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笔Dash

百合博主。甜饼文手。cp滤镜厚度1000米,角色滤镜厚度10000米。过过过过激百合。
女孩子是世界珍宝。艾米丽是我的可爱。
elsanna/whiterose/エマエミ挚爱

【空盲】LEFT BEHINDS(四)

【开学了我觉得我还可以再抢救一下。】
-
“啊啊啊!…啊啊……”海伦娜放下勺子朝舌头上扇风,粉色的舌尖上被烫得红红的。
“烫着了吗?怎么这么不小心,让我看看。”虽然嘴上满是嫌弃的语调,但是玛尔塔还是站起来去检查小吸血鬼的嘴里,没有烫掉皮,问题应该不大。她伸出手指碰碰海伦娜的獠牙,还挺好玩儿的。
感觉到牙齿被触碰,海伦娜敏感得浑身颤抖一下,“我的牙怎么了吗?”
玛尔塔把手收回坐回原位:“没怎么,只是想摸摸看而已。”
只是碗玉米糊而已,倒被海伦娜生生吃出一种悲壮万分的感觉,基本上每吃两口她都会被烫一下子。什么都看不见的她总是拿捏不准手中的勺柄有多长,想把勺中的东西吹吹凉时永远都吹不准,把勺子往嘴里放时会把整勺东西泼在嘴角。看得玛尔塔都替她急。看来给海伦娜吃的任何东西,都得像昨天那碗汤一样放凉点再给她。
在她被烫到第十八次后,玛尔塔再也看不下去了,把自己的椅子搬到海伦娜身边,端起她的碗来,舀起一勺玉米糊在嘴边吹吹,然后把勺子伸过去:“凑过来点,张嘴。”
“啊——”
“张那么点儿,你当我在喂鸟吗?张大了!”看着眼前的吸血鬼颤巍巍地把嘴打开一条缝,玛尔塔笑了笑。
闻言这个小吸血鬼把嘴巴尽可能地张大了,又一次露出了她两颗小尖牙。
然后一阵温热被送进了嘴里,还有点滑溜溜黏糊糊的。这就是海伦娜今天为止吃到的第一勺温度适中的玉米糊,软软的甜甜的,她露出了无可抑制的开心的笑容,也不知道她在开心什么,反正她很满足就对了。海伦娜的微笑有一种奇妙极了的治愈能力,看得玛尔塔也跟着笑了起来,可惜这只可爱的吸血鬼眼睛是瞎的,看不见。
在把玉米糊全部喂给海伦娜吃下去后,玛尔塔把她的脸捧过来,用手帕给她擦擦嘴:“你刚刚自己吃饭,哪几下是对准了的?都脏成大胡子了。”
处理完这些事,玛尔塔才开始吃自己早就凉透的早餐,是的,另一碗玉米糊。
“呃,玛尔塔…”
“说。”
“……还有吗?…玉米糊。”
“还有点,冷了,要吗?”
“好啊——”
瘦瘦小小的海伦娜说话总是轻轻的,两只看不见却漂亮的大眼睛笑得眯成缝,又拖着结结巴巴的长调,这么一结合总让人觉得她在撒娇。但她这幅样子可比那些故意撒娇的人看上去舒服多了,至少,玛尔塔心已经化了。
“唔……咕。玛尔塔,你吃过了吗?”这个心满意足的小瞎子又咽下一口甜甜的玉米糊。
“吃过了。”说着玛尔塔把她自己的玉米糊一勺勺喂进了海伦娜的嘴里。
但在这时一个杂音不合时宜地响了起来:“咕噜——”听到这声音玛尔塔才想起饿,但是还有什么是比看着这个小家伙吃得那么香更让人欲罢不能的事呢?
“那是什么声音啊?”海伦娜听见了疑似是某人肚子叫的声音。
“…我家里养了青蛙,品种比较特殊,别管了,吃你的吧。”
海伦娜还没来得及反驳就被玛尔塔一勺一勺一勺一勺地往嘴里塞东西,什么话都没说出来嘴里被填得满满的,搞得她差点噎住。
-
不知道海伦娜有没有这个意识,但是她的瘦骨嶙峋只是看起来的样子,把她抱在怀里时会感觉到一种意外的柔软,而不会是预想中的感觉怀中只是一堆骨头。
“那个,玛尔塔…”她的袖子被小瞎子揪了揪,“什么时候放开……我?”
“你身上真凉快,过会儿再说。”
大热天的玛尔塔还真没说错,吸血鬼的体温比起人类就像放冰箱里冻过似的,凉飕飕的,她本人又软乎乎,抱着真舒服。
“可是……玛尔塔,我昨天和你说过我今天就走的……”
“这太阳那么大,你走就烧死了,如果是阴雨天那还好说。再说了你族人不是在抓你吗?你走,打算走去哪里呢?”玛尔塔一边说一边玩着海伦娜毛茸茸的头发,卷起来,放下,卷起来,放下,卷起来,放下……
海伦娜的眼睛忽然放出了充满期许的光彩,她甚至激动得在空气中比划了起来:“我想——翻过落日山,去山的那一头的…应该再绕过一个湖……可能……”她突然又开始磕磕巴巴,听得出来她对自己想去的地方并不熟。
“直接告诉我,想去哪儿?”
“妈妈说找到了落日镇后,从镇子后的落日山翻过去,就会找到琼斯家族……妈妈说那里很好…她说那里的吸血鬼不会主动攻击人类,也不会有吸血鬼看不起我,她说过她想带着我走……”海伦娜说话的声音又越来越小,越来越沙哑直到小得像蚊子叫一样,应该是想妈妈了。
