感觉到那首熟悉的儿歌回荡在耳边,但她并不知道这是什么意思,她只知道自己目前为止碰到的事情都太令人头痛了。
没错,艾米丽是医生,她算是个聪明人,可她不觉得自己聪明到了这个地步。她感觉自己身边所有的事情都在预示着什么,控诉着什么,讲述着什么,总是不知道出了什么事情,但是总感觉自己与周围的任何事情,任何人,任何地点,有着藕断丝连的联系。
这里是一个卧室,她正躺在卧室的床上,床的左边是可以出去的门,门边有一张书桌,桌上有一本书。
艾米丽从床上下来,发现自己换了一套衣服。这套衣服非常眼熟,她感觉自己在哪里见过,啊,知道了,这就是她第一次见到夜莺女士的时候穿的那一身护士装。
这里是什么地方?艾米丽下床走到桌前细细打量了一下这本书,原来是个笔记本。她把笔记本翻开,里面什么都没写。
笔记本的书页上突然有墨水渗透的痕迹,艾米丽以为自己看错了,她仔细地盯着那些小墨点,小墨点竟然像蛇虫爬行一样蔓延了开来,渐渐形成了一个字,一个又一个的字,然后是一个个单词,一句话,之后一整段话呈现在她的面前。
“7月9日,艾米丽·黛儿。”艾米丽念着这些自动浮现的文字,看来这就是指示她该怎么做的向导了。
想要还原出这些日记,她得一步不落地跟着做才行。
她得去和艾玛碰面…去和这个日记世界的艾玛碰面,她当即推门走了出去。
“你在这里干什么!”一个流氓打扮的男人突然杀了出来,艾米丽拼命回忆着,他好像是叫克利切·皮尔森。
“我?我……”
就在这时全世界静止了,克利切依旧保持着就要一拳打过来的动作,有一个声音像广播一样从四面八方传来:“日记还原失败!”艾米丽捂住眼睛,以为自己要受到什么惩罚,一睁开眼,自己又回到了卧室里。发生了什么?她还需要适应一下。
明白了,她没有避开克利切,所以被强制送回了日记的开头,等一下,这是什么玩法!怎么像剧情游戏似的。
还是耐下性子根据这个指示来吧。
艾米丽把耳朵贴到门上,确认门外没人了才走出去,门外再走过去就是之前艾米丽到过的餐厅,这下好办了,毕竟是明白点地形的地方。
通往入户厅的大门突然打了开来,艾米丽扒在墙角看着,艾玛从门后走了出来,却也一副鬼鬼祟祟的样子,趁着克利切没注意跑了过来。
艾米丽站在洗衣房门口,艾玛远远就看见了她,马上藏进柜子里。
躲我干什么?我还以为艾玛和艾米丽感情很好呢…艾米丽好奇艾玛想干什么,默不作声地假装没有看见,艾玛又从柜子里出来,走进洗衣房旁边的大门。
也好,可以和艾玛去一个没人打扰的地方,她跟了上去。在艾米丽紧跟着艾玛进入了这扇门后,她发觉这里是个花园,而艾玛就在不远处的稻草人那里……和它谈情说爱?
来自21世纪的成熟理性女人艾米丽眉头一皱,发现事情并没有那么简单。
没关系,她知道一个最简单粗暴的方法。
-
“艾玛!艾玛!看着我!告诉我复联3的剧情梗概!!”她抓住了艾玛的肩膀想把她晃醒。
“什么……”艾玛看着她,眼中黯淡的血红色不减。
“告诉我灭霸是谁!”艾米丽伸手往她脸上抽了几个大嘴巴子。
“钢铁侠家里有多少钱!”艾米丽揪起了艾玛的耳朵。
艾玛还是糊里糊涂的样子。
啊……艾米丽有点绝望了,不对,或许还有转机,她想起了一个不得了的事情,虽然自己不了解这方面的事情,但周围每个人几乎都对她说过这个梗,这个一定可以唤醒艾玛。
“STEAM打——折——啦!!!!!”她破着音嘶吼起来。
这顷刻间艾玛的眼睛突然放出了两束绿光,她反过来把艾米丽扑倒在地上:“什么?哪里?哪里打折?是不是专区!底特律多少钱?!玛尔塔!我钱包呢!………黛儿小姐?”
“财迷。”这是艾米丽第二次被艾玛按在身下,她红着脸暗骂一声。
“嘿嘿嘿,嘿嘿嘿嘿……”艾玛对着手指站了起来。
被深感抱歉的艾玛扶起来后艾米丽问:“你刚刚说的玛尔塔是?”
“我的姐姐…算是吧,我爸妈死后他们家收养了我。”
“她对你好吗?”
“很好,他们都很好,从来没有把我当外人。”艾玛提到这个话题就会自豪地笑起来,“我可比丽莎过得幸福多了。”
看见被艾米丽手一滑落在地上的日记本,艾玛弯腰把它拾起来:“这是你在房间里找到的日记吗?”她在日记本里翻看了起来,艾米丽也凑了过去,她指指上面的内容:“刚才的书架上没有一本日记上有这些文字,尽管名字依旧是艾米丽·黛儿。对了伍兹小姐,你的房间里有没有这样一本东西?还有,你刚刚到底怎么了?像着了魔一样。”
“有的,我也是看了日记本才知道要来花园…刚才,我也不知道啊,感觉像有个人附在了我身上,我其实什么都看得见,什么都知道,但我控制不住自己的行为!我竟然跳崖了,差点没吓死。”艾玛绘声绘色地描述自己刚才所有邪门的举动,听得出来她自己也受到了不小惊吓,“黛儿小姐,你说……这是梦吗?我们会不会永远被困在这个世界里啊?”
“我也希望这都是梦,要是能醒我绝对不会再尝试着去死了。”两人拥抱在了一起,现在她们只剩下彼此了。
“……艾米丽…”这是艾玛第一次正式地叫她的名字。
“虽然现在说的都是空话,谢谢你之前救我,艾玛。”
“艾米丽,我害怕我永远见不到我的家人了。”艾玛总算放下了这么长时间以来的坚强,她们只是互相依偎在对方怀里。
“我也怕。”其实艾米丽才是那个更加胆小的人,她听见这一番动情的话忍不住流下泪来。
“假如我现在说我喜欢你会不会算日记还原失败?”
“啊?唔……”迟钝的艾米丽回过神来时,她已经被艾玛吻住了。这个吻非常青涩,只是嘴唇和嘴唇贴着,却把她吻得浑身酥软,差不多是由艾玛的胳膊紧紧抱着来支撑她继续站立。她第一次和一个女孩接吻,女生的嘴唇软软的,鼻尖蹭过脸颊时痒痒的,感受到的都是她身上的味道。艾米丽没有了自主意识,她感觉脸上烫极了。
“假如这是梦…”艾玛捧着她的脸一字一句说,“算了,不管是不是梦,反正我们都不吃亏嘛。”
“再来一次。”
“啊?”
话音未落,这回轮到艾米丽先发制人。
-
未完待续

评论(3)

热度(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