“这…我除了落日镇一带的亚当斯家族还没接到过有关其他氏族的资料,要不我去帮你打听一下?”
“那,那真是太好啦!”海伦娜兴高采烈地扑在玛尔塔身上,双方都没有在意这个姿势有多么的……亲密过度。
因为对于海伦娜来说,可靠的玛尔塔什么都好。
因为对于玛尔塔来说,可爱的海伦娜什么都好。
-
每个要进入组织据地的人,必备的都是点数技能。
就这么说吧,一个像玛尔塔这样的血猎,她就需要从广场钟楼的北面出发,向那个方向的集市走,从集市口往里数,走到第5个摊位从它的右侧转弯,从路西法雕像左拐进正对的那条巷子里,走到底,然后按照一定顺序按下机关砖块——左起两列第七个,右起四列第三个,右起五列第六个,就可以进…
“该死,怎么又卡住了。”玛尔塔粗暴地捶着墙上的那块老化的机关,而那块玩意儿对她的抗议无动于衷。
“……我还是去普通团员通道吧…啊啊啊——!!”砖块突然自己松动,玛尔塔从活版门滚了下去。
-
作为血猎团驻扎当年唯一出生的孩子,玛尔塔从小便与血猎这个职业结下了不解之缘,不少人都称她是“被神选中的孩子”。然而幼年的玛尔塔对血猎没有半点兴趣,她自从知道这个世界存在飞机这种玩意儿之后,就一直渴望着当一个飞行员。
但是她父母就不一样了,他们不但不想让玛尔塔去当血猎,也不想让她去当飞行员,他们认为这么来之不易的女儿应该好好保护。
所以保护就这么保护出事儿来了呀。
那天年幼的玛尔塔在家里玩着她的纸飞机,突然门外一阵骚动,父亲掀开窗帘看看,连他一个大男人都吓坏了。玛尔塔当时不懂事,她只看见父亲和母亲都慌张极了。
那天晚上不知为何,所有吸血鬼们几乎倾巢出动,他们攻破了猎人的第一道防守,基本就是血洗全镇的级别。
大家都在等待血猎团的增援,但是他们被吸血鬼大军堵截在了路上。
大部分的镇民都躲进了血猎团事先挖好的避难地窖里,但是现在的情况已经不允许贝坦菲尔一家三口下地窖避难了。
紧锁的大门即将被吸血鬼破开,贝坦菲尔夫妇看着迷茫懵懂的女儿,做出了一个他们绝不会后悔的决定。
“玛尔塔,拿好这把枪,在衣柜里躲好,千万不要出声,明白了吗?”
小玛尔塔并没有明白,她连父母为什么心急成这样都不知道,她只是点点头,被母亲抱进怀里安抚片刻,之后被关进了柜子里。
几乎是与此同时,客厅传来了嘈杂的物品破碎声,吸血鬼已经攻进来了,父母的惨叫声此起彼伏,玛尔塔害怕得捂着耳朵蹲了下来,屏住呼吸,大气也不敢喘。
不久后,一切都安静了。小玛尔塔握着手里的老式手枪,透过衣柜门的缝隙朝外望去。
她只看见一片血海。
血猎团在屋外就听见了小女孩撕心裂肺的哭喊,把她从反锁的衣柜里放了出来。小玛尔塔连滚带爬地到了母亲身边,手下脚下都是滑腻的血渍,她怀抱着脖子上带着撕咬痕迹的母亲渐渐冰冷的身体,在这辈子最后一次像个小女孩一样放声大哭。
这就是吸血鬼猎手第五团的团长玛尔塔的童年故事,或许这就是作为神选之子的考验,或者说是报应。
至于玛尔塔为什么是神选之子呢?这得提到另外一些更麻烦的事了。
-
首先,“神选之子”这个中二的名字并不是血猎组织瞎起胡起的,而是来自一个古老预言……啊,既然是古老预言你总得允许一些中二的东西。反正,预言中说,有一个被神选中的孩子,虽无父无母,但会在大战在即时牺牲自我,最终改变全人类和全血族的命运。
玛尔塔的成长环境与预言中的那个孩子如此相似,而且她在这方面有着极佳的天赋,就算她并不是预言中的人,也会受到组织的重点培养。如今她已经从那个抱着旧手枪哭哭啼啼的小姑娘,成长为了一个可以独当一面的血猎战士。
-
“嗯…班恩老师,比起向您汇报我最近的工作,可以先考虑一下请工程师修缮一下团长入口吗?我这个月已经摔下来三次了。”玛尔塔跟在她的导师身后,浑身都是砖灰。
“你知道的玛尔塔,特蕾西总是很忙。”班恩说话就是糊里糊涂的,好像他的舌头是摆设一样。
“不是说特蕾西,随便请个别人给机关上个油之类的?”
“这不行,绝对不行,我们不能把组织的位置透露给别的工程师。而且这些机关当初都是特蕾西的父亲马克·列兹尼克设计的,如今他过世了,这一套机关术他只传给了特蕾西。好了贝坦菲尔团长,你有什么想向我汇报的吗?”
玛尔塔偷偷地跟在班恩身后翻了个白眼:“老师,我想跟你说件事情,但是您得帮我保密。”
“哦?说来听听。”
“我…抓到一个吸血鬼俘虏,要是您足够信任我,让我把这个吸血鬼当作诱饵,一定会有更多吸血鬼来找她……请您一定保密,我不想让这件事闹出太大动静。”玛尔塔趴在导师的耳边说。

评论(20)

热度(115)